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医药反腐产生多重效应(2014.06)

2014-09-12 14:29:06 来源:中国卫生
  
 
  文/ 高利民
 
  去年以来,国内医药行业展开了一轮反腐风暴,重拳所向,是一些赫赫有名的跨国制药巨头,如英国的葛兰素史克、瑞士的诺华制药等。也有内资制药企业遭到调查。毋庸讳言,反腐仅是手段,根本旨向是降价。
 
  降价,是一连串事件,也将引致一系列后果。在生产环节的产业结构方面,积极影响有二。
 
  首先,通过增加竞争强度来提高供货质量。跨国公司的中国分支,跟其西方子公司相比,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每个产品的生命周期都更长。产品生命周期的有形长短,体现的是竞争强度的无形高低。竞争的强度越高,产品更新换代的压力就越大,生命周期也就越短。降价,将迫使跨国公司将竞争焦点转向改善质量,将缩短中国消费者使用更高质量、更新产品的路径和周期。这是从有形产品和实质服务提供的一端有利于消费者。
 
  其次,迫使道具类产品显露原形。为人所诟病的“大处方”里,药品通常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用来对症治病的,一部分是专门用来分成拿回扣的,后者又称为“道具”或“手套”。这类“道具”或“手套”,其突出的特性甚至根本的特性,是高佣金、高回扣,其销量完全是回扣拉动的,其本质就是对“大处方”的寄生,或者说,这些药品就是专门为“大处方”所设计和生产的。
 
  不客气地说,对大处方的寄生,是某些上市公司利润的重要来源,甚至是主要组成部分。药品降价,尤其是龙头产品的价格大幅向下调整后,道具类产品的分成空间也将相应被压缩,某些产品将不得不因此退出市场。
 
  降价,对流通环节的产业形态作用更大,流通环节的商业模式、产业格局将发生巨变。
 
  首先,跨国巨头的直销模式将走过顶点。2002年至2012年的十年间,是跨国公司直销模式的黄金十年,许多大公司的直销部门人员整整扩张了十倍。降价之后,直销还将继续存在,但会收缩在屈指可数的有限几个优势产品中,局限在一二线城市的主要三甲医院之中,大量其他产品将通过第三方渠道分销,全面转向代理分销模式。商业模式从高毛利、高差价导向,转向高销量、大市场导向,三线及以下城市,或曰“广阔市场”将逐渐变成主战场和争夺重点。
 
  其次,专业服务广阔市场的第三方渠道的价值激增。第三方渠道将蓬勃发展,并迅速出现巨头公司,其年销量超过百亿甚至千亿元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一句话,第三方渠道中,将类似家电行业曾经出现过的国美和苏宁,出现医药分销领域的新苏宁和新国美。目前,这一块还是资本的洼地,不久的将来,这里将迎来资本的盛宴。
 
  对传统的终端服务机构,尤其是服务广阔市场终端的中间商而言,格局的巨变,引致的将是转型的痛苦和挑战。这些传统中间商,更多靠关系吃饭而非以技术管理见长。过去他们更偏爱“道具”和“手套”类产品,相应的,其经营方式也比较简单和粗放,“跑脸熟、发红包”几乎就是日常运营的全部。“道具”和“手套”逐渐式微之后,技术和管理对中间商的价值开始提升,而这并非他们的强项。传统中间商将出现强弱分化,其商业模式和经营方式都将产生剧变。
 
  对普通消费者来说,他们最为关心的是降价之后,能不能得到实惠,看病的成本是不是会降低?得到的药物和服务的质量会不会有提升?
 
  从长期来看,消费者得到的药物和服务的质量将得到提升和改善,医生处方中,高质量药品、原研药品、新药的比重会提升,这是确定不移的大趋势。
 
  而看病的成本,包括单次看病的成本和全疗程的总成本,是否会明显降低,就不能简单下结论。处方成本的问题,背后的驱动因素相对复杂,既有国家医保费用总量控制的强约束,也有“以药养医”运营模式的内在张力。“以药养医”模式若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看病成本的结构性下降就会始终阻力重重。药品降价能够改变的,仅仅是“以药养医”中的利益分配格局,改变的是医生、医院、中间商、原厂商等参与各方的利益再分配,而无论怎样再分配,蛋糕的来源,还是消费者的腰包。
 
  对“以药补医”,坊间舆论的诟病颇多,但周详成熟、具备可操作性的替代方案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佳人现”。降价,对此是否也有破冰的作用,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刘也良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