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北京:在压力与动力中前行(2016.04-3)

2016-06-30 09:38:40 来源:中国卫生
  
 
  采写/本刊记者 刘也良
 
  对于医生和患者来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从老家到北京的距离,也不是医院前长长的挂号队伍的距离,而是脚已踏在人声鼎沸的医院大厅,眼已看到挂号窗口,却因为挂不上号所带来的沮丧和遥不可及。
 
  “被忽视”的改变
 
  谈起挂号那件事,记者首先想到的是2009年,那是新一轮医改的元年,那年秋天,记者来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采访。
 
  北京宣武医院是全国神经内科最知名的医院之一,虽然早就听说医院挂号难,但亲身所历,仍令人感到震撼:下午4时到医院后,记者满以为这么早来挂第二天的专家号,肯定是“数一数二”的,然而,前面已经有20多个人坐在门诊楼的阶梯上排好位置了,而他们是早上7时北京宣武医院当天号源一放就来排第二天的号了,已经排了9个小时的他们,还要继续呆15个小时!
 
  晚上是最难熬的,但是排队的人意志非常坚定,他们装备齐全,大衣、被褥、凳子、水杯应有尽有。相比起来,在台阶上做了一宿的记者显然是个“菜鸟”。果然,第二天,排到记者的时候,最紧俏的神经内科专家号已经没有了。
 
  转眼间7年过去了,时钟拨到2016年2月25日,当记者再次采访北京宣武医院时,门诊楼前是一样川流不息的人群,但已经没有长长的挂号队伍,只有那一条条写着“购买号贩子的号拒绝就诊”的红色横幅,似乎还能让人联想起往昔的挂号“盛景”。
 
  北京市是我国优质医疗资源最多的地区之一,缓解患者看病难问题的动力也最大,在国家医改政策指导下,为了方便老百姓及时、准确挂上专家号,北京市近些年想了很多办法,从分时段就诊到建立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从实名制预约到假日门诊,使看病难的问题得到很大改善。
 
  尤其是2011年,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北京市医院管理局,该局自2011年挂牌成立以来,力推预约就诊,引导北京市属医院出台很多释放优质医疗资源潜力的举措,为患者提供优质服务。
 
  现在在北京,看病挂号渠道很多,网络、电话、院内挂号自助机、手机App、微信等,很多患者发现,“现在挂号比以前方便多了”,操作更便捷,候诊时间更明确,等候时间更短,那种扎堆看病、井喷式的挂号变少了。
 
  近日,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公布的第五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北京地区调查结果也佐证了患者的感受:北京市居民在患有一般性疾病时,71.3%首选的就医医疗机构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多数被调查者(72.7%)认为,医改后看病方便程度有所改善,使得居民就医负担减轻。
 
  因此,对于看病难的舆论轰炸并不能抹杀北京医改这些年所做的努力。2016年春节前夕,一位东北女孩在北京看病时,痛斥号贩子炒号的视频在网上传播,虽然这再次触动了很多人对于看病挂号之难的痛点和共鸣,但我们不该忘记那些曾经感受到的便利。
 
  更远的是“心”
 
  但是看病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很难。
 
  根据北京市的统计,2010年该市三级医院就诊人次是4946.1万人次,而到了2014年年底,这个数字增加到了11058.2万人次,相当于一年增加1500万人次,占全部诊疗人次接近一半,这说明,三级医院仍然是就诊的主战场,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形势依然严峻。
 
  在数量爆棚的情况下,很多患者由于缺少家庭医生的保驾护航,不知道该如何科学的看病,一些患者不是疑难重症,或者只是开药,但盲目挂专家号,乱挂号、挂错号、挂多个号反而使患者“欲速则不达”“钱花了不少,病没看好”。
 
  2016年2月22日一大早,在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科专家门诊,医生正在为一位患者诊疗,此时另一名患者和家属直接进入诊室,此时记者就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大夫,我们这个病人太难受了,你先给看看吧”。
 
  “你挂号了吗?”
 
  “挂了。”
 
  “那你在外面等叫号就行。”
 
  “呃,我们其实没挂上号,病人实在太难受了,你先给我们看看吧。”
 
  “你不挂号,我看不了,你这样会耽误我给现在这个病人瞧病。”
 
  “现在8点30分,太晚了,明天早点来,看看能否加个号。”医生补充道。
 
  在如今这个焦躁的社会里,有很多患者总是想“第一时间”看病,为此不惜打乱整个就医秩序,最终结果是,所有人就诊效率都被降低了,包括患者自己。
 
  而在各种加号、熟人关系号扑面而来的情况下,很多专家理论上是半天门诊,但是实际上是全天工作,在如此多的病人情况下,医生实在没有时间为患者解释过多的问题,而对于疑难重症患者来说,精神和心理按摩与科学治病同样重要。患者千里迢迢,怀揣血汗钱,费尽周折,拖着病体,本想抓住医生这“最后一根稻草”,但是有的连病情都还没弄明白,诊疗就结束了,这严重影响了患者回家后的康复进程,而这往往比打针吃药更重要。
 
  所有这一切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医患互不信任,医患间“心”的距离被拉远了。
 
  2016年是“挂号年”?
 
  2016年春节过后,一场方便患者就医的大行动在北京市启动。
 
  2016年北京市卫生计生工作会议提出,今年要保证普通门诊号源供给,到2016年年底前,市属医院实行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北京市医院管理局2016年工作会议也提出,今年要建立市属医院移动预约挂号系统,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条,并在北京宣武医院、北京天坛医院、北京同仁医院等3家医院开展知名专家团队服务试点,接受院内层级转诊。
 
  北京市能够推行这些举措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得益于过往试点和前期的大量准备,那么,这是否得到医生和患者的欢迎?
 
  以专家团队出诊制度为例,这是一种由一名相关领域知名专家领衔建立团队,团队初诊医生进行首诊,将病情复杂的患者上转给专家的制度,专家不再对外单独挂初诊号。
 
  北京宣武医院的癫痫疾病知名专家团队由神经内科专家王玉平教授领衔,团队中共11个人。
 
  团队成员、副主任医师林华说:“只有病情确实疑难的,我们才推荐给王玉平等专家,我们能够解决的问题,就留在我们这里。”
 
  团队成员、主任医师刘爱华说:“专家解决问题后,根据病情需要,也可以下转给团队其他成员继续进行诊疗。”
 
  王玉平认为,这种模式最大的优点就是实现了院内转诊和层级医疗,将稀缺的医疗专家资源,及时、公平、精准的分配给真正有需求的疑难危重症患者。“以前,不需要我看的患者至少占30%~40%,很多真正有需要的患者反而挂不上我的号,现在不同了,我看的病人的确是该我看的。”王玉平说。
 
  这种新的方式,患者也能受益。
 
  来自吉林省的吉先生今年62岁,由于小脑脑干梗死,此前一直在北京在宣武医院看病,但是挂号非常困难,最短的也要等20多天。前两天看到媒体宣传新实行的专家团队制度,为此,吉先生通过医院的自助挂号机挂上了知名专家吉训明领衔的团队成员、副主任医师段建刚的号。
 
  “我们住的太远,来看一次病特别不方便,但是今天在诊室外等了半个小时就看上了病,而且帮我们预约了半个月后的复诊号,下次来少了很多麻烦。”吉先生的爱人说。
 
  北京宣武医院挂号室主任刘德清表示,这种组团看病模式,还可以提高专家效率,有利于年轻医生的成长,发挥知名专家的传帮带作用,造就一支老中青结合的高水平人才队伍,提高诊疗团队在解决疑难重症临床问题的能力。
 
  对于专家团队诊疗模式的未来,王玉平专家团队成员、主任医师叶静对记者说:“现在的专家团队模式将分级诊疗作为重点推广,解决了一定的问题。但是下一步还需要继续探索。”比如,外地患者在北京患者群体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经过初诊后再预约专家,患者必然需要在北京多耗费一些时间。
 
  因此,叶静特别希望接下来“牵手”外地医生,由外地医生分诊,并向上推荐预约,减少中间环节,让患者更加方便。“以前与外地沟通大多是市场行为,如果由政府统一主导就更好了,全国形成互通网络,就医更加精准,信息更加准确,为疑难重症患者来北京就诊畅通预约渠道,以便更合理的利用医疗资源,也能防止中间出现牟利问题。”叶静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