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云南 争分夺秒的领跑者(2016.08-3)

2016-09-27 09:42:21 来源:中国卫生
  
  
  文/本刊记者 刘也良
  
  药价真的降了
  
  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疾病科,记者见到了张华(化名),已经感染乙肝病毒8年的他最近结婚了,可他却高兴不起来,他和妻子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是他所用的药物都影响生育,这让他非常苦恼。
  
  而在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同样是乙肝患者的李丽(化名)最近也遇到了麻烦,她对之前一直使用的抗病毒药物产生了耐药,必须接受换药。
  
  张华和李丽的问题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替诺福韦酯作为世界卫生组织和我国最新指南推荐的一线治疗慢性乙肝的口服药物之一,耐药发生率低,作用最强最快,安全有效,因而被视为挽救性治疗的关键药物。而且该药属于妊娠一线B级药物,对于准备生育的妇女是最优选的药品。
  
  可无论是张华和李丽却对这种药望而却步。替诺福韦酯作为专利药品,属于典型的“贵族药”,月均药品费用1500元,全部自费,对于张华和李丽这样动辄要吃好几年药的慢性乙肝患者来说,经济压力太大。
  
  因而,“我国学者一直呼吁价格昂贵的病毒性肝炎原研药可及性问题,希望通过国家谈判形式降低药价。”李丽的主治医师、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院长韦嘉说。
  
  肺癌患者有着与乙肝患者相似的问题。肺癌是世界上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其中非小细胞肺癌约占所有肺癌的80%,约75%的患者发现时已处于中晚期,5年生存率很低。治疗这种疾病最好的方式是药物治疗,其中,以吉非替尼和埃克替尼为代表的替尼类靶向药物可使符合适应证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治疗的精准性提高,因此,这些药品也“意味着整个治疗方法上的重大进步”。
  
  可是过去,埃克替尼月均药品费用约1.2万元,吉非替尼月均药品费用约1.5万元,同样全部自费,大多数患者根本用不起。
  
  “云南大部分地方属边疆贫困地区,这些疾病医疗费用高,往往一个人生病,全家被拖垮,导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云南省卫生计生委药政管理处处长杨丽娟说。
  
  为此,国家卫生计生委等部门以国家谈判的形式,降低了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等药品的价格,谈判后,3种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其中,替诺福韦酯谈判后月均费用降到490元,埃克替尼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5500元,吉非替尼谈判后月均费用降到7000元。
  
  消息一经发布,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患者们都炸开了锅。“当时我正在外地开会,消息一出来,大家都在微信群里问什么时候落地,大家都很振奋和自豪。”韦嘉说。
  
  目前,云南省乙肝患者超过30万人,云南省作为癌症高发地区之一,肺癌平均发病率为53人/10万人,特别是女性肺癌发病率较高,平均发病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云南的老百姓急切盼望着国家谈判结果能够早日落地,为此,国家结果一经公布,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就“争分夺秒”,加快工作进度,终于在2016年6月15日,实现了药品挂网,走在了全国前列。
  
  现在,对于张华来说,他只要花过一半的钱,就能拿到更好的药,他的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有了这个药,我对治病更有信心了,经济压力小了,我们要小孩的愿望也可以实现了。”张华笑着说。
  
  而在采访当天,李丽来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门诊,正式换上了替诺福韦酯。
  
  根据云南省配送企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1日,云南省各级医疗机构共采购销吉非替尼132盒,按云南省原中标价4999.66元/盒计,共为患者节省药费34.87万元。截至6月28日,患者累计购买替诺福韦酯827盒,按原中标价999元计算,共为患者节省药费80多万元。
  
  医保能否兜住
  
  虽然这些昂贵药品降价了,但很多患者可能仍然负担不起,因此,与药价降低同步,云南省此次将3个药品纳入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合规费用报销范围,这样患者还能再报销一部分。
  
  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郑进说:“云南贫困人口多,纳入医保可以实现精准扶贫、健康扶贫。”云南是全国新农合覆盖最广的省份之一。根据2014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云南省当时的总人口数量是4713万,而其中新农合参合人口达3284万,接近总人口的70%。
  
  有人担心,如此昂贵的药纳入医保,可能威胁资金安全。因此,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在纳入医保前,“进行了详尽的测算,就是要在资金安全的前提下,最大惠及老百姓”,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处处长谢欣说。
  
  谢欣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首先云南省近年来新农合管理总体控制平稳,基金安全,截至2015年年底,历年新农合结余资金总数已经到40亿元。再者,2016年,新农合筹资水平再次提高,保证了资金总量。更重要的是,2015年,肺癌进入新农合重大疾病救治的共是4238例,一年总资金需要3.2亿元,“但这是满打满算的,并不是每位肺癌患者都能用这些药的,因此测算下来,新增3种药品对资金盘子不会造成很大影响。”谢欣说。
  
  “这也就是为什么云南省能够这么快落地,除了患者需要外,还因为前些年卫生计生系统对新农合资金的管理、支付改革都是有基础的,账算的清楚,落实就快,保证有序推进。”杨丽娟说。
  
  目前,还存在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即便昂贵药品纳入新农合,但新农合报账只能是住院患者报销,而此次国家谈判的3种药品都是口服药,不需要住院使用,每天在家定期服用就可以了。
  
  针对这个问题,云南省对于治疗肺癌的两种药品,将参照我国22种重大疾病医疗保障范围中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同样是门诊开药)的保障方法,打开门诊,“在门诊就可以开这个药。”谢欣说。
  
  而对于乙肝药品,云南省将参照慢病补助的方式,只要确认为慢性乙肝患者,患者可在选定的医院、药店就诊开药,所产生的费用达到当地规定的门坎标准,每年给予一定数量补助。
  
  “我们还将继续监测评估药品纳入新农合报销范围对新农合基金运行的影响,及时调整。”谢欣表示。
  
  还需多方配合
  
  国家药价谈判结果落地还有一系列问题有待解决,有关方面的配套措施必须及时跟上。
  
  就降价本身而言,韦嘉表示,“还有很多药品,比如丙型肝炎的直接抗病毒药物换代快,价格更贵,希望国家能够通过替诺福韦酯这样的国家谈判形式降低价格,并使其合法进入我国,加以使用,提高治疗质量。”
  
  针对这3种药品,“应该指定医药公司销售,加强监管。”云南省肿瘤医院院长黄云超说。
  
  最关键的还是医保政策的完善。
  
  目前,在云南,这3种药物还未能进入职工医保和居民医保,因此,像李丽这样的职工医保参保人群不能享受报销待遇。李丽的妈妈说:“我们虽然生活在城市里,但是经济也不算宽裕,我们为什么不能多报销一点?”
  
  即使纳入医保,如何核定报销比例和额度,也是值得研究的复杂课题,需要严谨的程序。如果这3种药品在门诊就可以开,如何报销需要研究,很多地方目前都实行了单病种限额等支付方式改革,但是服用这些药物,再加上检查、诊疗等,费用很可能超过限额。“对于此次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的疾病应给予单独政策,适当提高额度,不能眼睛只盯着药品,要注重患者治疗的整体性。”黄云超说。
  
  同时,“DRGs等支付方式改革,激励医生主动控费,尽可能用低价药品,保证医疗质量,调整临床路径等,也都要同步跟上。”黄云超强调。
  
  药品价格下降后,很多人担心企业的慈善赠药是否就没有了,这个问题目前也还没有明确。
  
  此次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出炉后,就有企业提出,降价并纳入地方医保报销目录的地区,慈善项目仅援助该地区未纳入医保的患者,只要未纳入医保患者全部自费达到一定额度,才可以享受慈善赠药。
  
  这就让患者可能出现一种选择的两难:走医保报销的确得实惠,但是仍然需要自付一部分,患者活得越久,自付费用越高,在达到一定数额后,医保报销还不如全部自费去社会药店买药合算,因为以后就可以享受免费赠药了,由此可能带来药价没有实际降低等不合理的情况,因此,黄云超表示,医保和慈善赠药如何衔接有待于解决,原来的慈善项目如何延续需要统一标准,让老百姓真正受益。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