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北京儿童医院“全预约”能否见效?(2016.04-5)

2016-06-30 09:35:22 来源:
  
 
  采写/本刊记者 姜天一 通讯员 余易安
 
  北京儿童医院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儿科专科医院,是儿科医学的权威机构,但很多亲身去看过病的患儿家长,会有一些不愉快的记忆,比如病人多、挂号难。过去,患儿家长常常要彻夜排队挂号,即便这样仍有很多人挂不到号,挂到号的患儿及其家长要在嘈杂的候诊大厅里候诊,往往一等就是半天……这无疑为患儿和家长增加了几分痛苦。2015年,北京儿童医院通过改革挂号流程,极大减轻了患者排队挂号的痛感,改善了就医秩序和院内环境。但同时记者也发现,院墙内的管理优化和技术升级终究无法改变优质医疗资源相对短缺的现状,根本矛盾的解决仍然有赖于外部大环境和就医格局的改变。
 
  门诊挂号全面升级
 
  2015年6月18日,北京儿童医院实施“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规定除影响生命体征的急诊病症外,其余患者都可通过手机App、微信、电话、网络、医师工作站、预约窗口等预约方式进行预约就诊,并逐步取消门诊现场放号,全部号源将通过预约渠道放出。这一举措出台了9个多月,北京儿童医院的就医秩序已经发生质的变化。近日,当记者来到北京儿童医院时发现,过去在院内转悠着搭讪要不要号的“黄牛”不见了,门诊楼里的患者稀疏了不少,上午10点左右的候诊大厅里竟然有一些座位空着,这在以前是几乎不可能见到的。
 
  该院变态反应科医生许巍告诉记者,患者预约成功后,预约单上就会显示出就诊日期、就诊时段和排在多少号。“至少家长和患儿不用再起大早来排队、候诊了,等候时间不用那么长。家长也能提前安排时间,提高就诊效率。”而对于复诊患者来说,提前预约还能带来另一个好处,就是随着就诊时间的确定,患者能及时来医院复查,对后期管理的依从性也会更好。
 
  该院一份关于改善医疗服务行动的工作报告中写道,为保证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的成功实施,北京儿童医院在投入大量财力、人力、物力支持下,各类投入资金总计达600余万元。医院组建了30人的软件开发团队,自主研发手机App及微信预约平台,开发完善自助机功能,使其实现预约、存款、缴费一体化。医院在门诊楼各处设置70余台多功能自助机,并在院区范围内全面覆盖无线网络。非急诊挂号实施前夕,医院多次组织联合培训,保证相关部门、职工、志愿者熟悉预约流程和自助设备使用。暑期期间,医院还发动各职能部门支援自助机服务,各部门轮流安排专人保障服务,保证平稳渡过高峰。
 
  自助挂号机前,身着绿色马甲的志愿者在为咨询的患者讲解各种挂号途径:通过医师工作站预约、窗口预约,可预约3个月内号源;通过手机App、童缘网微信公众号、电话预约(“010-114”或“116114”)、网络(登录www.bjguahao.gov.cn)可预约7日内号源;通过自助挂号机、手机App和微信预约当日剩余号源。医保患儿可同时享受所有预约模式。
 
  技术升级遇见“互联网黄牛”
 
  全面预约就诊加上多渠道预约挂号,极大减轻了患者昼夜“蹲守”挂号窗口的痛感。但是,任何技术手段都无法避免被破解,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黄牛”摸清了挂号系统的工作流程,以代理挂号服务的名义做着号贩子的营生。
 
  记者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北京儿童医院挂号”,几家代理挂号公司赫然列在搜索结果的最顶端。记者通过网页上的联系方式与对方取得联系。对方自称提供有偿代理挂号服务,并表示北京儿童医院所有专家号都能挂到,最早可挂第二天的号,只需向其提供一张家长手持身份证的照片并支付300元服务费即可。
 
  手持证件照片正是北京儿童医院挂号App所采用的身份验证方式,由此可见,“黄牛”并非通过什么特殊的渠道获得“内部号源”,他与普通患者一样也是通过手机App方式挂号的。但北京儿童医院的很多号源是供不应求的,一些“紧俏”科室的专家号要预约到一星期之后。在这样情况下“黄牛”是怎样保证约到第二天的专家号呢?
 
  业内人士推测,号贩子可能是利用他人身份信息提前预约了大量号源,当有人要买号时,他先退掉一个已经预约的号,让这个号源重新回到预约池中,再第一时间内用真实的患者信息来预约。而最令人担心的是,号贩子为了“刷号”方便会将患者的就诊卡与自己的手机号绑定,那么该患者下次来挂号时,就必须再次找这个“黄牛”才能挂号。
 
  合理分配资源还需“三医联动”
 
  该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闫洁是个快言快语的“急性子”,也是个爱替患者着急的医生,而她的儿童内分泌专业又恰恰是个“紧俏”科室,患者预约常常只能约到7天以后的号。尽管她每天加班尽可能多看几位病人,但对源源不断的病人她也爱莫能助。
 
  “我的病人大多是外地来的,有的在来之前不知道北京儿童医院实行了预约挂号。”闫洁说,考虑到这一部分患者,北京儿童医院规定,普通内科不限号,患者可以当日预约内科号开具相关检查,一边等待结果一边预约专业号, 或者直接让内科医生在医师工作站预约。 “预约挂号好是好,但是还得加强宣传,进一步提高知晓率!”闫洁说。
 
  而一边是千里迢迢赶来北京却挂不上号的患者,另一边却是一些反复挂号却只为开药的患者。
 
  闫洁说,内分泌疾病用的药品大多是激素类,除了内分泌科室外很少有其他科室会开这类药。一些小患者需要长期服用某种激素,就要定期到医院挂内分泌科的号只为开药。“比如生长素缺乏症的患儿需要长期服用生长激素,但是医保部门把每次开药的量限制在一次只能服用7天的药量,这些患儿每隔7天就要挂一次号,患者麻烦不说,还占用了需要看病的患儿的号。”
 
  闫洁说,像糖尿病这类慢性病医保部门有相应的管理办法,医生每次可以给患者开一个月的药量,而生长激素缺乏症这类疾病也属于需要常年治疗的慢性病,却至今没有获得慢病的“身份”,有很多“开药号”的存在造成了号源无谓的浪费,希望医保部门可以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修复缺失环节
 
  据了解,北京儿童医院日均门诊量过万次,超过70%是外地患者,这些患者挂号再如何便利,跨省就医的舟车劳顿和住宿花费也都是难免的。这些患者的疾病真的只有在北京儿童医院才能得到诊治吗?
 
  许巍医生的很多小患者是哮喘病人,他便以哮喘管理为例。“哮喘的治疗后期管理非常重要。在基础医疗很发达的国家,很多患者都是在高级别医院制订治疗方案,患者可以回到家后由社区医生进行管理,定期复查以及调整用药都由社区医生来完成。如果社区医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还可以再转介到大医院。这实际是一种更理想的状态。”
 
  闫洁说,她的患者大多是在当地治疗效果不佳才来到北京儿童医院挂专家号的,而医疗人才不足是其中关键。
 
  “各地儿科医生都紧缺,儿童内分泌科医生更是少之又少。”闫洁认为,从专科发展情况来看,儿童内分泌科的医生资源几乎都集中在少数几家顶级医疗机构,诊疗没有分出层级,这使内分泌患儿在基层难以得到很好的救治,不得不汇集到少数几家全国顶尖的医疗机构。因此解决挂号难问题,根本上还是要靠强基层进而实现分级诊疗。
 
  2013年,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已经开始着手构建全国儿童医院的分级诊疗体系,组建了以北京儿童医院为核心、各省级儿童医院加盟的北京儿童医院集团。倪鑫说,通过集团间的相互协作、扶持,提高集团成员的能力,再由各家成员医院带动省内的分级诊疗,必然可以实现全国儿科医疗领域分级诊疗,从根本上缓解医疗资源分布的“倒三角”格局。几年来,这一体系已经初现成效,从北京儿童医院的外地患者结构来看,疑难重症比例逐年增多,而普通疾病则不断下降,越来越多的患儿在当地得到救治,基层医疗这一缺失的环节正在得到修复。尽管基层能力建设和实现分级诊疗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但这个过程会让患者和医院双方都能从中获益,因此一旦开始便不会止步。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