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选拔院长 董事会还是组织部门?(2013.06-2)

2013-09-05 08:41:01 来源:中国卫生

  园桌话题2  选拔院长 董事会还是组织部门?

  应争先:

  我们现在很纠结:在中国大陆,院长的任命权组织部门不放,副院长的任命权组织部门不放。所谓的独立法人组织,连组织里面的最高决策者、谁来承担最终责任的权力都没在组织内部,那还谈何独立?

  新加坡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结构方面很有经验,这院长如何产生的问题上,新加坡是怎么做的?

 

  梁友铭(新加坡国立健保集团综合诊疗所总裁):

  法人在英语里是哪一个词我还是不太清楚,因为在新加坡的法制框架内,法人治理并不成为一个问题。在新加坡,公立医分为六大区域性医疗集团,这六个集团成立有各自的董事会,并由卫生部控股。控股集团的董事会主席由卫生部委任,一般是社会上有名望的医界人士担任。

  在选拔院长时,由院长向集团总裁推荐几名下任院长的人选,集团总裁自己也可以推荐。然后经集团的董事会讨论后委任。集团董事会对医院系统中有能力的医生和行政人员比较了解,院长在日常工作时也会有意识地培养这些后备人才,所以一般在院长卸任之前董事会就知道继任者的候选人。这样即不违反委任程序,又保持了医院发展战略的有效继承。在整个过程中,卫生部都没有直接参与,一般情况是集团董事会决定了一个人选后,卫生部点头批准。

  应争先:

  在医院院长的产生程序上,东阳市人民医院与新加坡的情况相似:前任院长承担着下任院长的发现和培养的责任。董事会要求现任院长,哪几个人可以被推荐作为下任院长人选,这些人要被有意识的安排在医院的重要岗位上培养,让他们有成长的机会,让董事会考察哪个人选更加适合院长职位。在董事会把新任院长人选确定以后,要向市委市政府沟通。董事会有提名权,市委市政府有否决权。但院长人选的提名权始终在医院里、在董事会,而不在政府。这与中国大陆大多数公立医院由政府组织部门直接确定院长的情况完全不同。

  东阳市人民医院走到今天,我的体会是,政府给予我们独立法人地位,是希望我们医院能自己做主,也希望我们自己能承担自己的责任。而法人治理结构是这样一种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政府可以放心地委托我们代理政府来经营医院,保证这家医院的经营结果符合政府和社会需要的目标。

  陈肖鸣(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谈谈医院自主选院长和组织部门选院长之间有什么不同。我认为从理论上讲,只要指导思想是明确的,那么二者应该没有区别。但我们组织部门选院长一个重大的缺陷,副院长不是院长任命的,副院长和院长同样由组织部门任命,那就是说副院长可以只对组织部门负责而不对院长负责,导致院长没有最终的决策权,医院管理的责、权、利没有一致。以北京的治理结构来看,理事长是党委书记,院长是执行院长,决策是理事长,干事是执行院长,我觉得这就会导致医院管理的责权利不一致,院长没有决策权。只要副院长不是院长提名,他对院长负责的程度完全取决于副院长的个人素质,增加了医院管理的不确定性。如果副院长由院长提名,董事会批准,院长和副院长就不会相互掣肘。

  另外,组织部门选医院干部,还会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政府会从社会人员的安置的角度,把医院作为人事安排的出口,而不根据医院用人目标来安排。组织部门选人的程序既不了解,也没有充分尊重医院的实际需要。比如在任期的问题上,组织部门的程序往往比较僵化。为了程序合法,不管医院经营的好坏,也不论是否有更合适的继任者,只要任期一到,再好的院长也要离任。而新加坡的院长没有任期限制,只要董事会认可,院长可以无限期干下去。

  应争先:

  新加坡选院长是有一定规则的,中国大陆公立医院通过组织部门选院长也讲规则,我们叫程序。二者的差别在哪里?第一个区别就在于,选院长的主导人是不是对这个医院承担责任的人。有的地方,组织部门对医院的发展毫不了解,也不真正关心。第二点是,任命院长的人是不是对候选院长有充分了解。我国的组织部门负责为所有国有单位选拔领导,但他们不可能了解所有行业发展的规律,也不可能知道哪些人更适合。第三,选院长的过程是否可能掺杂私心,导致与组织目标不一致的想法干扰到选人的结果。最后,在程序方面,我们国家正处在从人治转向法治的过程中,我们的组织程序也往往受到政府领导的影响:地方上选院长,领导一句话先定调谁来当院长,然后我们的组织部门会按照领导意图走完组织程序。

  所以,新加坡由董事会来选拔院长的方法和我国组织部门的方法还是有很大差别。



  Arthur Hazlewood(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顾问):

  在美国,董事会治理的私人医院里,院长就是医院的CEO。医院的CEO的选拔过程呈现出高度的竞争性,通常会有好几个候选者通过公平竞争,最终由获得董事会认可的人当选CEO,包括副院长在内的医院其他重要岗位的人则有CEO任命,并得到董事会的同意。事实上,CEO的所有决定都要得到董事会的同意。

  梁友铭:

  我2011年卸任板桥医院院长之前,国立健保集团总裁曾问我有没有合适的继任者,当时我推荐了两个候选的人选。这两个人我已经作为接班人培养了好几年,对他们的特点都有充分了解,我也向总裁表达了推荐这两个人的理由。而集团总裁心里也有一个人选,是另一家医院优秀的副院长。集团总裁和我推荐了不同的人选,董事会通过其下设的“人事与人才发展委员会”组织了面试和考核,最终在其中确定了一个人接任院长之职。

  应争先:

  从梁院长介绍的经验来看,在新加坡是董事会想办法选最好的人来做院长,这和我们国家的情况有些差别。我们大陆往往是一家医院有好几个人想做院长,这些人要自己向组织自荐,找领导,可能还要找关系向领导说说情。最后,谁自我推荐的比较好,谁说情的力度大,可能谁就能做院长。这种现象是存在的。

  邢教授:

  我们现在体制为什么要改革?主要是解决从人治到法治过度的问题。这是实质性的问题。不论谁来选院长,只要坚持办院目标明确,规则和程序公开、公正,当选院长的条件明确,只要抓住这三条,不论是组织部门还是董事会,都能选出好的院长。我国优质医疗资源是稀缺的,但我认为优质的医院管理人才更稀缺!在现行体制下,怎样保证能最大概率的选出一位好院长?这就需要建立一套法定程序,而不能依靠充满不确定性的个人决断。

  通用电气公司是世界著名的百年企业。百年来通用电气换过多次CEO,公司董事会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为什么董事会每次都能找到那个最合适的CEO人选,来带领公司在新形势下继续发展?就是靠董事会一套完善的CEO遴选规则,也就是接班人选举制度。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需要学习的。

  副院长谁来提名?按照现代企业管理制度,那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负责人组阁+上级认可”。所谓负责人组阁制就是谁对医院承担责任,谁来提名副院长。当然提名后要有上级认可。就像两个人自由恋爱,谁对未来家庭承担后果,谁来选择结婚伴侣,但是作为家庭成员要获得家长认可,这就是负责人组阁+上级认可。如果院长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副院长人选,那也可以由上级指派一个副院长,但是同样要获得院长认可,这就像是父母介绍相亲的情况了,但今后的家庭是否幸福,这一后果仍然要本人承担,这叫做主管部门组阁+负责人认可。一般来说这两种方法都是可以的。但与之对应的一种情况是“行政任命制”:上级主管部门做主,指定了谁当院长、书记以及副院长,就好像是“包办婚姻”,导致医院领导层分别向上级行政部门负责,难以合作,最后常常以“离婚”告终。

  陈海啸:

  院长选拔的问题是个很直观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是现有体制问题的集中体现。

  选院长确实需要有一个好的规则,但据我的观察,新加坡、美国或者是其他国家,在那些成熟的管理体制下,选院长的规则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一个好的规则我认为他们的共同点就是要有一个完善的评价机制,院长任期目标责任的考核,是保证产生一个合格院长的有效方法,而不合格院长的退出机制决定了院长的选拔机制。很多时候我们是退出机制不健全,所以只能把选拔机制搞得很复杂,而在院长履职时规则又很纠结。

  应争先:

  陈院长的难处,就是院长缺乏退出机制。虽然医院在选拔院长和副院长的时候有较大的自主权,但缺乏退出机制。

  

  葛孟华(浙江省绍兴市第二医院院长):

  组织部门推荐院长、副院长,更重要的是干部条例,民主测评,论资排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依据。如果组织部门按照对事业负责,他是能够选出一个很好的院长的,假如说是出于安排人员的目的选院长,很可能就不会选取合适的院长,而对医院造成损害。卫生行政部门相对于组织部门来讲,就对当地卫生系统的情况比较了解,也会对医院更关心、负责。

  以前绍兴公立医院的副院长都是组织部任命的,从去年开始也变为卫生局任命了。我院的几名副院长都是多年以前由组织部门选拔上来的。在我担任院长之后,在医院里发现了一个院长助理人才,就向卫生局提名。卫生局对我非常信任,也尊重我的意见。现在医院的运行十分顺畅,管理层的执行力更强。

 

  四川南充医院协会会长何国钊:

  我觉得院长选拔这件事情确实很复杂也很重要,关系到医院的命运。组织部门选人要依据程序。我们这里选院长的程序是在单位内部推荐和提名,医院中层干部投票通过,并要通过组织部门的考核。

  以前我在卫生局任局长的时候,当地有一家医院经营不善,业务萎缩,员工已经开不出工资。后来在卫生局的干预下调整医院领导班子,由我去接任院长。当时我一人身兼数值,所以担任院长之后一面调整医院经营思路,一面物色和培养优秀的管理人才。在我的主持下先后把4名高级人才送到大医院去进修和深造,后来我向组织部提名和推荐其中一个人继任院长。当然组织程序是不能绕过的,于是我就悄悄在医院干部中做工作,找医院中层管理层谈话,分析不同人选的特点和优势,争取他们支持我推荐的人选。最后这个人顺利当上了院长。

  前面提到副院长的选拔可以不经过组织部门,直接由院长组阁,那如果老院长执意要提名自己的儿子继任院长,这时该怎么办?所以不管什么治理结构,公立医院是国家的,不是私人的,所以我认为程序正义都是必要的。

  邢以群:

  中国的干部制度中有两种相矛盾的说法,一个是“避嫌”,一个是“举贤不避亲”。其实关键不在于这个人选和老院长的关系,而是说谁有资格说“行”或是“不行”。老院长说这个人行,卫生局长说这个人不行,其实这都是人治:因为这两方都不能代表医院,所以按道理来说,他们都说了不算。

  法人治理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各方利益的最大化,因此要像新加坡一样,由承担责任的组织来评价这个候选人行还是不行,这个组织要能够代表各相关方的利益。如果最终证明选拔的院长不合格,那这个组织还要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