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药品采购 改革思路浮现(2015.12-07)

2015-12-22 12:04:19 来源:
 
文/本刊记者 姜天一
 
  回顾2015年的药品采购政策,一条一以贯之的改革思路浮现出来,那就是政府和市场的权力界线进一步清晰,在药品采购领域里对“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做出了很好的诠释。
 
  集中采购进入分类时代
 
  2015年的元旦小长假刚刚结束,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做好急(抢)救药品采购供应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针对急(抢)救药品短缺、脱销断货的现象频繁发生的现象,要求各地采取措施合理确定急(抢)救药品范围,并对急(抢)救药品实行直接挂网采购。这条简短的通知下发后波澜不惊,外界讨论最多的是哪些药品属于急(抢)救药品以及哪些制药企业会受到影响,也有人注意到通知中所提到的“公立医院通过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直接与企业议价采购”。也许没有人想到,这仅仅是药品分类采购改革的序曲。
 
  仅1个半月之后的2015年2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号),也就是业界人士经常提到的“7号文”。
 
  《意见》一改过去一刀切式的药品集中采购,提出针对不同类型的药品分别采取招标采购、谈判采购、医院直接采购、定点生产和特殊药品采购等5种方式,而之前直接挂网采购的急(抢)救药品仅是其中一个类别。
 
  《意见》指出,对临床用量大、采购金额高、多家企业生产的基本药物和非专利药品,采取双信封制公开招标采购;对部分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建立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价格谈判机制,合理降低药品价格;对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急(抢)救药品、基础输液、临床用量小的药品和常用低价药品,实行集中挂网,由医院直接采购;对临床必需、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的药品,由国家招标定点生产、议价采购;对麻醉药品、精神药品、防治传染病和寄生虫病的免费用药、国家免疫规划用疫苗、计划生育药品及中药饮片,按国家现行规定采购。
 
  国务院医改办负责人表示,《意见》借鉴国际药品采购通行做法,充分吸收基本药物采购经验,坚持以省(区、市)为单位的网上药品集中采购方向,实行一个平台、上下联动、公开透明、分类采购,采取招生产企业、招采合一、量价挂钩、双信封制、全程监控等措施,加强对药品采购全过程综合监管,切实保障药品质量和供应。鼓励地方结合实际探索创新,进一步提高医院在药品采购中的参与度。
 
  《意见》的出台正式奏响了药品分类改革的乐章,标志着中国进入药品分类采购时代。
 
  除了集中采购方式的多样化外,《意见》还引入了价格谈判机制。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展研究中心药物政策研究室主任傅鸿鹏教授说,价格谈判作为一个全新的话题,是《意见》的一大亮点。傅鸿鹏认为,价格谈判需要注意,在药品价格测算时要谨慎使用药物经济学证据。比如,目前比较受推崇的药品价值定价方法,其基本思路是测算生命价值,然后把药品创造的生命价值全部转变为药价。这是将药品价格最大化的思路,所以企业一直在支持,但并不符合中国国情。药品研发前期的基础性研究投入是用的纳税人的钱,因此在药品所创造的价值里面一定要有再分配的过程。
 
  2015年6月19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出台的《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卫药政发[2015]70号),即“70号文”。如果说《意见》指出了分类采购的方向,那么《通知》则是如何落实《意见》的操作指南。《通知》对5种采购方式的要点加以说明,具体提出了合理确定药品采购范围、细化药品分类采购措施、继续坚持双信封制度、改进医院药款结算管理等11项要求。
 
  2015年10月22日,国家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管理信息平台门户网站正式上线开通,进一步完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药品流通秩序。该平台面向药政决策部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机构、药品生产与配送企业、广大医疗卫生机构和社会大众,确保药品集中采购相关信息及时发布,集中展示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政策、经验、诚信记录等,并授权用户访问和下载相关数据信息。
 
  药品价格回归市场本质
 
  如果说分类采购是对政府职能的进一步完善,价格改革的目的则是让药价回归其市场属性。推进药品价格改革、建立科学合理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既是推进价格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对于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和转变政府职能,促进医疗卫生事业和医药产业健康发展,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医疗卫生需求,减轻患者不合理的医药费用负担具有重要意义。
 
  2015年5月5日,国家发改委等7部委联合出台《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发改价格[2015]904号),宣布从2015年6月1日起,除了麻醉、第一类精神药品外,其他药品政府定价全部取消,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此文件的出台印证了早前“药品价格年内放开”的传闻,也终结了自2000年以来我国对医保目录内药品和目录外特殊药品实行最高零售限价的历史。
 
  “药价放开”会不会引起药价全面上涨甚至暴涨?公众对此的担忧和疑虑从媒体报道上可见一斑。6月1日之后,“药价涨10倍”“低价药消失”“涨价潮”等字眼频频见诸报端。6月5日的某报一篇“药价放开后地高辛片暴涨近10倍”的报道颇具代表性。该报道指出,很多心脏患者的必须用药地高辛片,药价放开后由原来的6.7元/瓶,暴涨至68元/瓶,而药品的规格、成分完全一样。媒体质疑:药价怎能如此任性?
 
  然而,就在药品价格改革出台前夕,地高辛片刚刚陷入一场争论。2015年5月8日的《江南时报》以廉价救命药告急为题,报道救命药地高辛片在医院和药房断货的情况。记者就此事联系到药厂销售人员,他表示,目前地高辛片的定价执行的是2009年的标准,只有七八元,而成本价格已达60多元,厂家亏损严重,因此只能停止供应。
 
  如此看来,地高辛片从6.7元/瓶涨价至68元/瓶究竟是漫天要价还是价值的回归,对救命药的供应保障来讲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不难得出结论。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指出,“我国医药产业自从改革开放后,已逐步彻头彻尾地市场化。但药品价格管理环节的过多行政干预,常常和已经市场化的药品科研、生产、流通、使用等发生矛盾,出现一些扭曲的现象,如药价虚高、常见药和低价药紧缺等。只有在一个竞争充分和公平的市场中,药品价格表现才会更真实。” 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副会长张振忠教授也认为,随着我国的基本医疗保障网越来越健全,以省为单位的药品招标采购在各地相继开展且对药品价格的调控开始起作用,最高限价对药品的实际交易价格的拉低作用事实上已不太明显,此时仍然采取政府最高限价的方式已不合时宜。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