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高端医疗“鲶鱼效应”后的反思(2014.05)

2014-07-24 14:51:40 来源:
  
 
  文/  高解春
 
  近日,两件事情使高端医疗再次成为热点:一是上海浦东国际医学中心挂牌营业,专家门诊挂号费300元到1200元,高档豪华病房一天3万元~4万元;二是国家四部委联合宣布非公立医院医疗价格放开。在充分肯定其对打破公立医院一统天下的垄断、营造市场竞争氛围、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医疗服务业、体现医疗劳务价值、鼓励医务人员多点执业的“鲶鱼效应”的同时,质疑声也不断泛起:公立医院以技术、人才与社会资本共同打造高端医疗,其公私界定的法律法规依据、对公立医院基本医疗的公平均衡配置的影响?医务人员到高端医疗机构多点执业,与原聘任单位的权力义务的界定、如何制约医生诱导高端服务消费的行为?非公立医院价格放开对政府购买服务和公立医院开展非基本医疗服务会否产生新的不公平?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划时代的理论亮点。当新一届中央领导明确要求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经济体制改革积极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浪潮中,医疗体制改革中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医疗机构,社会资本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这意味着长期以来阻扰多元化办医的将医院产权属性与营利性非营利性分类混淆、将医院产权属性和医保定点挂钩、公立医院改制强调“全进全退”等“玻璃门”“弹簧门”都将被打破,公立、民办、混合所有制等多元化、多层次医疗服务格局将出现。公立医院多种形式改制、医师多点执业、政府和医保向多种办医主体购买服务,使中国公立医院在未来的5年~10年内,迎来20年前国有企业改制那样的体制改革浪潮。从这个意义上讲,上海浦东国际医学园区的探索和放开民营医院价格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探索,其方向应该给予充分肯定。
 
  高端医疗服务是针对高端人群,以高端技术和特需服务为特点,对有需求和意愿、有支付能力的患者提供的特殊医疗服务。高端医疗具有三大特征:① 高费用超出社会平均支付能力,而且都是基本医疗保障不能支付的医疗服务;② 与高端技术、先进设备和特需服务密切关联;③ 绝大多数高端医疗服务是基本医疗服务在技术和服务上的延伸。高端医疗服务是相对基本医疗服务而言的。本轮医改对基本医疗服务的定义已形成共识:基本医疗服务不再以需求为确定标准,而以基本医疗保障的支付能力来确定。某种意义上讲,我国的基本医疗服务都是基本医疗保障的覆盖范围。反之,基本医疗服务不能覆盖的特需医疗、私人医疗、个性化医疗等均归于高端医疗范畴。随着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对多元化和多层次医疗服务体系的需求已有共识,同时也对我国高端医疗服务发展的滞后也被公认。上海浦东国际医疗园区明显高于基本医疗服务的服务价格和国家对此类高端医疗服务价格放开,应该是符合国际高端医疗服务的发展规律、积极促进高端医疗服务业发展的重要举措。
 
  关于四部委《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其宗旨是满足多元化需求,鼓励民营医院发展,但本文作者认为策略有可探讨之处。所有医院,包括民营医院,甚至营利性医院,都有一定的公益性,同时也具有技术垄断、被动消费、价格弹性小的特点,有人形象地把医疗消费描述为:病人没有选择、无可奈何地把自己的生命和钱袋同时送进医院。因此,世界各国政府都通过价格形成机制,建立良好的医疗服务运营机制,保障基本医疗,引导合理就诊、限制诱导需求,控制医疗费用、合理配置卫生资源,保证医院得到合理补偿和健康发展。这是医院公益性保证的必须,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普遍管理模式。政府的医药价格形成机制,具有宏观调控医院补偿手段、影响医院行医行为、直接关系到患者医疗需求保证的重要作用。在我国目前的国情和补偿机制下,以成本为依据,保障基本医疗需求、体现医疗服务价值、满足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是医疗价格形成机制的原则和功能。我认为适当放开营利性医院和高端医疗的价格制定制度,实行市场调控价完全可行和应该,但仍然需要卫生行政和物价部门备案和有效监管。但对于非公立非营利医院,涉及政府购买服务和基本医疗公平均衡和价格引导,应该仍然以政府指导价格为宜。如此,才能在医疗服务价格体系中的拉开医疗服务等级和质量差价,兼顾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引导患者合理就诊流向、保证卫生资源合理利用。在强调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的同时,鼓励社会办医和民营医院健康发展,同时建立保证患者利益和合理就医次序的医疗服务价格体系。
 
  面对高端医疗服务的市场迫切需求和良好发展前景,通过政府鼓励、政策扶植、第三方支付、公立医院和医生积极参加是当务之急。
 
  1.鼓励社会资金和外资创办大型高端医疗服务机构。针对我国目前民营和营利性医院普遍规模较小、以常见病特需服务为主的现状,政府应该通过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鼓励社会和国外资金举办具备高端技术和特需服务的大型营利性医院,并引进国外高端医疗的管理团队,创建与国际接轨的高端医疗服务机构。
 
  2.引导公立医院积极参与高端医疗服务。可尝试鼓励公立医院以人力、技术、管理和品牌资源与社会资金以合作或合资形式举办独立法人和独立场所的高端医疗服务机构。允许公立医院医生以多点执业形式在民营和合资的高端医疗服务机构工作。政府在公立医院以人力技术或无形资产参股、收益回报、过渡时期的税收优惠等方面给予政策保证和落实。
 
  3.加快高端医疗第三方支付体系发展。明确社会医疗保险的支付范围和发展方向,给商业保险和补充社会保险留出充分的发展空间,规范和鼓励商业医疗保险、探索政府主导的或委托第三方管理的补充社会保险,建立对公立医院的非基本医疗和高端医疗机构自动结算支付体系。
 
  4.政府对高端医疗实行市场调节价,政府及行业协会应该将包括高端医疗、公立、民营、合资医院在内的多元化多层次的医疗服务体系纳入统一监管,保证多层次的所有医疗机构的依法执业和行为规范。同时,对非营利医院实行政府指导价格下的平等待遇,统一购买服务和规范基本医疗服务。
 
  总之,在呼唤多层次高端医疗蓬勃发展之时,正确认识高端医疗的内涵与分类,对我国高端医疗发展滞后的原因、理论和政策困局逐一梳理,提出可行有效的政策建议并勇于实践探索,或许是我国高端医疗健康发展的必须和保证。(作者系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编辑 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