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互联网医疗的痛点分析(2015.05)

2015-06-18 11:15:47 来源:中国卫生
  
 
  嘉宾: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 朱恒鹏
 
  整理:本刊记者 姜天一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朱恒鹏教授在日前召开的“互联网+医疗”政策趋势研讨会上,对目前互联网医疗的痛点,发表了以下看法。
 
  发展互联网医疗,人才问题是第一个大问题。互联网医疗毕竟还是医疗,离不开医药卫生人才。按照统计年鉴,我国有270万注册医生,和几乎等量的护士,因为编制和统计的问题,实际数字可能还更大一些,但是这些人能不能走出体制才是关键。现在相当一部分的医生已经习惯于生活在体制的“笼子”里,不愿意出来。即便这些人出来了,他能否适应“笼子”外的生活,这也是个问题。比如现在相当一部分医生不认可甚至坚决排斥医疗是个服务行业。可见,医生离开体制后,能不能适应服务行业的要求?在传统体制下成长的医生缺乏服务意识,这个问题是客观存在的。除了卫生人才,这种新型医疗模式所需的管理人才、服务、投资、营销等方面的市场人才我们也是极度缺乏的。
 
  第二个大问题是监管环境。可以看到,现在的政府部门对民营机构充满了不信任,而且有时候你甚至会感觉到一种敌意,就是不把民营机构看成自家的人。所以你会从很多官员口中,特别是卫生官员口中,讲到民营机构的时候会说“他们”,讲到公立医院的时候说“我们”。这就很可怕,潜意识里有“他们”和“我们”的区别,这就麻烦了。
 
  多年来,政府对民间机构根深蒂固的管理思路,是不放心,对民间的力量不放心,想的都是把它怎么管好。我们的理想是先把规矩定好,然后按照这个规矩行事,康庄大道,既不死人,也不出事,既不多也不少,遗憾的是不可能有这种水平的人、这种水平的政府。其实人类发展的规律不是政府先定规矩再跑,而是先撒开,让大家乱跑,慢慢的跑出规矩来。我看到媒体讲到互联网医疗、远程医疗能不能干的问题。政府出于善意,认为有资质的、能干好的才能干,这个大家都理解,但是往往创业成功的是外行、外围人士。在这样的监管环境下,互联网医疗发展会受很大的制约。所以这又是一个痛点。
 
  第三是医保支付问题。我很看好互联网医疗,我也认为互联网医疗针对的是普通老百姓而不是高端的富人,在这种情况下医保的支付就非常关键了。我们今天普遍覆盖的基本医保愿不愿意支持这些新兴的医疗服务模式?从长远看,新的医疗服务模式肯定是能减缓医疗费用上涨的,但如果没有医保的支持,面向普通大众的互联网医疗发展恐怕是受限的。
 
  第四是社会环境。社会对民营机构深深的不信任,不光是政府有这个认识,还有老百姓。老百姓对民营机构、独立执业的医生不信任,这个环境的改善也是需要时间的。
 
  尽管目前还存在这些痛点,我仍然看好这个领域。
 
  一是我们的确有后发优势,用现在的话说是“弯道超车”。因为我们从马云身上、从微信身上看到了弯道超车带来的巨大空间。这方面我体会得很深,以前出门调研,要带很多现金,现在只带个卡就行了,甚至连卡都不用带。有次吃饭,点完了菜才发现没带钱包,吃完了我跟老板说,我能不能用微信给你发红包?老板说可以。前两天我到北大培训,什么都没带,打的到了北大东门,发现没带钱。要在以前就只能找熟人借钱了,现在我跟司机说,我没带钱,我能不能给你发红包,司机说,你不用发红包,我这儿有个二维码,你一刷就能付钱。
 
  我相信互联网医疗也会是这样。我真的相信马云的那句话,30年后医生找不到工作。这句话我有两重解读,第一是传统的医生找不到工作。不要告诉我说医疗非得是面对面的,过去买东西都要面对面的,但是现在多少宅男宅女就在网上买衣服,买回来了,至于合身不合身,至少不用跑百货公司了。医疗至少有一部分是不需要面对面的。但是还有一句话,将来医生会更容易找工作,为什么?你会发现一个新模式会带来更大的就业机会,一个新技术、新模式会创造更多的需求,所以会有更多的医务人员更容易找工作,但是你要适应新的需求。
 
  当然我们也有“后发劣势”,也就是监管环境。
 
  第一点,希望政府能认识到新的需求,在监管上不要再按着“新事物往后放”的思路。医疗也罢、其他行业的监管也罢,有一个很重要的监管内容就是安全和质量。互联网医疗,相当一部分公司是平台公司,他对医生的资质、他对医疗服务的质量和安全比政府官员还关心。政府官员是在干一份差事,也许会有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思想。而老板是什么样?干得越好品牌越好,发的财越多,还可以永远地把这个钱赚下去。当然不是说不需要监管,只是想说政府监管思路要改,这对政府是有要求的。
 
  第二点,希望能修改执业医师法,让医生不只在医院里能看病,出来以后也能看病。
 
  第三点,办诊所能不能放开?现代社会对医生的资质要有要求,医生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我仍然赞成监管和发证,但是发了证以后,有合法执照的医生出来开诊所,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放开?可能有人担心:一旦放开质量安全无法保障。这个真的不用担忧,这群好容易考下执业资格证的医生,比领导更担心质量和安全问题。我倒不担心他会乱干,而是担心他过于谨慎,为了自己宝贵的名声,但凡有点风险,能治的病都不治。十年医学年,三十年临床医,好容易拿下证来,出来挣钱了,这个名声他会珍惜的。所以我觉得,限制有医生资质的人开诊所真的没有道理。而且我现在越来越认可民间诊所、医生私人诊所的充分发展是民营医院充分发展的前提。
 
  关于医保,我只能期望医保部门有能力、有见识的官员愿意把新型医疗服务方式纳入医保,并且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因为医保支付方式是个关键。这个事情真的很难。一方面我们批评医保部门不给(互联网医疗)医保定点;另一方面,医保局长真的很难,难在他说了不算。改革医保支付方式这件事情,看看重庆医改之难就知道了。这个工作真的需要很彻底的改革思路,现有思路下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很难。目前商业医保的发展整体政策还不错,商业医保发展还有空间。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商业医保和医生办诊所如何结合?一些互联网公司在这方面也应该有所突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