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社会转型呼唤医学精神回归(2012.06-2)

2013-07-31 09:05:40 来源:中国卫生

  社会转型呼唤医学精神回归

  文/ 湖北省黄冈市卫生局长局长 郭应虎

  目前,中国的社会转型已经进入深层次、新阶段,在这个阶段,社会信心的建构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作为广泛接触社会各阶层的医生、医院,其医学精神是这个建构中重要的一环。因此,我们呼唤医学精神的回归。

  医学精神回归要摒弃技术至上

  医学从来都不是一门与社会、文化无关的纯自然科学,它的对象是有血有肉的人。然而在高科技的临床应用取得重大成果的今天,在抗生素应用、微创外科发展、器官移植、辅助生育技术、基因治疗等一系列现代诊疗技术的推广应用,给人类带来了巨大恩泽的同时,人文关怀在很大程度上被淹没,“技术至上”盛行正导致医学与人渐行渐远。

  技术至上导致过度医疗。在新技术主宰下的医学,医生越来越不愿倾听病人的主诉,只相信仪器设备与实验室检查结果。而随着医学的发展,随着临床专业的细分,造成了“一科医生面对一个器官”的局面,把“技术至上”推到了极致,发展到令人吃惊的地步。美国兰德公司的一项研究称:按人口计算,美国的外科医生是英国的两倍,外科手术的次数也是英国的两倍。在美国,50%的剖腹产术、27%的子宫切除术、20%的心脏起搏植入术、17%腕骨管将综合征手术、16%的扁桃体切除术,14%的椎板切除术都是不必要的。医生们似乎只考虑维持病人的生命,而没有考虑到勉强维持生命给病人带来的痛苦以及如何使人们健康地生活。

  技术至上导致看病成本急剧上升。高科技技术和产品的广泛临床应用,导致看病成本的急剧上升。北京肿瘤医院一项统计资料表明,20年前,胃癌诊断通过纤维胃镜、常规活检病理诊断等只需440元,而现在基础诊断就需要2830元,如果使用核磁共振等高端诊断技术,花费还需上升数千元。治疗费用上升更快,胃癌化疗从20年前每人次平均100元,提高到现在的15050元。然而,费用的上升并没有带来胃癌5年生存率的提高。研究显示,1975年~1980年,Ⅰ期~Ⅱ期胃癌病人5年生存率是67.9%,1991年~2000年是78.9%;1975年~1980年,Ⅲ期~Ⅳ期胃癌病人5年生存率是43.2%,1991年~2000年是41.1%。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当然 ,谁也无法阻挡新技术发展的脚步,限制技术发展是不明智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医生也不能放弃简单适宜的传统技术,价格低、效果好的适宜医学技术,不应该在新的治疗手段出现后被抛弃,一味追求新的、昂贵的技术,而丢掉了最简单有效的手段,违背了医学价值。因而在医疗技术越来越发达的今天,迫切需要回归“人的医学”,需要防止医学精神目的的淡化,需要重新思考技术的价值。

  医学精神回归拒绝金钱至上

  当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几乎一切无不与市场发生关系,医学也不例外。医学科学研究,需要金钱,需要从市场得到支持。但是,适度地利用市场,从市场得到某些补偿,和完全服从市场的需要、进入市场,把医学作为一种商品交换是两个不同的问题。这正如同我们的政府、军队、学校也要考虑市场经济环境而不能商品化一样。

  的确,医学市场化,有利于医疗机构的补偿和增收。但是,当医学成为一种商品,医院、医生和病人成为金钱关系后,就会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首先就是许多低收入者,甚至中等收入者的医疗服务得不到保障,有病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他们的健康就会逐渐恶化,就会从根本上破坏人人享有医疗的基本人权;其次就是公共卫生、预防会大大削弱,传染病、流行病就会在社会蔓延;其三就是大量的医疗服务将会过剩,卫生资源将会大量闲置和浪费,而这一切的后果是整个社会的卫生状况恶化,严重影响社会生产,从而威胁社会安定,其中也包括有钱人的安宁;其四就是将导致重复医疗和过度医疗的大量出现。其五就是将会进一步导致医疗队伍金钱至上思想的膨胀,使已经技术化、物化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对人的关爱将更趋冷落。所以至今,还没有一个国家公开宣布医疗服务市场化的政策,即使像美国这样高度市场化的国家,也试图对医疗服务商业化作某些限制。我国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问题,都无不与我们未能恰当处理好医学与市场的关系相联,即在处理与市场关系的问题上,金钱占据了重要地位,我们未能守住医学以治病救人为第一的原则,从而丧失了医学精神。

  医学精神回归需要人文情怀

  人的生命过程是极其复杂的现象,从生理层次到心理层次再到社会层次,从人的权利、尊严、健康需求到未来命运的终极关怀,无不是医学科学都要关注的环节,这些都离不开医学人文精神,都需要医学人文精神的滋养。因此,我们不能像对待其他自然物一样,单纯地用简单的、抽象的、细致的科学语言和技术手段去研究人的各种机制和健康,

  卓越的医生往往都具有良好的人文素养。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经说,医生的法宝有三样:语言、药物和手术刀。医生的语言如同他的手术刀,可以救人,也可能伤人。医生高超的语言水平,能给病人增加信心、希望和力量,会使病人的免疫能力、代偿能力、康复能力和各种协调能力增强,反之结果则大相径庭;卓越的医生强调尊重患者的情感世界,尊重患者的意愿。他们依据整体观念,遵照仁术的信条,追求医学的人性化,重视情感因素的倾入。病人从医生那里获得更多的医学知识、心理知识,并同时获得心理的慰藉和改善。医生对于病人的协助,尤其是情感上的鼓励,可以使病人获得信心,得到支持,直到自己恢复。这是医生的潜在人文品质的表现,对病人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支持,是其恢复健康的巨大力量。因此,我们的患者需要人文精神的眷顾,我们的社会更需要人文精神的滋养,我们呼唤医学人文精神的回归。

  客观地说,国家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在逐年加大,除了解决了大部分医务工作者的基本需求之外,全国大部分医院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大型设备的购置等都已经完成,新设备的购置也在财政规划上得到安排;经济环境的改善,尤其是新农合和社保体系的逐步健全,唤醒了人们的保健意识,以前看不起病和不愿意看病的人,都走进了医院,病源有了保障,而健全的社保体系免去了收费难的忧虑,用“医学的春天”来形容这幅图景可能并不为过。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当前广大医务工作者们,应当把获得尊重和自我实现当做最大的追求。而要赢得尊重,首先我们要尊重自己的职业,尊重患者,以仁爱之心对待患者,重技术淡功名,重医德避利禄,重集体轻个人,重奉献轻索取。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以此重拾患者对医院、医生的信心和尊重,达成获得尊重的目标,实现医学精神的回归。编辑 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