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医保和医疗都应“管办分开”(2013.06-4)

2013-10-28 10:41:57 来源:中国卫生
  如果通过这次政府机构改革和转变职能,政府部门解除与“两医”的特殊关系,必然会重视建机制,那么,不仅公立医疗机构和医保经办机构能得到健康发展,老百姓也能从中得到更多的医改实惠。

  医保和医疗都应“管办分开”

  文/熊茂友

  目前,我国“三医”(即医保、医疗和医药)政府机构中有“两医”(即医保和医疗)政府机构是管办不分的。这次政府机构改革的核心是转变政府职能,笔者认为,转变政府职能的核心是管办分开。

  解除与医保和医疗的特殊关系

  一是有利于政府部门公正执法和公平行政。在目前“两医”管办不分的情况下,当医、患发生纠纷时,当公立医疗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都有违规行为时,医疗行政主管部门自然会偏袒自己的“儿子”,民营医疗机构容易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同样,当社会医保经办机构与商业保险机构、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及参保人之间利益发生冲突时,医保行政主管部门会首先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其他三者的利益也会被忽略。本应社会医保经办机构与商业保险机构、医保定点医疗机构三者均是处于被政府监管的平等地位;然而,实际情况却是:社会医保经办机构与其他机构却成了不平等的监管与被监管关系。

  二是有利于打破“两医”垄断和提高工作效率。医疗行业的公立医疗机构之间是低效率与低效率之间的竞争,力度和效果十分有限。社会医保经办机构的垄断比公立医疗机构更为严重,基本医疗保险市场全国无一例外是由当地一家经办机构垄断。由于没有竞争压力,也就没有“两医”改革和创新的动力,所以公立医疗机构基本上没有成本核算管理,社会医保经办机构的医保管理也基本是年年老一套,除了“总额预付”等落后医保管理方法外就没有其它新招。

  三是有利于减少“两医”政府官员腐败。有些医疗行政主管部门的官员,通过插手公立医疗机构的基本建设招标和医药采购等方式,从中收受贿赂;有些医保行政主管部门的官员与经办机构的相关人员合谋,通过挪用和贪污医保基金,甚至参与骗保,今后还有可能插手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有些地方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已开始被医保部门所取代),从中牟利。只有通过这次政府机构改革和转变职能解除“两医”的特殊关系,才能有效的遏制“两医”政府官员腐败。

  四是有利于政府部门重视建机制。在目前“两医”管办不分的情况下,医疗行政主管部门积极争取政府更多地投资供方,对建立机制并不积极,因而公立医疗机构的“大锅饭”机制依然如故,尤其是基层的公立机构机构“大锅饭”机制比过去还要严重。医保行政主管部门也积极争取政府更多地投资需方(即医保),对建立机制也不积极,所以医保管理中的医院“点菜”由别人“埋单”再让政府“签单”的不合理机制,也仍然未变。

  由于管理机制未变,政府投资效率必然无法提高,所以大多数老百姓(除极少数特殊大费用病种患者外)感受不到政府加大投资后带来的实实在在好处。如果通过这次政府机构改革和转变职能解除“两医”的特殊关系,政府部门必然会在重视争取政府更多投资的同时还会重视建机制,那么,不仅“两医”经办机构(即公立医疗机构和社会医保经办机构)能得到健康发展,老百姓也能通过提高政府投资效率,从中得到更多的医改实惠。

  五是有利于充分调动“两医”经办机构自主经营的积极性。目前,公立医疗机构和社会医保经办机构很难有改革和创新,其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必然难以提高。因此,通过这次政府机构改革和转变职能解除“两医”的特殊关系,让医保和医疗经办机构自主经营,充分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其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必然会明显提高。

  管办分开有三个基本点

  实行“两医”管办分开的基本点在于:简政放权 + 打破垄断 + 依法行政,主要方法是:

  第一,公立医疗机构建立法人治理结构,减少行政干预,成为自主经营的独立法人实体。同时通过国家“多元化”办医政策,扶助更多的民营医院,尤其是民营医院集团建立和发展,通过强大的竞争压力,促使大多数公立医疗机构走产权制度改革之路,像台湾一样大多数成为非公立医疗机构。当大多数公立医疗机构实行改制后,医疗行政主管部门的“管”与“办”基本上就“不分自开”了。

  第二,社会医保经办机构成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营利性、非垄断的医保经办实体。减少行政干预,让其自主经营权,自我发展。在取消社会医保经办机构行政级别的同时,允许原不同级别的社会医保经办机构之间开展公平竞争。同时允许城乡居民(包括职工)在同一城市或地区,自由选择任何一家自己更满意的社会医保经办机构参保。城镇职工和居民基本医保的经办也可以像现有的新农合政策一样,允许有资质的商业保险公司参与公平竞争,给予所有参保(合)人选择权。所有医保经办机构只能通过优质服务吸引参保人,而不是依靠行政垄断。

  第三,在实行管办分开后的“两医”,行政主管部门只能像工商、质监和药监等政府部门一样,依法行政,而不是依靠行政命令和人财物控制权来管理。

  必须强调的是,管办分开不能仅仅是在“两医”政府部门的体制外甚至在体制内再增加一个“婆婆”,将它们管得更死。这种管办分开是假分开而不是真分开,这与此次政府机构改革和转变职能的要求是不相符的。(作者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编辑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