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社会办医依旧热衷“高大上”(2015.09-2)

2015-10-20 15:20:13 来源:
  社会办医,不要一味地去投资办高等级的大医院,因为即便设施设备再好,不能引进高水平的医生也是白搭。但遗憾的是,现在社会办医的积极性仍然在高等级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
 
社会办医依旧热衷“高大上”
 
  文/唐 钧
 
  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五大举措,促进社会办医健康发展,满足群众多样化的健康需求。我认为,这次提出的五大举措,就是要为社会办医“松绑”,即降低社会办医的准入门槛,加大对社会办医的扶持力度,完善监管机制,如要求简化医疗机构设立审批,取消床位规模限制等前置条件。
 
  近年来,在医疗卫生政策的导向上,一再为社会办医开绿灯。这个改革思路想必是这样的:不是说看病难吗?那就是因为医院太少,所以,就要引入社会资本,多办民营医院。于是,按照这种—因—果的线性思维,社会办医“顺理成章”地成了一项热门的政策选择。
 
  中国的医院少不少?的确少。据报道,世界卫生组织今年公布的数据中,每万人拥有的医院床位数,中国是42张,巴西是24张,印度只有9张,世界平均水平是每万人30张,而发达国家每万人拥有的医院床位数大多是中国的1倍以上。
 
  2014年国家统计局统计公报公布的数字显示,每万人拥有医院床位47.67张。201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计公报中,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总共是618万张,包括医院458万张(占74%),基层医疗卫生机构135万张(占22%),还有其他医疗卫生机构25万张(占4%)。据此计算,2013年每万人拥有医院床位45.18张。不管怎么说,中国的这个指标数值应该大于世界平均值,也大于“金砖四国”中的巴西和印度。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则差得很远。
 
  世界卫生组织评论说,新兴工业国家在医疗卫生设施方面仍然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为什么?医护人员太少了。国际上最常用的与医疗卫生事业相关的指标有两个,每万人拥有医生数和每万人拥有护士数,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2014年的相关数据计算,每万人拥有医生(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数为20.62人,每万人拥有护士(注册护士)数为21.35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计算,34个OECD成员国每万人拥有医生数平均为30人,每万人拥有护士数平均是78人。与OECD国家相比,前者相差1/3,后者相差3/4,可以说差距非常大。更大的问题是,中国的卫生技术人员中,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仅占28.5%。
 
  说了这么多数据,与社会办医有何关系?从以上数字中可以看出,中国关键是医护人员不足。按坊间的说法,是“好医生”“好护士”不足。医疗卫生服务,归根结底是人对人的服务。医护人员的比例太低,“好医生”“好护士”的比例更低,光顾着多办医院,把重点放在增加医院床位数上,即便社会资本都被忽悠来办医院,但见物不见人,有硬件而没有软件,又有什么用呢?
 
  有人说,现在不是提倡医师多点执业吗?我认为,这可能又是一个误区,中国的医生在本单位都很闲吗?显然不是,他们整天忙得不可开交。据了解,澳大利亚规定,到医院看病,每位病人与医生互动交谈的时间不得少于15分钟。按此计算,一个上午工作3个小时,最多也只能看12个病人。而在中国,一名医生半天看20个病人甚至更多是常有的事。如果还要多点执业,医生怎能看那么多病人?
 
  那么,社会办医还有没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回答是肯定的。但是,不能一味地去办综合医院、专科医院,而是应该把目光投向康复医院。发达国家的医院病床数是中国的1倍以上,医生却不过多出50%,其中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很多病床中相当一部分属于康复医院。
 
  根据国际经验,医疗卫生体系应该由两个层次构成:第一层次是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其职责是对患者进行检查、诊断、治疗或手术,患者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很短,比如美国,平均7天。然后,患者就会转至康复医院,带着医生的医嘱到那里进行疗养,并接受护理和康复,直到痊愈出院。
 
  医疗资源的分布现状和患者就医的现实选择,自有其历史原因。在当今,医疗资源总是稀缺资源。此处所说的医疗资源稀缺,不仅是指建设一个高等级医院所需的场地和设施设备等硬件投入的昂贵,更是指高素质的医护人员的短缺。在当今的医疗体制下,高素质的医护人员向一些大医院、好医院集中,有其本身的客观规律性。因此,要尽可能让高水平的医生为更多的病人服务,这就使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的病床尽快轮换,但中国医院的病床周转周期至少是美国的3倍。从这个意义上说,当患者得到治疗和手术之后,转入康复医院进行护理和康复,这样安排显然更合理。同时,到康复医院接受护理和康复可以降低医疗服务成本,在经济上也是明智之举。
 
  现在想引入社会资本,投资建设一些三级及以上的医院,发展增量;或者出资改造二级及以下的医院,盘活存量,尽可能的使功能未能完全发挥甚至闲置的医疗资源的作用发挥出来。但要达到这个目标,恐怕不太容易。在实践中,有的社会办医在硬件和医护人员的配置上已经达到三甲医院,但仍不能与有历史传统的大医院、好医院匹敌。
 
  我认为,中国的医疗卫生体系不仅资源短缺,更是部署不当,按行政区划层层配置,结果使地方和级别较低的医院以及其中的医生实际上都被闲置。所以,医改如果能够撬动康复医院这一块,总的态势应该会比现在好得多。
 
  综上所述,社会办医,不要一味地去投资办高等级的大医院,因为即便设施设备再好,不能引进高水平的医生也是白搭。还是实事求是地把精力放在办好康复医院上,并与综合医院、专科医院通力合作。至少从投资回报来说,效率和效果都会好得多。这样的医疗服务体系的设置,可以说是充分考虑了需要和供给的实际情况后作出的制度安排。所以说,社会办医的真正出路恐怕在此。但遗憾的是,现在社会办医的积极性仍然在高等级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编辑 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