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药房托管不是医药分开(2012.07)

2013-08-13 13:27:38 来源:中国卫生

  药房托管不是医药分开

  文/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李宪法

  药房托管是基于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公立医院药品经营方式,与医药分开的政策目标大相径庭。实现医药分开没有捷径可走,不能一包了之。将药房托管作为医药分开的路径选择,医药分开改革将走进误区。

  大约在三年前,笔者曾在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中预言,药房托管将随着新医改的深化而终结。主要原因是药房托管存在以下难以克服的模式缺陷:一是药事服务是医疗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将药剂科托管出去,由托管企业对公立医院提供药事服务,意味着公立医院的核心业务被人为割裂;二是公立医院是非营利性机构,一旦彻底实现两权分离,药房由托管企业承包经营,经营主体转变为营利性的托管企业,将无法继续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三是独家企业获得公立医院药房经营权,对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渠道进行垄断性经营,无法维护医药市场的公平竞争,也不能充分满足公立医院的药品使用需求。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三年后的今天,由于取消公立医院的药品加成、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的呼声越来越高,药房托管不但没有终结,反而再次登堂入室,成为一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地区实行医药分开的政策选择。药房托管是医药分开吗?当然不是。从分业的角度看,药房托管无法实现处方权与调剂权的分离,由药品经营企业提供的药事服务也不可能制衡医生的处方用药,门诊药房改变了经营者但并没有脱离医院,根本谈不上机构上分开;从分开管理的角度看,药房托管不能实现公立医院药事服务业务活动与经济活动的分离,无法切断药品销售与医院运行之间的经济利益联系,难以遏制医药购销中的商业贿赂。

  药房托管始于1990年代,是基于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公立医院药品经营方式。公立医院实行药房托管,是为了更多地获取药品差价收入,实现药品供应利益的最大化。只要能够达成这一目的,药房托管的模式缺陷即使是一剂毒药,当时敢于试水的公立医院也能把它吞下去。在破除以药补医机制条件下,药品收入不再成为公立医院的补偿渠道,但药房托管的目的没有变,仍然是实现药品供应利益的最大化。与过去不同的是,最大化的主要标志不再是更多地获取药品差价收入,而是转移药品供应成本。由于取消药品加成,公立医院的药剂部门由过去的利润中心转变为成本中心,把药房托管出去,等于甩掉了药品供应的成本包袱,同时又能保留一个获取灰色收入的渠道,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药品供应利益最大化经营方式。

  既然药房托管不是医药分开,而且根植于我国改革开放起步时期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承包经营理念。将这一过渡性改革路径移植到今天的公立医院改革之中,不仅理念落后、与现行医改政策框架不相适应,而且模式缺陷突出,与现代医院经营管理理念格格不入。利用药房托管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就像是穿西装的人戴上了瓜皮帽,既不庄重,又不协调。有人会说,药房托管在南京公立医院起步以来,已经大幅调整商业模式以适应医改的需要。在南京实行药房托管的公立医院中,不乏在国内有重要影响的三级甲等医院。此话不错,但南京三级医院的药房托管是通过托管中心进行的,不存在经营权与所有权的分离,是以托管之名,行药品供应专业化、社会化之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药房托管。

  经济上分开的核心要求是利用现代流通方式进行服务外包,通过购进、物流、支付等药品供应环节的外包,实现公立医院药品供应的专业化、社会化和信息化,切断了医院运行与药品销售之间的利益链条。与药房托管不同的是,经济上分开仅剥离、外包公立医院药事服务的非核心业务,不会影响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业务体系的完整性。经济上分开涉及的物流外包不存在独家企业控制药品供应渠道的问题,公立医院可同时与多家药品供应企业进行供应链合作,保留所有有价值的药品供应渠道。物流是企业的第三利润源泉,公立医院通过整合内部商流、物流和资金流,同样可以按照国内外通行的做法向上游企业转移成本。实现医药分开没有捷径可走,不能一包了之。将药房托管作为医药分开的路径选择,说轻了是弊大于利,说重了是饮鸩止渴,最终将导致医药分开改革走进误区。编辑 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