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院长是个特殊的角色

2017-03-10 11:05:02 来源:
  
文/江苏省无锡市第二医院院长  易利华
 
  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把医院管理当成一种行政工作,但如果以研究的视角来看待,医院管理工作既需要艺术的细腻与感性,又需要注重效率和效益的统一,是一门科学与艺术相融合的学问。都说时下院长难当,我认为难就难在院长要在4个特殊的角色之间不断转换。
  
  
院长的四重身份
  
  院长是特殊的指挥者。医院和一般的事业单位、企业单位不一样,医院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医生护士是白衣天使,可见社会对医院道德标准是很高的,可以说医院是社会的道德高地。同时,医院也是医疗技术的高地和职业纪律的高地。院长在这样的高地上坐镇指挥,就要时时处于各个方面的审视之下,这是有很大风险的——高处不胜寒啊!
  
  院长也是特殊的执行者。公立医院的院长要在政府的指挥下,完成保障群众基本医疗需求的政治任务,同时又要在市场中搏杀以维持自身的生存和发展,而很多时候政策保障和供给又不能到位……在这个过程中,全社会对医院的关注度还非常高,在政策和市场的夹缝中院长辗转腾挪的空间十分有限。所以说院长是社会热点部门的特殊执行者。
  
  院长又是裂差的弥合者。现代社会以高技术、高知识、高服务水平为特征,而医疗服务既要追踪医学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前沿,也要应对不断提升的患者需求,还要受到各种客观环境的限制,而这三者往往有着很大的裂差,院长要时时刻刻用自己的力量去弥补这些裂差。医疗技术发展了,院长要时刻注意专科建设不能掉队;患者需求不断提高,我们就要提升;政策上的压力又很大,也需要院长与社会各方面去沟通。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院长的角色也是很特殊的。
  
  院长同时还是双重契约守护者。一方面院长要维护公立医院与党和人民的契约,确保公益性,满足人民群众医疗需求,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责任;另一方面又要维持与院内职工的契约,维护好职工的利益,因为他们是医院前进和发展的生力军,也是为人民服务的主力军。
  
院长要思考新的出路
  
  最近听一家著名公立医院的院长说,做院长十几年基本上没有亏损过,但是自从医改以后月月面临亏损的局面。这个问题其实是全国性的,根据中国卫生年鉴上的数据分析也不难得出结论。怎样适应医改的新环境和新任务,关系到公立医院的生存问题。
  
  医改中院长遇到了很多新的情况和问题。比如,关于控制药占比的问题。当前,药占比大有被“神化”的趋势,有的地方简单的以药占比来作为评价医院管理水平的指标。任何事物都是有一个客观合理的范围,药占比也同样不是越低越好的。药占比被“神化”导致了控制药占比行为的“异化”。一些行政管理部门单纯的追求药占比,医院就采用一些不正常的方法降低药占比,背离了控制药占比的初衷。管控药占比要尊重医疗规律,可以通过严格执行临床路径、诊疗指南以及DRG等方式管理诊疗行为,达到管控药占比的目的,这要比单纯控制药占比更有价值。同样的还有平均住院天数,也是不能绝对化的,把平均住院天数作为医院管理水平的唯一标准,一味追求缩短住院天数只会适得其反。
  
  应对这些医改中的新任务、新问题,院长就要思考新的出路,但是新的思路往往又意味着管理的升级。比如,广泛开展日间手术就是医院发展的一个新路。日间手术的优势是很明显的,但同时也意味着医院管理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要在24小时内完成一台手术,那么门诊、术前评估、麻醉评估、护理的前期介入以及一站式服务等,所有的流程都要改变。这些改变会倒逼医院管理进行升级:不做日间手术可能我们很多的流程觉得还很不错,很适应,但是一旦广泛推广日间手术,就发现以前的流程行不通了。
  
  江苏省无锡市第二医院从2015年10月开始探索日间手术路径化管理创新,精确设置日间手术的临床路径,进入路径的每个小时、每个分钟要做什么事都具体化。一年多来无锡二院已经开展了日间手术近3000台次。
  
院长要勤于“四化”
  
  面对复杂的岗位和角色转,又遇到新一轮医改这样的全新的局面,公立医院院长怎样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认为院长每天需要做的事情,概括起来就是要勤于医院的“四化”。
  
  第一是精细化。比如在成本管理方面,我国医院的普遍还不够精细。我们医院最近在组织关于医院成本方面的研究项目,结果表明,很多的医院其实收益率是很低的,包括“国家队”“省队”和“市队”,成本收益率都不高。由此可以看出当今的医院还要加强精细化管理。在医疗质量和医疗技术方面也不够精细,很多医疗服务在人性化方面,在流程设计上,还存在缺陷,与国际上卓越的医院还有较大差距,需要院长不断改进。
  
  第二是智能化。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就是智能化、信息化,如果脱离网络,医院的运转将会越来越依赖网络。实体经济一旦与网络相结合一定会带来业态的变迁,假如有一天医院不再需要门诊作为主要业务的话,应该如何实现管理和服务的再造?对此院长要有充分的认识和足够的准备,因为也许根本用不了5年、10年,这一天很可能很快就会到来。曾美国有学者预言,到2020年医院的内科病区就会消失,只有少量的手术科室,而这在美国和日本一些医院已成为现实。当“天猫式医院”“美团式医院”成为现实的时候院长们该如何对医院转型升级?当前的病房规模、门诊规模、就医流程还能适应吗?面对网络和智能社会我们要确实要进行深入的思考。
  
  第三是管理科学化。医院管理水平要达到更高层次,就一定要使用科学的管理工具和科学的方法,不可全凭经验管理。院长要掌握一定的医院管理的基础理论,一些理论看起来很“虚”但其实很有用,比如常用的双因素理论、蓝海战略、边际效应等,这些管理的思想、方法和工具都要尽可能掌握和使用。
  
  第四是国际化。要开放视野,向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学管理,也要在世界医院管理的大舞台上竞技。近年来,无锡二院获得一些国际医院管理奖,包括7个亚洲医院管理奖和一个IHF国际奖。在国际上评比医院管理,重视的是科学性、理论性、原创性和可复制性,而不是医院级别、规模和知名度。在与全世界优秀的同行相互交流的过程中不仅可以开拓视野,引入新理念、新思路,也能展示中国人在医院管理方面的智慧和力量。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