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卫生 > 圆桌话题 > 正文

我们眼中的三个待解难题(2016.10)

2016-11-22 10:00:02 | 来源:中国卫生 | 分享
  
  
  文/本刊记者 刘也良 王朝君
  
  医改中如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大医院特需服务完全剥离可行吗?分级诊疗如何落到实处?在近日召开的2016中国卫生改革与发展论坛暨中国卫生杂志社理事会成立大会上,各地卫生计生委主任和医院院长就这些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政府行为如何厘清
  
  上海市长宁区卫生计生委主任葛敏:
  
  政府要保障基本医疗、基本公共卫生以及卫生资源的整体规划,除此之外,政府还要把有限的资源调动起来。如上海市长宁区政府规划就要求,限制与公立医院同质化竞争的社会资本医疗机构,但鼓励新进入的社会资本与公立医疗机构补充竞争。目前,长宁区有较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医疗机构,其服务内容主要是口腔、美容等老百姓有需求而政府基本医疗又无法满足的服务,这些是政府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的领域。基层也是如此,基层医疗卫生由政府基本医疗保障托底,由社区家庭医生、全科医生提供,如果老百姓在接受家庭医生服务过程中,希望在基本医疗之外享受更好的服务,那么长宁区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提供。除了基本医疗外,鼓励市场积极参与进行拓展服务内。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丁国栋:
  
  作为欠发达地区,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要强调公益性,政府要有所作为,在非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方面,政府主要是在个性化、高端化服务方面着手。鄂尔多斯市目前在公共基础设施方面投入较大,但在技术资源、优质服务方面有所欠缺,因此非基本医疗服务是一个必要的、重要的补充。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副院长雷光华:
  
  不论基本医疗还是非基本医疗,不管是什么性质的医疗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应该是一样的,在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上没有区别;医疗服务应该要购买,除了应急救援、扶贫支边等政府公益性任务以外,不论是基本医疗还是非基本医疗都要向医疗机构购买。基本医疗应该由政府购买,如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政府通过医保来购买,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都可以提供基本医疗;特殊医疗、高端医疗等非基本医疗应该由商业保险来购买,政府要引导商业保险公司大量进入医保市场,引导广大人民群众愿意在购买政府基本医疗保险以外,同时购买商业保险。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赵越:
  
  在国外,老百姓认为基本医疗比较简单,要想满意还需要其他的医疗方式,因此,除了公立医疗机构外,还需要大量的私立医疗机构。我国主要以公立医院为主,老百姓对公立医院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并不满意。因此,在保基本方面,依靠政府强制不一定能够取得好效果。公立医院要恢复公益性,做好基本医疗服务,就要从机制上改革,比如建立DRG付费方式,我们已经做了一些探索,我们医院空间小、床位紧俏,最重要的是提高单床效率,这就需要用DRG来评价,以此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特需服务剥离一刀切?
  
  赵越:
  
  我国目前以公立医院为主,私人医疗保险还没有完全建立,因此,短期内还不适宜把公立医院的特需服务完全剥离,剥离是逐步的过程。
  
  雷光华:
  
  我国目前主要是由公立医院提供基本医疗,但如果民营资本愿意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申报成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是可以的。目前民营医院更多做特需医疗,但公立医院目前还没有实现完全由政府买单,在这种情况下,公立医院首先要按照国家要求把基本医疗做好,但是如果有能力提供特需医疗,在保证基本医疗服务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可以提供特需医疗,但一定要符合行业管理的规定和要求,做到合理、合法、合规。
  
  魏永祥:
  
  特需服务是社会需求,是适应市场规律产生的,政府要作为,就要在保障基本医疗之后,放开价格体系,引导资源配置,完善卫生供给,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不要把市场和政府截然对立起来,政府要充分利用好市场工具,要有所调控。从整个社会来说,政府应该引导社会认识到健康是全社会的问题,应该调动全社会的资源,政府履行职责,市场补充,对于市场在逐利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政府要监管。政府控制特需服务应该按需求、按规律办事。
  
  满足需求 首诊才能在基层
  
  雷光华:
  
  分级制度目前进展缓慢的原因在于,第一,老百姓是否愿意、相信首诊在基层?让老百姓心甘情愿地首诊在基层,关键要提高基层医院,特别是县级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现阶段,只有通过大型公立医院对基层医院定点指导帮扶,提高基层服务能力,让老百姓看到基层确实能解决很多问题,老百姓才能够相信和愿意到基层首诊。第二,政府要引导老百姓到基层首诊,通过医保来引导其实很简单,但关键是要去做。第三,要制定标准,保证质量安全。同时大型公立医院要承担起责任和义务,帮助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基层医务人员提高服务水平和能力。
  
  赵越:
  
  分级诊疗其实就是要解决人力资源缺乏的问题。目前,全世界都缺乏医生和护士,我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更加缺乏,在这种情况下,推行分级诊疗就是要解决人力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解决看病难。目前,分级诊疗的难点在于患者下转难,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解决机制性问题。
  
  丁国栋:
  
  分级诊疗是目前的当务之急,其要解决的是基本医疗公共卫生服务的供需关系,为基层群众提供便捷、经济、有效的服务,在制度方面明确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职责,其次要在绩效管理、优质医疗资源等方面做探索。
  
  葛敏:
  
  目前各地卫生资源总体不足,而且大部分资源向三级医院集中,近两年,随着我国住院医师规培制度的改革,上海市基层有了越来越多的住培医生。上海市长宁区近10年来一直在做基层改革,2008年的社区调查显示,老百姓对基层医疗的需求第一是配药,第二是在社区能够得到及时转诊,第三是希望在社区能够享受到老年护理、健康照顾等。
  
  针对这些需求,我们首先解决在社区老百姓的配药问题,较早的开放了社区基本药物,目前上海市所有的基本药物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全部开放,放开了药品的品种品规,一部分老百姓愿意到社区看病。
  
  其次,老百姓相信基层全科医生,后面的专科支持很重要,转诊需要接口。因此,长宁区试点多种模式,比如,在上海市同仁医院设立专窗,基层家庭医生转来的患者,专窗提供一站式服务。在上海市华东医院设立高年资医生坐诊,基层医院的患者转诊到华东医院,有专门的高年资医生通过院内转诊,将患者及时转到所需的专科医生那里就诊。
  
  第三,三级医院要有专门的渠道培养基层医疗队伍。上海市中山医院设立了全科,是上海市全科医生规培基地,长宁区把患者转到中山医院全科,如果患者需要手术,在院内进行转诊。
  
  试点情况证明,这3种模式是可行的,但是现在仍处于初步阶段,我们认为,在三级医院尤其是带有培养全科医生属性的大医院里设立全科,可以为下面转上来的患者提供平台。
  
  魏永祥:
  
  分级诊疗是一个很好的政策,而其真正落地可能需要15年,甚至20年,强基层首先是提升基层医生的服务水平,把人才留在基层,这种氛围和环境需要政府统一资源配置。分级诊疗一定要让医院干医院的事儿,政府干政府的事儿,社会干社会的事儿。
  
  好大夫在线公共事务总监韩静、中国卫生集团总经理王景明:当前,面对新的改革机遇期,分级诊疗最关键是要实现共同参与,多方共举。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