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稳中求进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2012.02-1)

2013-07-17 14:20:32 来源:中国卫生
  稳中求进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

  文/李卫平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要抓住“十二五”这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把稳中求进作为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工作总基调,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发展实体经济,把扩大内需的重点更多地放到保障和改善民生上,加快发展服务业,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

  张茅书记在刚刚结束的2012年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的总结讲话中明确要求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要站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高度,认识做好“十二五”医改工作的重要意义。要抓住机遇,创新卫生事业发展的路径,使医疗卫生工作在改善民生、拉动内需、促进发展方式转变、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上发挥重要作用。这就需要把握五点。

  一是健康服务业在中国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十二五”期间深化医改首先要把改善民生、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卫生保健需求,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作为重要任务。这就要求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我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同时也已进入并将长期处于人口老龄化社会。2010年我国65岁以上人口已超过1亿人,占人口总数8.87%,2050年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3.32亿人,占人口总数的25.6%。随着人民群众收入水平的提高和人口的老龄化,与健康相关的康复保健,老年护理、健康咨询、健身养生等服务的需求,正由潜在需求转化为直接的、现实的社会需求。仅以护理服务为例,据初步测算,2010年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中0.5%需要住院治疗,2%需要机构护理,5%需要社区护理。后两部分老人需要护理床位达386.2万张,相当于全国床位总数的80.68%,需要176.76万护理人员,每年需要护理费用1752.46亿元。今后的40年间,医疗护理产业的规模还将增加2.3倍。加上康复和保健服务,随着中等收入者比重提高,整个健康服务业的发展空间巨大。

  二是认识到健康服务业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健康服务的提供过程不仅仅是消费过程,不仅仅是从消费上满足了健康保健需求,而且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生产部门。因为健康是社会发展的最终追求,健康服务业作为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产出的是维护国民健康和保护劳动力。随着城镇化、老龄化进程的加速和由此产生的多层次健康保健需求,将促使健康服务业不断扩大,它不但能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同时还能带来大量高质量的就业岗位,成为国民经济中最有发展前景的服务业。健康服务业的发展必将拉动相关产业链的发展,促进技术进步、产品创新、要素市场的发展,进而增加就业,使健康产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将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双重贡献。这一点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将更加显现。因此,大部分发达国家在一定社会发展阶段都曾经大力鼓励医疗服务业的发展,从多方面分析,我国目前正处于这一阶段。

  三是发展健康服务业要引入社会力量。200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指出,“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积极促进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方式多样化的办医体制。”三年医改中,各级政府医改投入已超过1万亿,“十二五”期间还将继续加大政府医改投入。但是与巨大的健康服务需求相比,如果仅靠政府投入和举办健康服务业,将远远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需求。从服务的专业技术性看,医疗服务专业性更强,护理服务、康复服务和保健服务属于“围医疗服务”,相对于医疗服务的专业化程度要低;从经营性质看,健康服务业中也可大致分为两种情况,有些服务是微利的,有些服务的利润空间比较大。这就提示了,对于专业化程度低和利润空间大的领域,首先应该放开引入民营资本和社会力量加入服务提供,通过服务竞争,满足社会的多层次和多样化的需求。这也可以成为医疗卫生部门“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的切入点。

  四是发展健康服务业要落实和完善相关产业政策。“医改意见”指出“抓紧制定和完善有关政策法规,规范社会资本包括境外资本办医疗机构的准入条件,完善公平公正的行业管理政策。”“鼓励社会资本依法兴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形成公立医院与非公立医院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格局。”目前,在大政策明确的情况下,还要有具体的操作性政策和涉及卫生、劳社、医保、民政和残联等多部门间的资金扶持和配套政策支持,从而帮助居民获得养老、护理和康复服务,促成这些健康相关产业的发展。据调研,民营机构建这些产业的基础设施的投入仅是政府的1/10,仅需要在运营过程中得到政府相关政策的扶持,就可以很好地满足群众的需求。但是,如果政策不具体,“游戏”规则不完善,社会资本和境外资本都不愿意也不敢进来“玩游戏”。

  此外,我国健康服务行业的发展由于过去重视不足,整个医疗服务体系定价不合理,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不能得到直接体现,而是通过药品和检查收入补偿来扭曲地体现。这不仅损害了患者的健康,而且使医务劳动力价格信号扭曲,人力资源配置严重短缺,也就同时损害了包括医疗服务在内的健康服务业自身的发展。仅以护理人力资源为例,由于护理服务定价严重偏低,同时,缺乏系统的护理人力资源安排,各种标准和规范还不完善,还没有形成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整体规划和政策,我国护理人员严重不足。2010年全国护理院仅49家,医护人员共1754,床位数7178张,距离需求存在巨大缺口。现在不仅护士缺乏,连护理员和护工也严重不足,这已构成了产业发展的“瓶颈”,急需制定产业政策,以促进发展。

  五是发展健康服务业与医疗服务控费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张茅书记在总结讲话中还指出,在医疗卫生投入增长的同时,要更加重视控制费用。那么,如何看待拉动内需、促进作为实体经济的健康服务业发展与控制费用之间的关系呢?目前,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水平与人民健康需求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不相适应的矛盾依然突出,公立医院医药费用增长较快的问题仍然存在,影响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也影响了医疗保障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控制医疗费用是减轻社会和个人就医经济负担的重要基础,是遏制不合理医疗行为造成医疗资源浪费的重要途径,是配合其它医改措施取得综合效果的重要手段,更是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条件。只有当人民群众的基本医疗服务能够得到保障时,他们才会去消费其他健康服务,只有在消费健康服务感到物有所值时,他们才会进一步增加健康服务需求。这就是控制医疗费用与扩大内需、发展健康服务业的内在联系。

  虽然健康是社会发展的目标,但是健康服务业的发展往往滞后于其他产业部门。因此,从产业部门发展的序列看,健康服务业是一种跟随直接物质生产部门发展的产业,健康服务业能够作为巨大的产业发展起来,标志着社会发展进入了新阶段。时代发展到今天,健康服务业已经开始走上社会发展的前台,因此,健康服务业的发展要与宏观经济发展大局互动,共同促进社会发展。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也要和国家宏观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思路、改革步骤和改革的节奏相匹配,才能打开医疗卫生工作改革创新的新局面。

  (作者是卫生部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