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哈特瑞姆:医生集团的体制内情怀(2015.07-6)

2015-08-17 15:31:36 来源:中国卫生
 
  文/本刊记者 刘也良
 
  2015年5月8日,哈特瑞姆心律专科医生集团在河北燕达医院顺利完成了一台持续性房颤心内外科一站式消融术,宣告了我国心内科领域第一个专科医生集团的成立。
 
  哈特瑞姆是英文heart rhythm(心律)的直译,2014年下半年,7名来自北京六家三级医院心律失常专科的“干将”强强联合,组成医生集团,创新临床医疗模式。哈特瑞姆医生集团最大的特点,就是注重学科发展,组建专科化团队,希望“在体制内有所作为”。
 
  刘兴鹏表示:“我们具有特殊的体制内情怀,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自己的探索,为改善体制作出自己的贡献。”
 
  七剑合璧发挥“最恰当医疗”威力
 
  哈特瑞姆突破了跨学科、跨科室合作的障碍,采取多学科团队协作的诊疗模式,上文提到的房颤内外科一站式杂交手术就是其中一例。
 
  同传统模式相比,哈特瑞姆的团队协作模式能够给病人的诊疗带来的最好处就是医生围着病人转。
 
  一些复杂病人需要内科、外科、超声科等科室医生一起共同协作,但由于目前各专科医生分属不同科室,因此,公立医院很难做到“组团”看病。而且由于信息不对称,病人一旦发病,往往“病急乱投科室”,走了很多弯路,耽误了治疗。
 
  “我们的理想是,不把医生分到各个科室,让病人到不同科室转圈,而是各科室医生联合在一起工作,以病人为中心,医生团队围着病人转,实现会诊常态化。”刘兴鹏说。
 
  哈特瑞姆团队的7名骨干医生被媒体成为“七剑客”,除了刘兴鹏外,还有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心电生理室主任刘书旺,北京医院心内科副主任施海峰,北京朝阳医院房颤中心副主任田颖,北京友谊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吴永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周菁等。
 
  这些专家涵盖了心律失常专业相关多个科室,他们打造的专科医生集体会诊的新医学模式,使患者少走了冤枉路,也使医生的技术水平得到了提高。
 
  癌症、冠心病等疾病的治疗,医院手术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要想根治,术前、术后都需要长期的健康管理。因此,哈特瑞姆未来将建立由专科医生团队、基层医生、护士团队和移动互联网组成的全流程网络,打造hospital  to  home(从医院到家)的模式,“这对病人康复非常重要。”刘兴鹏说。
 
  闭环里的精准流动
 
  目前,新医改正在力推分级诊疗,那么医生集团如何“顺势而为,发挥应有的作用”呢?
 
  哈特瑞姆正在建立一种新的病人转诊流程——专科医生和基层医生直通车闭环系统。
 
  据刘兴鹏介绍,这种系统是希望建立一种专科医生和基层医生直接对接模式,通过哈特瑞姆自己的转诊网络,实现病人的精准流动,作为目前机构间转诊对接模式的重要补充。
 
  这样做的好处是,让患者发病后,能够第一时间被转诊到应该就诊的科室,这就建立了疾病诊疗的绿色通道。
 
  “比如病人心脏不舒服了,先找基层医生,进行初步诊断,如果是心律问题,通过闭环系统,直接预约转诊哈特瑞姆,这样,病人就可以快速、及时、方便、准确的看上病”,刘兴鹏说,这种有序精准的流动将为老百姓省时、省力、省钱。
 
  刘兴鹏强调,希望这种理念能够推广,将来不只有心律医生集团,还有其他专科医生集团,这样“初诊后,基层医生通过手机APP,认为患者应该去找哪个集团,哪个集团口碑好,就帮助他预约。”
 
  “哈特瑞姆”标准
 
  可以发现,直通车模式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基层医生必须具备与“筛选”相关的医疗服务能力,而正是因为老百姓不信任基层医生的这种能力,导致目前患者基层首诊难以实现。
 
  因此,哈特瑞姆除了直接到北京燕达医院这样医疗技术服务相对空白、以前没有开展相关业务的地方开展临床医疗运营外,更重要的是,集团将在一些已经开展了相关医疗服务、有自己的病人,但是医生能力水平需要提高的地方,开展技术输出和帮扶培训,为基层医生提供继续教育。
 
  刘兴鹏强调,哈特瑞姆希望高举学科建设的大旗,在全国布局多家集团,共建服务平台,通过联动,对当地医生进行培训,把哈特瑞姆高标准的诊疗服务做成品牌,让全国各地都能在心律疾病诊疗方面提供高水平、均质化的服务。
 
  而这也是哈特瑞姆跟过往医生走穴的本质区别。过去,医疗行业对那些走穴医生有个常见的名字——“飞刀”,但这不是哈特瑞姆的追求。
 
  “设想一下,把基层医生的继续教育工作交给这些医生集团来做,医生集团通过培训把精力放在基层医生身上,基层医生的水平将会提高的非常快,这就是市场的优势。”刘兴鹏说。
 
  体制外的“不自由”
 
  目前,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的不断完善,让很多医生有了出去闯荡、组建医生集团的信心,也正是看到了医生集团的良好前景,各种社会资本蠢蠢欲动,希望与之合作,可以想见,未来还将有更多得到资本支持的不同模式、不同特点的医生集团出现。
 
  但面对这种“牛市”,哈特瑞姆依旧很冷静,“越是这样,越会大浪淘沙。”刘兴鹏说。
 
  刘兴鹏向记者强调,医生集团不能忽略两个致命的问题:
 
  第一是病源,也就是病人从哪儿来。目前,我国医疗市场“认庙不认和尚”的现象还很明显,患者对公立大医院的迷恋远超过对医生,因此患者对于医生集团的接受会是一个漫长过程,在短期内,医生集团必然面临缺乏病人的现实问题。
 
  第二是学科建设。医生集团作为一种新生事物,有些老规矩不能忘记,比如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医疗安全要放在首位,医疗质量贯彻始终。
 
  在这里,医学是灵魂,医生集团没有学科建设走不远。“北京协和医院是我国医学最高殿堂,不只是看病看得好,更重要的是在人才梯队、科研教学上做得好,因此医生集团从建立开始,就必须重视学科建设,重视提高医生医术,这是核心竞争力,这样才会有更大的发展。”刘兴鹏说。
 
  这两个问题也凸显了体制外“不自由”的地方。“体制外也未必能完全释放自己,跳出来成立医生集团也未必意味着完全自由,体制外也有体制外的束缚。”刘兴鹏表示。
 
  对待体制,要辩证的看,目前很多优秀医生都是体制培养教育出来的,这说明体制在使人成才上是有其长处的,体制赋予了医生业界名声和专业技术。“因此,我们更多想的是如何让现有体制得到完善,希望通过医生集团的探索,帮助公立医院变得更好。”刘兴鹏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