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是坚持不变的国家战略,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是不变的国家目标。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引发的任何人口变化均以不可根本性改变的人口总量依然巨大为基础,这是我国人口的基本国情。

单独二孩政策能够改变什么(2014.02-2)

2014-02-25 15:25:10 来源:中国卫生


 

  文/ 原新

  目前,随着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又一次调整,各地都在制定相关细则。那么,新一轮的生育政策调整到底能够改变什么?

  改变之一:促使低生育率向更替水平接近。

  目前,我国总和生育率平已降至1.5~1.6,现行生育政策下生育率水平会继续缓慢下降,人口总量将会迅速减少,未来的人口结构性矛盾将进一步加剧。持续了20多年的低生育率水平,被压抑了很长时间的生育势能,在适当放宽生育政策后会瞬间释放,产生政策调整后的2年~3年内的出生堆积现象,这是一般性规律。实施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出生堆积时的总和生育率水平最高有可能达到1.95上下,恢复常态后,总和生育率将基本稳定在1.65~1.70之间。显然,单独二孩生育政策有助于稳定适度的低生育水平,使得生育率更接近于更替水平,有利于人口自身协调发展。

  改变之二:适度增加每年的人口数量规模。

  如果坚持现行生育政策,年出生人口数量逐渐递减,从目前的1600余万人减至世纪中叶900万人左右。实行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在出生堆积时,比现行生育政策每年多出生约200万人~300万人,年出生人口规模可达到1800万人上下。当恢复常态时,比现行生育政策年均多出生人口约80万人~90万人。人口现象是长周期事件,人口惯性是人口自身发展的规律之一,当执行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出生第一代步入婚育年龄段(大约在2035年之后),会增加第二代的出生人口数量,会比现行生育政策年均多出生约150万人~180万人。综上,单独二孩生育政策一定会增加年出生人口数量,但是不会造成出生人口数量大起大落的变动。同时,此次调整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又采取渐进、各省不同步的方式,可以避免全国出现大范围、大规模的出生堆积,有利于人口平稳发展,对经济社会发展有利。

  改变之三:即时性的增加总人口数量。

  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必然会提升生育率水平,必然会马上增加总人口数量,必然会加剧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分配和资源环境配置的竞争性。实行单独二孩生育政策,总人口将在2030年达到峰值14.3亿,比现行生育政策在2027年达到峰值14.0亿相比,总人口峰值时间推迟3年,峰值规模净增3000万人,到2050年会增加总人口约8000万。目前,我国依然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用占世界耕地7%和占世界淡水总量6%的资源,养育了占世界19%的总人口,而且正在向全面小康迈进,对经济、资源的需求还会进一步加大。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均GDP只排位世界第95位,仅相当于第一经济体美国的1/11,第三经济体日本的1/10。显然,人口总量增加将继续加大对经济社会和资源环境的压力。

  改变之四:有利于改善人口年龄结构。

  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对不同年龄段人口的影响是渐次发生的。第一,增加少年儿童人口是即时的。年出生人口数增加必然立即影响0~14岁少年儿童人口规模,并且,随时间推移影响逐渐加大。与现行生育政策比较,2020年累计多增加少年儿童人口1150万人,2030年累计增加1400万,2050年增加2400多万。第二,适当延时增加劳动年龄人口。单独二孩生育政策执行后的15年,15岁~59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开始增加,2030年可增加劳动年龄人口约285万,2050年增加约2200万。第三,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只会影响2074年以后的老年人口总量,但可以即时影响人口老龄化水平。对近中期老龄化水平有微弱的下降作用,2030年可降低老龄化0.37个百分点,2050年可降低1.3个百分点;但是,对远期的人口老龄化水平具有显著下降作用,推测,2100年可降低老龄化5~6个百分点。

  改变之五:适当调节出生人口性别结构。

  我国出生人口性别结构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失衡以来,已经经历了30多年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且持续攀升过程。出生人口性别比从1982年107.17升至1990年111.29,2000年达到116.86,2004年创历史最高纪录121.20,把我国推到世界出生性别结构失衡最严重国家的位置。“十一五”前半期,出生人口性别比一直徘徊在120上下;2009年步入下降通道,降至120以下,连续4年下降,2011年为117.70,依然高位震荡。

  在自然生育状态下,多生是达到出生人口性别平衡的唯一手段。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可以适度增加生育数量,一定会促使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但是,不可能使出生人口性别比完全恢复正常。按照概率论计算,在没有性别选择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家庭只想生1个孩子,且要满足95%的家庭生育男孩,平均需要生育1.90~1.93次;如果一个家庭只想生2个孩子,且要满足95%的家庭得到1个男孩,平均需要生育2.94次。

  改变之六:可以消除人口素质的逆淘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人口城镇化水不断提升,从1982年只有20.60%增至2000年36.22%,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居住城镇化水平达到49.68%,2012年末进一步提升到52.6%。城乡出生人口素质不存在本质性差异,但是城乡受教育条件和成长环境的巨大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在生育政策方面,孩子成长条件相对差的农村可以多生,条件相对好的城市必须少生,不利于人口素质的总体提升。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实现了城乡家庭生育数量规定的一体化,可以在政策层面上消除人口素质逆淘汰现象。

  改变之七:改善家庭代际人口结构。

  在微观层面上,长期的低生育率水平使家庭被简约化到了极致。家庭规模小型化、家庭关系简单化、家庭类型多样化、家庭结构核心化、家庭成员流动化,家庭的经济社会功能退化,家庭发展能力弱化,家庭风险性强化,形成了典型的“4-2-1”家庭代际结构。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可在政策层面上终止“4-2-1”家庭结构,取而代之“4-2-2”,这样,可以缓解家庭代际结构矛盾,增加家庭人力资源,有利于家庭经济社会功能发挥,有利于传统优秀文化传承,有利于家庭发展,有利于孩子健康人格形成,有利于孩子教育,有利于降低家庭风险。

  改变之八:缓和生育政策规定与群众生育意愿的矛盾。

  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推算,如果把可生育“一孩半”人口的一半列入可生育2个(因为微观家庭不可能生育1.5个孩子),在现行生育政策规定中,全国约有36.1%的人口可以生2个及以上孩子。但是,2013年群众生育意愿调查显示,81.8%的群众想生育2个孩子,还有4.9%的人想生育3个及以上孩子。显然,生育政策规定和生育意愿存在巨大反差和尖锐矛盾。虽然单独二孩生育政策依然不可能完全满足所有人口的生育意愿,但是已经在一定范围内缩小了生育政策规定与生育意愿之间的差距,对于调和二者的矛盾具有积极意义,有利于减缓家庭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抵触情绪,有利于计划生育工作的推进。

  改变之九:各级计划生育机构的体制改革。

  以往的生育政策变动均在人口和计划生育的体制框架内。单独二孩生育政策调整的窗口期恰逢各级卫生和计生体制改革,机构合并中的人员不稳定与生育政策调整的工作量加大相重叠。单独二孩是一件关乎每个家庭切身利益的民生工程,是顺乎民意的大好事,顶层设计的生育政策调整方案落实到基层、落实到千家万户,会遇到各类复杂的问题和矛盾,诸如生育政策调整以及相关经济社会政策、法律法规的衔接、修正、配套和完善,生育政策调整后的激励机制、处罚机制的修订和执行,相关部门在计划生育体制改革和政策调整中责、权、利的重新配置,基层工作者和群众对新生育政策的理解和接受,生育个体的特殊性和普适性的把握等。必须要有细致、充分的认知和准备,要有与单独二孩生育政策相互配套的一揽子公共政策的改革方案。

  (作者系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编辑 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