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卫生 > 特别关注 > 正文

为何要公开全部病历?(2016.10-3)

2016-11-22 09:58:11 | 来源:中国卫生 | 分享
  
  
  《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第五十条规定,需要查阅或者复印、复制病历的,对已完成的病历,医疗机构应当在正常工作时间6小时内提供查阅或者复印、复制服务;未完成的病历应当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医疗机构应当对复印、复制的病历加盖与原件相符的证明印记并标注复印、复制时间。
  
  那么公开全部病历是否有助于处理医患纠纷,患者隐私权如何保障?
  
  政府:保护医患合法权益
  
  张凌:医患矛盾发生的两个主体是医疗机构和患者,立法者需要采取平衡措施,保护二者的合法权益,构建和谐的医患互信的社会。患者权益的核心就是知情权,因此《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明确规定了医疗机构要在6小时内提供病历的查阅、复印,强调及时和知情,减轻患者对医疗机构的怨气,而这也能够减少伤医和医闹,促进和谐,也是对医生合法权益的保护。
  
  深圳市的要求比国家更多,时间限制也更大,但是从技术上来讲,病历公开很复杂,只能小步快走,深圳市在尽量往前走一步的前提下,观察效果。法律不是一成不变的,必须根据实际情况不断修订,这有赖于医疗机构和患者之间的相互配合,就现阶段而言,我们是尽量促进这项工作,通过公开、透明的制度安排,促进双方和谐。
  
  深圳市律师协会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庹明生:
  
  很多医患纠纷的起源都集中在病历上,虽然病历不是唯一证据,但却是最重要的证据,很多纠纷就是围绕医生的记录是否真实,从这个角度来说,深圳市通过立法公开病历,是前进了一大步。
  
  事实上,《侵权责任法》已经明确规定要公开病历,但是没有规定是全部病历还是部分病历,在《侵权责任法》出台前,法律界也在热议这个话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解释,只能复印客观病历,不复印主观病历。
  
  而对于深圳市来说,此次法规出台,最关键的还不是病历公开,而是发生纠纷后要及时封存病历。在现实中,发生医患纠纷后,医院、医生往往设置很多障碍,很长时间才能复印病历,这说明医生心里没有底,比如病历书写是否合乎规范等问题,而患者也总是怀疑医生篡改病历。因此,法规的出台给医生提出了更高要求,但也能够加强医患互信,当患者发现病历能够及时封存,而且能够在法定时间内获得,能够增加对医生和医院的信任,这对于解决纠纷很有帮助。病历作为证据及时固定,对诉讼、仲裁、调节也是有利的。
  
  医院:公开病历压力不大
  
  刘天钊:作为医院,我们很关心这个问题,但法律出台,对我们压力不大,因为《条例》中的很多要求,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做到。
  
  病历分两部分,门诊病历和住院病历。过去,门诊病历多是手写,患者投诉看起来像天书,而现在全部电子病历,门诊患者的诊疗信息、体检病史、用药情况都能打印出来,而且有电脑保存,因此这部分病历已经能够做到及时公开,随时可以拿走。
  
  对于住院病历来说,之所以出具时间慢,是因为病历书写有很多规范,各种病程也有相应时限,尤其是死亡病例,有时经过讨论一周才能出结果,如果快速出具,可能影响病历完整。
  
  封存病历对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患者有权在任何时候跟医院提出封存病历,我们都会配合,由主管医生、患者及其家属、病案室三方同时在场,不要说6小时,60分钟之内封存都没有问题。
  
  另外如果病人有其他需要,比如病人希望到其他医院会诊,需要病史,我们同样会配合,由主医生引导复印、复制,因此,深圳市这种病历公开的要求,我们现在压力并不大。
  
  杨震:在探讨病历公开问题时,我们应跳出医患纠纷的框架,病历绝对不是为了防止医患纠纷而写的,因此也不要完全站在医患纠纷处理的视角去探讨。病历是近代医学发展的产物,是对医学文书的一种规范,因此,法律出台之后,客观上将推动医院在病历方面的管理,也使医院管理有了抓手。
  
  近些年,病历内容越写越多,医界已经有呼声要简化病历,减少不必要的内容,我们也到了认真思考的时候,病历哪些该写,哪些不该写。
  
  同时,在病历公开问题上,法律法规要注意到时代的进步,随着技术的发展,病历不再只是纸质的,还有影像、声音等,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我们要深入探讨患者如何更加方便快捷地获取病历,减少患者的无谓奔跑,这对我们的整个社会治理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法律要明确如何保护患者隐私
  
  胡赤怡:病历公开有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隐私保护。
  
  精神疾病是一种隐私,精神卫生法为了加强对患者的保护,要求对病历资料保密,有时这会与深圳市的条例相互矛盾。比如,妻子因为婚外情,得了抑郁症,要自杀,到医院就诊后,医生把详细情况写在病历中,妻子在清醒时明确告知医院不能将病情告知他人,如果妻子没有抢救成功而死亡,或在弥留之中,已经失去意识,丈夫要求复印病历,按照深圳的条例,医院应该复印,而按照精神卫生法复印病历就是泄露隐私,这样的矛盾该如何解决,这是法规背后制定具体实施办法时要考虑的。
  
  另外,目前,我们正在力推信息化,病历电子化有助于疾病信息的及时录制和保存,未来,我们也将向患者开放获取病历的网络,同时,深圳市的医疗机构也在联网,这样可以方便患者就诊,避免不同药物相互作用,提高医疗质量,但这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精神病、传染病、艾滋病等疾病患者都不愿意把隐私共享,因此在各医疗机构信息化联网过程中如何保护隐私,是值得探讨的。
  
  廖新波:从医院管理的角度来看,病历是一种法律文书,记载了对于疾病的治疗方法等,数据表明,患者及时看到病历,能够了解医生的医疗方案,有助于治疗效果,愿意配合治疗,可以节省很多医疗费用。而医院不要计较封存病历问题,出了事情也不要修改病历,因为修改必然留下痕迹。
  
  对于病历公开的隐私问题,法律需要对侵害患者权利的行为进行制裁,尤其是医疗领域的网络安全研究,我们需要探讨对病历资料的网络安全认证问题,这样病历的透明性和隐私性才能更强。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