健康报网首页

社会资本不应成为医疗“野蛮人”

2017-03-16 10:58:43 来源:
  
  文/解 伟
  
  近日,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某主任带64名患者、3名医生、7名护士出走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在社会资本办医和医生自由流动的大乐章里,贵航贵阳医院事件算是一段走音的小调,却也给行业管理者提了个醒儿——“自由流动”有可能成为社会资本生猛掠夺优秀人才、强势重构市场格局的“混天绫”,要对可能的乱相有所预见并合理应对。
  
  20世纪90年代,民营医院也曾挟资本利器汹涌而入,怎奈公立医院人才“雄关”固若金汤,民营医院只能挤在男女专科性病、皮癣等有限专业自相残杀,而少数佼佼者如和睦家医院等正是有各大医院顶尖医生相助才得以成功。而当下形势今非昔比,如果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积极探索医师自由执业、医师个体与医疗机构签约服务或组建医生集团”还只是旌旗所指,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却是实实在在砸到公立医院城门上的“冲车”。
  
  专业技术人员是产出医疗服务的核心要素,又以职业成熟期的优秀医生最为稀缺。资本只能产生房屋和设备增量,却不能快速增加优秀医生供给,反而因医院数量增加拉大人才供需缺口,从而使“人价”上涨——民营医院挖人自然要开出明显高于公立医院的薪酬“价码”,此时公立医院以原有薪酬也不可能再留住人,而人力成本增长主要通过服务收费获得补偿。
  
  《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出,使医疗服务价格形成“双轨制”。非公立医院可通过自主定价,让医生名正言顺索取更多报酬,如广州某国际医院首次门诊费1150元,专家会诊1765元~2400元,输液31分钟至1小时护士费550元,每增加1小时收费220元。而公立医院仍然受到价格管制,也不允许其随意扩大自主定价的新增及特需服务份额,收费标准“跟不上”,医生等量劳动获得的收入将被民营医院拉开差距。2015年,我国公立医院在职职工人均年工资性收入8.9万元,城市医院不过10.5万元;广西某自治区级医院经人社部门核定的医务人员年薪上限为3万元;某著名大学附属医院儿科3名主治医师到民营医院收入立涨3倍,原科室却被迫暂停夜间急诊。
  
  新发布的《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也指出,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但要在“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方可用于人员奖励,前提是有结余,且所需经费“通过原渠道解决”。另外,随着打击商业贿赂力度加大,默许医生通过回扣、红包获得额外补偿的风险会越来越高。
  
  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和公立医院去编制化又使公立医院失去了“护城河”。附着于“事业单位身份”的体制福利和远期激励不再,体制外的“大钱”“快钱”(高额即期利益)就更加诱人。资本不仅追求回报率也在乎周转率,不会大量招聘“菜鸟”从头培养,公立医院庞大的人才库自然成为竞相争夺的战略资源。据某智库机构分析,有两类医生思想松动甚至身体力行,一类是有实力自立门户组建医生集团的业界“大腕”,一类是刚评上主治的年轻医生。绩优股也好,潜力股也罢,都是先借公立医院“八卦炉”炼成绝技,再打破“玉笼”鸟飞鱼跃,决绝点的蹬翻炉子搞出“火焰山”也在所不惜。
  
  就贵航贵阳医院事件来说,当事医生曾在社区工作16年,2008年进入医院,4年后升任科主任,目前是中华医学会贵州省精神卫生委员会委员,这些成就固然有个人努力,也离不开单位提供的职业平台。试问社区医生有几人能加入省级学会?没有三甲医院科主任光环,又有几人敢梦想“40亩地1幢楼”的发展空间?
  
  决策者并不希望人才流动成为“零”和游戏,但是站在商人角度,稀缺要素正是因为生成周期长、成本高、风险大才会稀缺,付出高额成本培育增量反而会增加供给而降低稀缺度,夺取存量才是上策。于是只想摘桃子不愿栽树,打着“自由流动”高大上旗号,行强取豪取、不当得利之实,掐尖(个别引进)、折枝(结伴出走)、拔根(团队打包)再掘土三尺(卷走病人)。竞争对手元气大伤,自己则凭借稀缺要素垄断地位,加上自主定价权,当真可以叱咤一方医疗市场。
  
  有人说三甲医院也是如此掠夺基层,现在到了“还债”时间。这么说固然解气,但超级掠食者出现只是让食物链更长,没有改变基层处于链底的事实。何况医生是医院无形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组团结队“说走就走”和跳出体制还涉及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马克思曾生动描述资本不择手段逐利的种种行径。不能幻想社会资本会摆脱逐利天性,但完全可能在法制框架下规范其利益实现途径,避免其异变为顶着“鲇鱼”面孔的“食人鱼”。抛开具体案例中的恩怨纠葛,站在制度建设高度,笔者建议从职业体育界取经,探索建立专业技术人员“转会”制度:与用人单位合同到期拒绝续约或单位不与续约的专业技术人员,可与其他单位自由签约。但在合同有效期内转投新单位,就必须告知原单位三方商定解约条件,用“转会费”来体现人才价值,使流出机构获得一定资金补偿培养成本和放弃的人才使用价值,引进单位也会认真权衡人才真实价值,使引进行为更加理性。
  
  以足球领域为例,2013年,广州恒大俱乐部因大牌外援巴里奥斯不辞而别并私自联系新东家申诉至国际足联,最终巴里奥斯公开道歉,并在恒大俱乐部获得800万欧元(巴里奥斯自付100万元)转会费后正式转会。国际足联不是政府机构,但在行业纠纷裁决、调处方面有很大权威。我们的医院协会、医师协会也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分别代表医院、医生进行集体博弈,拿出各方认可的操作规则和测算标准,防止医院肆意提高医生身价划地为牢,也避免医生任性离职“私奔”,就不会再出现“点齐本部将校,尽携粮草辎重,弃营径来归顺”的绿林式做法。
  
  (作者单位:山东省枣庄市卫生计生委)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