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焦作:政府买服务的签约之路(2016.07-4)

2016-09-26 15:44:14 来源:中国卫生
  
  
  文/本刊记者 姜天一 通讯员 石体峰
  
  2012年8月,作为全国10个试点城市之一,河南省焦作市开始了全科医生执业方式和服务模式的探索。经过几年的探索,焦作市走出了一条基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推行全科医生家庭签约服务的路子。如今,焦作市20%的家庭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70%的城镇居民首诊在社区。
  
  签约家庭有医生的手机号
  
  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辖区内居民2.1万人,5600户,主要是当地矿务局职工、附近学校教职工及家属。无论是从居民收入水平,还是家庭人员结构上看,该社区在焦作市很有代表性。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张莉介绍,目前该中心组建了6个全科医师团队,每个团队有1名全科医生、1名护士和1名公共卫生人员。团队3人分工协作,在团队医生的带领下对签约居民开展医疗卫生服务。
  
  张莉介绍,目前辖区内签约家庭约1200户,这些家庭都有老年人、慢性病病人、残疾人等需要特殊照护的家庭,每个全科医生团队与200户家庭签订了《焦作市全科医生团队签约服务协议书》,按照《协议书》要求,全科医生团队通过随访、上门服务、门诊预约、电话咨询等形式,为签约家庭提供服务。社区给每个签约家庭配备一个药箱,里面根据家庭成员实际需要配置了相应的药品,还用小贴士标注了每种药的用法。在药箱外面贴有签约医生的姓名和手机号,告诉居民有就医需求和健康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联系签约的家庭医生。
  
  赵黎明是一个全科家庭医生团队的带队医生,她每天上午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查房,下午带着团队进社区做随访。按照签约内容,她的团队每年要对签约家庭进行4次~6次随访,随时掌握患者病情进展、并发症和用药情况。赵黎明每星期都要接到7个~8个紧急电话。
  
  居民主动和医生打招呼
  
  杨卫娟是在社区工作多年的护士,谁家有行动不便的老人,她总是把体检、化验、输液、打针等服务送到老人床边。现在她走在社区里,许多居民见到她都会亲切地跟她打招呼,对此她很自豪,也很有成就感。杨卫娟说,在社区看病和去医院看病是不一样的,但到底不一样在哪里?她想了想说:“我们和居民的交流是面对面的。”
  
  的确,与大医院里那种医患关系相比,社区里的医患关系是长期和稳定的,社区医生和患者之间多了一层邻里关系和朋友关系。这种互信并非天然形成的。
  
  张莉说,十几年前,为了完成公共卫生服务任务,社区医生下了不少功夫。当时,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为了建立居民健康档案,挨家挨户敲门随访,但却经常吃“闭门羹”,因为很多居民不相信有不用花钱就有送上门的服务。不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是坚持下来了,他们一方面做好医疗卫生服务,得到实惠的居民就会口口相传。另一方面,他们还经常走进社区,举办健康宣讲和义诊,发放一些三伏贴之类的受老百姓欢迎的“小药”。很快社区居民就都知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有一支是很专业、很“靠谱”的队伍,再有个头疼脑热,就会先想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一看,慢慢居民就会发现,这里比起大医院来确实既方便又便宜。一来二去,居民和社区医生就熟络起来了。
  
  初步建立起良好互动的势头,焦北社区趁热打铁,开展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核心的社区文化建设。
  
  每当辖区内有90岁以上老人过生日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会定制一个蛋糕送到老人家中祝寿。人们常说百善孝为先,老人乐了,全家人都跟着高兴。社区春晚也是他们坚持办了10余年的活动。每年春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会组织一场由社区居民和卫生服务中心的医务人员自导自演春节联欢会。张莉说,刚开始几年居民看热闹的多、参与的少,现在联欢会上的节目都是居民抢着报名。“每年还没到12月,就有人来社区报节目了。”张莉说。
  
  然而,光靠热络的群众关系并不足以维持卫生服务中心的正常运行。该中心办公室主任梁玉琴介绍,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前身是市公交公司的企业医院,经过焦作市的公开招标竞争获得了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举办权。虽然医务人员的人事和行政关系仍隶属于市公交公司,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早已是自收自支单位,设备、人员和日常运行经费都要靠自筹。“虽然国家不断加大公共卫生服务资金的投入,但要靠这部分收入维持中心运转还差得太远。这么多年来中心的基本医疗服务能力在不断提高,用医疗收入维持中心运转。”梁玉琴说。
  
  目前中心有50张床位,配备了全自动生化仪、彩超、高清DR机等设备和仪器,能够满足患者常规检查的需要。中心平均每月出院患者为90多人次,年门诊量2万多人次,患者大多是高血压、糖尿病、慢性肺病、颈、肩、腰、腿痛的附近居民,以及康复期的脑卒中、骨折等患者。张莉说,秋冬季节病人多时病床都很紧张。
  
  家庭医生每年涨工资
  
  正在住院的沈先生是附近居民。前段时间沈先生感觉头部胀痛、手臂发麻,到医院检查发现是陈旧性脑梗。沈先生首先想到能不能在社区治疗。
  
  该中心邢志峰医生说:“沈先生患的是多发腔隙性脑梗死,发现时已经过了急性发作期,由于已经错过了溶栓时机,只能保守治疗,用些活血化瘀的药。这样的治疗在大医院和社区医院都是一样的。”
  
  邢志峰说,沈先生这种情况如果在三甲医院治疗,起付线800元,实际报销比只有40%。而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住院,每年第一次住院的起付线是200元,年内第二次住院起付线是100元,且实际报销比在75%左右。邢志峰说:“沈先生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全部费用预计不到2500元,自付费用全算下来大概只有700多元,比大医院便宜不少。”
  
  看病便宜是吸引患者的重要原因,但也正因为廉价,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创收能力有限。如果不能想尽办法提高服务能力,用更高的性价比把患者留在社区,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生存都难以为继。为此,焦作市规定,基层看病门诊也能走医保报销,报销比例为55%,300元封顶。尽管有医保政策的支持,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业务收入也仅能维持正常运转。
  
  “这几年各种成本都在上涨,人力成本增长是最快的。”梁玉琴说:“家庭医生团队的医生每天都要下社区做回访,工作十分辛苦。中心在待遇上也要有所体现,家庭医生团队的医生工资每年都有提高。”梁玉琴介绍。
  
  绿色通道把患者
  
  送到最适合的医院和科室
  
  与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立合作关系的医院有3家:焦作市人民医院、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和焦作市妇幼保健院。张莉介绍,一些社区处理不了的疾病,社区可以根据疾病分类把患者转诊到合作的上级医院。自从与焦作市妇幼保健院建立合作以来,很多围产期检查项目也放在了社区。从孕前3个月领取叶酸开始社区就会建立档案,定期随访。怀孕后的B超、听胎心、血压血糖监测等全套检查项目,除了唐氏综合征筛查外都可以在社区做,孕妇也不用再挺着肚子去大医院排队了。
  
  焦作市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与妇幼保健科赵统说,上下级医院的合作关系可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自2013年起,按照焦作市卫生计生委的统一要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上级医院要签订对口支援协议,对支援的内容、具体做法要有黑纸白字固定下来。医院要成立专门的部门负责协调社区和大医院之间的病人转诊、组织专家会诊、对口帮扶和培训等工作。
  
  当然,要调动大医院的积极性,让医院心甘情愿地担当社区的后盾,靠的不仅是一纸协议。
  
  赵统说,大医院的患者主要来自周边社区。现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了居民看病的第一站,社区医生是居民的健康导师,而与社区建立合作关系的上级医院又不只一家。这样一来,能不能争取到社区病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区医生对大医院各专科优势的了解程度。
  
  “社区需要上级医院的技术支持,大医院需要社区向上转诊患者,所以它们之间是相互支持。现在大医院把帮扶社区的工作当做是宣传医院的形象、扩大自身影响力的机会,都十分积极。”赵统说。
  
  这个说法在社区得到了印证。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办公室主任梁玉琴介绍,上级医院每个月都会派有丰富临床经验的科主任来社区,根据社区医护人员的需求进行有计划的专业技术培训,而且这样的培训已经坚持很多年了。梁玉琴说,大医院对社区的培训,既让社区有提高医疗技术水平的机会,又让社区更多地了解大医院的专科优势。
  
  “大医院哪些科室、哪位专家擅长什么疾病,我们是最清楚的。社区的患者来看病,也许我们自身技术有限不能收治,但我们至少能做出初步判断,再通过绿色通道把患者送到最适合的医院和科室。”梁玉琴说。
  
  集中经费重点支持家庭医生团队
  
  焦作市的改革试点工作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鼎力支持。为了推进家庭医生签约工作,焦作市财政把人均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提高4元,用于激励家庭医生团队。然而人均4元并不足以支撑起全面覆盖的家庭医生体系。
  
  焦作市卫生计生委主任宁继学认为,家庭医生签约制度要做出实效且能够持续发展,就一定要走居民付费的路子。焦作市把人均4元的经费集中起来,优先用于总数约占20%的,有老人、孕妇、残疾人和慢性病患者的重点家庭。
  
  “先与这20%的家庭签约,增加服务项目和服务形式,与不签约的一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产生差别,让居民看到签约服务带来额外的好处,以后才能吸引更多的居民付费签约。”宁继学说。
  
  全科医生团队与家庭所签订的协议书是由焦作市卫生计生委、市财政局等5部门联合监制的,《协议书》详细说明了签约家庭享受的各项权利,包括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基本医疗服务、健康管理服务、个性化服务以及全科医生团队“服务包”。“服务包”囊括了家庭控烟指导、就诊咨询、小药箱服务、常见病多发病防治指导宣传、家庭康复指导等10项健康管理服务,这里面的服务是未签约社区居民享受不到的。
  
  把人均4元的财政经费集中起来使用,对签约的家庭医生的激励效果也更明显。实行家庭医生签约以来,赵黎明每月收入比不带团队的一般社区医生高800元~1000元,扣除“五险一金”,她每月拿到手的工资3400元以上,比焦作市2015年城市城镇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2158元高出不少。
  
  如何才能让有限的经费产出最大健康效益,让广大居民真正享受到服务?宁继学说,焦作市选择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
  
  “政府不再花钱养人,而是花钱办事,将花钱买设备变为买服务,将花钱买工作过程变为花钱买居民获得医疗卫生服务这一结果,谁提供服务,谁获得补助。”宁继学说。
  
  宁继学说,现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思路已经十分清晰,最终目标是每400户家庭拥有一个全科医生。当前主要困难在于缺少同质化、高水平的全科医生资源,他说:“现在全科医生缺口很大,尽管最近两年焦作市全科医生数量已有大幅提升,但是目前也仅有551名全科医生,仍有1500名全科医生缺口。”
  
  因此,焦作市当前的思路,第一步,按照每400户家庭一个“网格”,每个“网格”有一名家庭医生的标准“填平补齐”:城区“网格”内有全科医生的,由全科医生与居民形成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网格”内没有全科医生的,由辖区内的公立医院或社会办医力量指派一位专科医生“补位”;农村则是全科医生+普通医生+乡村医生的办法实现每个网格一名家庭医生。通过这样“填平补齐”,在全科医生不足的情况下先把城乡家庭医生体系建立起来。第二步,加快全科医生转岗培训,争取用3年~5年时间实现全科医生全覆盖,并形成市、县、乡、村四级平台,四级服务,网格化管理的全科医生家庭签约的体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