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我们怎样理解医疗创新(2016.01-3)

2016-02-14 15:17:33 来源:中国卫生
 
  文/朱恒鹏
 
 
    必须和社会创新相结合
 
  迄今为止,大部分人把医改仅仅看作是医疗改革,仅仅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等专业领域的事情,在整个改革或者发展的排序中靠后,有相当大的群体,甚至包括决策者,没有对医改引起足够的重视。
 
  医改不是小事,是民生大事,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就要解决健康问题,让大家活的更好,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小事。同时,中国的医疗体制不是一个简单的医疗问题,从组织上讲,医疗机构是事业单位,而我国的事业单位不仅仅有医疗机构,科教文和很多服务业机构几乎都是事业单位,牵扯到事业单位的改革,所以医改比较复杂。
 
  再说医生,中国医生群体和国外医生群体有很大差异,其他国家的医生属于专业人员,但是在我国,医生除了有专业知识的自然属性外,还有一个人人熟悉的属性,即医生还是国家干部,事业单位编制。干部身份的薪酬制度、养老金和工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医生人力资源的改革涉及人事制度改革。
 
  因此,医疗行业的创新必须和社会创新和转型结合。
 
  转型期呼唤个性化服务
 
  中国正在转型,在处于解决温饱的阶段,制造业大规模发展,物质水平极大提高。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随着产能过剩,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需求开始转型,从过去大量低质过剩、依靠廉价劳动力,转为发展现代服务业、生产型服务业。
 
  转型期医患冲突愈演愈烈,其原因是落后的生产力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之间的矛盾,患者日益增长对医疗品质的需求与公立医疗系统落后的医疗品质、无视患者合理需求之间的冲突。很多公立医院存在傲慢与冷漠,拒绝承认医疗是个服务行业,忽视了今天医疗需求发生的变化。
 
  这种差异和矛盾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新的要求,大规模量化生产的标准化产品越来越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这是人类史上屡屡发生的。当年美国伏特公司生产标准化轿车,拒绝满足个性化需求,最终消费者无情抛弃伏特,选择通用汽车公司。
 
  漠视消费转型会带来很多问题,在我国已经进入转型期之后,我们要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就必须创新,必须建立需求引导型的、消费引导型的经济,我们的个性化、差异化设计能力必须要提高。
 
  这时候就需要发展现代服务业,包括现代医疗服务业。
 
  创新必须释放人才潜力
 
  对中国来说,未来只有创新一条路可走。创新靠什么?靠人才。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医改,医疗行业要释放出大规模的高质量人才的活力。医生中有相当一部分不只是优秀的医生,还是优秀的企业家。
 
  中国必须转向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而现代服务业中人力资本非常重要,我国在这方面的形势非常严峻,高等教育学历的人群占比低,人力资本需求短缺明显。另一方面,这部分人还没有用好,现代服务业都是人力资本密集行业,而全职毕业的大学生本来总量不足,又集中在事业单位、交通、金融等国有行政垄断部门,这些人才的创造力没有得到极大发展。
 
  所以,医疗体制改革不是简单的医疗改革,从技术角度看医改,即新型的医疗服务模式会使中国的健康服务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因此在这个过程中,为了适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到来,为了建立高水平的现代服务业,必须通过改革和创新,要让高学历、高智商的人才释放最大能量。
 
  “互联网+”是创新的新机会
 
  “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突破困境的可能。
 
  我国的医疗问题是大病、小病都去三甲医院看,由于没有家庭医生制度,患者病急乱投医,专家看了不该看的病人。我们缺乏的是分工协作体系,政府高度管制导致无法建立丰富多彩的医疗服务模式,只能把医疗机构分成三级,但是患者的需求并不是这么简单。
 
  互联网给传统行业带来的是新思维、新模式。对于互联网医疗,在政策上应当有3个突破:第一,放开处方药网上销售,使电商给患者送药上门合法;第二,放开医生互联网诊疗,网上诊断和处方合法化,处方可以外流;第三,网上可以诊断和支付,医保鼓励互联网医疗发展。
 
  这3个政策叠加就会使有资质的医药电商能够安全、高效、低成本给患者送药,医院的门诊和药房急剧萎缩,医院能有动力参与分工协作。
 
  我们需要突破机制,需要互联网带来创新,引导医生走出去,优秀医生到社区去开诊所,患者自然就去了。
 
  有人认为,互联网医疗监管是难题,这需要监管思路的转变。受限于多种原因,传统的医疗行业监管为了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采取的是管单位的方式,通过管单位来管医生,这种监管模式有合理性,即所谓的中心网络行政的管理模式。而互联网发展起来后,管个人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互联网带来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去组织化,就是个人创造性的极大的发挥。只要医生有合法的执业证书,所有的活动都可以通过网络监管。
 
  具体而言,对于医疗来说,疑难杂症、高精尖的专家指导型要管资质;对标准化结果确定的管结果,按结果付费;对慢病要让患者自我管理。从监管的思路来讲,我们要做的是管住医生资质,建立强制公开制度,剩下的交给市场竞争就可以了。
 
  (本文根据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在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整理 刘也良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