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建立可持续的人文医学(2012.09-2)

2013-08-08 14:23:55 来源:中国卫生

  建立可持续的人文医学

  文/杨敬

  医学是研究人类生命过程以及人类与疾病斗争的一门学科体系,它的对象是人。因此,医学的目的是解释人体的现象、减轻人类的痛苦。医学价值的集中体现就是以人为本。由此可见,医学在本质上应该是人文的,医学领域应该是人文精神最集中、最鲜明的体现。

  医疗卫生系统凝练核心价值观,重振医学人文,知难,行亦不易。这就要看我们的思想认识高不高、承受诱惑能力强不强、自我约束行不行、人文情怀够不够。

  尊重生命是医生的使命

  人文精神应该主导医学的发展,驾驭医学的方向。那么,它如何驾驭呢?首先,它应该关注和考察我们医疗保健卫生服务中的人类价值。作为医生,是关注这个人的病,还是关注生了病的人?这里面就体现出对人类价值的关注度。要主导医学的发展,人文精神还要关注医学的终极关怀问题。我们观察病人或者人的病,最终目的是什么?同时,我们还要从多个纬度来审视现在的医疗保健实践、卫生服务制度以及卫生政策的制定,进而来探讨医学的本质与价值。在当今医学科学迅速发展的浪潮和市场压力下,回答并解决如何尊重、敬畏生命的问题,继承和发扬以人为本的医学人文传统,是我们医生的责任和使命。

  可以说,医学的进步就是一把双刃剑。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发展,人与自然界先后出现了三次分离。第一次是科学与哲学的分离,第二次是科学与宗教的分离,第三次是科学与人文的分离。很多人都认为科学可以征服一切,科学是无所不能的。因此在科学迅猛发展的背景下,人成了技术的附属品。现在老百姓就医有一个相同的体验,就是医生三言两语问完,首先开的就是检查单,都要让病人先到机器前过一过。美国兰德公司曾做过一个调查,对当时美国的医疗现象进行了分析,发现有50%的剖腹手术、27%的子宫切除手术、20%的心脏起搏术都是可以避免的。

  医学面临困境难  科学难以解决

  当代医学发展面临很多困境。这些困境用纯科学的办法来解决似乎已不太可能。

  首先,我们面临慢病的困境。目前,慢性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近20年来,糖尿病的患病率上升了4倍,高血压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仍处于较低水平。慢性病治疗的手段越来越多,但其控制率、管理率、有效率提高得非常慢。有一些技术手段非常先进,但它的效果却和几十年前相比没有太大的改善。相反,病人的负担、社会的负担却越来越沉重。

  我们面临的第二个困境是利益驱动服务。很多医疗服务行为都受到利益的驱动,医院管理者多以物化的标准来衡量效益,容易引起社会不满。

  第三个困境就是伦理选择。对于人的价值、人伦的维护,我们现在的困惑越来越多。植物人、严重缺陷的新生儿要不要维持生命?辅助生殖技术、人工授精、代孕技术的广泛应用,干细胞技术、克隆技术等既带来希望又带来困惑。同时,医学广泛生活化,用医学手段治疗非医学问题,例如生活苦恼、衰老等,到底该不该?

  第四个困境就是医患关系。现在大家都在说医患关系今不如昔,为什么?要么归结于市场,要么归结于人情淡漠。其实这些困境背后,都有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医生的价值观、病人的价值观乃至社会的价值观。在社会转型期都需要倡导正确、适当的价值标准,引导人们用这样的观念与标准来规范自己的行为、评价他人的行为。但是,现在的价值观往往是以财富作为标志,这对我们医疗卫生系统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严重扭曲了医学的人文性。在这种价值观的导向下,加上社会舆论对我们卫生系统的思维定势,我们医务人员日趋迷茫和失落。

  除了机制以外,一些高级层面上的制度安排也导致医学走入困境。《科学》杂志对21世纪科学发展的展望提出,科学已不是个别精英人士的特别活动,人类应是生物与文化结合的物种,进化使人类更适应于自身存在,但却与人类存在的意义背道而驰。因而,探索生命需要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整合,科学与人文的结合是整个时代的要求,迫切而重要。所以说,21世纪的科学是与人文结合的科学。

  要适应这一转变,医学的目的也要转变。随着医学模式的转变,医学目的就要从治病救人转向一些新的问题,其中包括预防疾病和损伤、确定和维持健康、缓解疼痛和痛苦、对疾病的照料和治疗。因而,我们要呼唤医学回归人文,树立医学的核心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围绕人来展开的。

  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现代医学发展

  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主要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以及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同时还要坚持社会主义的荣辱观。以人为本,应该是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基本内涵。

  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推动现代医学,就要使我们的现代医学不仅仅是科学,更要体现以人为本,体现公平公正,体现公益性。同时,我们必须加强核心价值观的教育,促进观念转变。首先是医生的观念转变,然后是医学服务的观念转变,最后是医学目的的观念转变。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从追求延长生命到提高生命质量,从重视治疗到治疗与关爱并重,从关心疾病到关心疾病与病人,从疾病局部观向整体观转变,从经验医学向循证医学、价值医学转变,从规范化治疗向最优化治疗转变,从医生决策向医患合作互动转变,医疗服务从大医院向社区基层转变,从治已病向治未病转变。

  同时,引入核心价值观还必须弘扬我们医疗卫生的职业精神,让价值观走向制度化。国家层面要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将生命权和健康权作为基本人权,回归公益性,体现公平性;医院要建立各类伦理委员会和医患关系的调节机制,开展职业道德教育,考核医德医风;病人要充分享有各项权利,包括医疗权、知情权、自主权、选择权、隐私保密权、获得救助权、免责权。我们很多医生知道病人有知情权,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不得已才为之,有的甚至像是施舍般地让病人知道一点。这些都需要制度来解决。

  (作者为浙江省卫生厅厅长)    编辑  魏 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