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这个“互联网+”将创造神话(2015.05)

2015-06-18 11:16:46 来源:中国卫生
  “互联网+医疗卫生”的内涵,绝不同于之前的“卫生信息化”,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创新”发展,后者是一般意义上的发展。
 
  这个“互联网+”将创造神话
 
  文/ 王才有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互联网+”行动计划,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及其应用被提上了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预示着信息通讯技术(ICT)发展将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变革产生新的推动力。
 
  “互联网+”是指以互联网为主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生活各部门的扩散、应用过程,为此衍生出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制造业、互联网+零售业、互联网+医疗等新的概念和发展领域。“互联网+”已经开始在各个领域里创造神话,中国卫生信息化发展也不是神话。
 
  世界卫生组织早期对eHealth的定义是电子通讯和信息技术在卫生领域中的结合使用。医疗卫生是一种信息密集性的行业,但人命关天又决定了它是一个信息技术保守应用的行业。人们不禁要问,医疗卫生信息化能够解决看病难和看病贵问题吗?能够提供服务可及性吗?能够避免医疗差错吗?能够改进居民健康水平吗?根据中国卫生信息化发展经验表明,回答是肯定的。
 
  一是提升医疗服务系统的效率。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建立,医疗服务需求迅速释放,而优质医疗服务提供资源却难以迅速改变。为了提高医疗资源利用效率,中国一样信息系统建设迅速普及,特别是医院业务流程的信息化改造,医护人员使用计算机,提升了工作效率,减少了患者医院候诊、检查和取药等待时间。同样的一家医院,在信息化建设实施前,每天4000人次的门诊已经是人满为患。但是在信息化流程再造的1年之后,每天可容纳5000多人次门诊患者,而且医院并不显得十分拥挤。
 
  二是降低医疗服务差错。目前中国大型医院开始比较普遍的使用移动技术,进行无线网络查房,无线网络输液管理,无线网络护理,使用手持终端对患者、医嘱执行和检验标本进行标识和校对,对于减少医疗差错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是提升基层医生服务能力。2009年中国启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后,加强了对基层卫生信息化投入,实现了每个村卫生室都配备计算机的目标。村医不仅可以从网络上获取更多的医学知识,而且使用计算机执行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工作,信息化对于提升基层服务能力产生出重要的作用。
 
  四是远程医疗改进的服务可及性。中国政府大力推进远程医疗服务。一方面是大医院对边缘地区的远程医疗服务,提升了服务利用可及性。另一方面很多县级医院通过网络与乡镇卫生院互联,建立医学影像会诊中心,心电会诊中心以及检验中心等协同工作模式,改进了基层卫生服务资源不足方面的问题。
 
  五是公共卫生信息系统建设,提高了传染病控制和慢性病干预控制能力。2004年中国建立了覆盖全国的疾病监测网络系统,对于传染病预防控制,提升居民健康水平发挥出重要作用。
 
  中国卫生信息化经过30年发展历程,在提升医疗服务效率,满足医疗服务需求,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加强公共卫生和改善医疗卫生服务利用公平性方面发挥出显著效益。为此,在我国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政策中,始终把信息化作为改革的重要支撑。
 
  尽管普遍认为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移动互联为标志的信息技术发展将会促进卫生信息化创新发展,但是卫生信息化的发展面临着新的挑战。特别是“互联网+医疗卫生”的内涵,绝不同于之前的“卫生信息化”,前者的目的是推进创新,后者的作用是传统规则和流程上的技术应用,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创新”发展,后者是一般意义上的发展。
 
  “互联网+医疗卫生”内涵是“一切用数据说话”,就是要让医疗从基于个人技能的艺术,转变为基于循证的科学;要让医药从基于流行病学的普适应用,转变为基于基因分析和个性环境的大数据“精确医疗”;要让医保从基于服务项目的支付,转变为基于健康大数据预测的价值结果的补偿;要让公共卫生从针对弱势群体的被动性预防干预,转变为全民主动参与、相互作用的健康促进生活。而它的技术特征是全部医疗卫生信息的在线化、数据化,是基于医疗物流网的健康感知、与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信息交互以及与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的计算和分析能力的的技术融合。
 
  “互联网+医疗卫生”实现创新发展,除了技术融合发展,更重要的是实现互联网时代系统自身的“深化改革”,通过科学架构与规划,普及整体效益差的内部碎片化问题,形成要素完整,融合支撑的应用环境。为此,一是要深度的融合,二是要坚持科学的规划,“互联网+医疗卫生”能否创造一个新的神话,取决于此。
 
  就深度融合而言,要关注信息化目标与卫生业务战略目标的融合,通过优化业务、软件、数据和技术的关系牵引业务需求,而不是被动的适应个别业务的需求。卫生发展的目标是提高居民健康水平,卫生信息化发展的目的不仅仅是满足卫生业务和管理,而是要坚持以居民健康为中心,通过信息化手段,促进居民参与,转变生活方式,降低患病危险。用信息化手段支持医疗协同,支持医疗与预防的协同,支持医院与社区的协同,支持医疗与医保协同的制度创新,最终实现基于价值的智慧卫生要求。深度融合的关键作用是新兴信息技术对卫生系统的体制和机制创新。
 
  就科学规划而言,要关注卫生信息化目标的设定,卫生信息化利益相关者众多,卫生信息化规划愿景目标设定需要考虑各方面的要求。另一方面要考虑卫生信息化事实的基础要素条件。正如WHO与ITU合作编制的国家卫生信息化战略中所阐述的,卫生信息化应用发展需要两个方面的环境支撑:一个是信息技术维度环境,包括网络基础设施,技术开发能力,技术服务和运行能力;另一个是应用环境,包括法律制度、业务规范与标准水平及人力资源水平。为此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卫生信息化发展目标设定上,必须考虑着两个方面的基础融合。对于信息化基础设施薄弱,业务应用不强的情况,仅适于开展局部信息化建设项目,实现有效目标。而对于技术基础和应用环境具备之后,卫生信息化发展的战略目标方可设定全面推进应用,推进数据与信息的集成方面的应用。
 
  (作者单位: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 本文系作者在2015年中非卫生合作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
 
  编辑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