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远程医疗政策解读(2015.05)

2015-06-18 11:13:00 来源:中国卫生
 
  最近,对于一些媒体报道的关于国家卫生计生委叫停非正规网络问诊的新闻, 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表示,除医疗机构提供的远程医疗外,其他涉及医学诊治的工作不允许在互联网上展开。有媒体评论,监管部门禁止网上开展诊疗的初衷,是安全至上,但在优质医疗稀缺而群众存在看病难的情况下,通过互联网技术创新推动医疗服务创新还是有必要予以支持。医疗是个专业领域,不可能完全照搬支付宝。如何构筑一个更专业有效的第三方评估机制,更好地整合线上线下的医疗服务,这对互联网医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亟待创新的领域。也许,正确解读我国对于远程医疗的有关政策,有助于理解国家对互联网医疗卫生的总体态度。
 
  远程医疗政策解读
 
  嘉宾: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 范晶
 
  整 理 :本刊记者 姜天一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范晶在2015“互联网+医疗”政策研讨会上,对远程医疗政策进行了解读。他说:
 
  远程医疗和互联网医疗这个词在最近一两年非常火,特别是去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这个词又热了一次。关于文件和远程医疗的概念,每个人有自己的解读,也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代表个人观点,介绍国家卫生计生委在促进远程医疗服务发展方面的政策。
 
  首先,对远程医疗的态度是鼓励和积极推进,重点希望能够在收费价格、医保报销方面都能够为远程医疗发展提供适宜的政策环境。
 
  第二,关于远程医疗服务内容的界定。一是提出了远程医疗服务目前比较成熟的一些项目。考虑到技术的发展,没有把项目全部列全,但在最后留了一句话:“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可以规定其他项目”。如果随着形势的发展,有新的项目,省级部门也可以逐步修改和完善。二是要遵守相关的管理规范,远程医疗服务本质上也是医疗服务的行为,要按照医疗服务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进行调整。如根据执业医师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非医疗机构单位不能提供医疗服务,所以它也不能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第三,关于远程医疗服务的流程。要注意到这几点:
 
  一、整个文件里没有出现审批、准入和牌照,也就是说没有对远程医疗服务进行专门的行政许可。医疗机构只要具备基本条件,有相应的诊疗科目,达到人员、设施、设备的要求,它与另外的医疗机构签订了远程医疗合作的协议,就可以开展远程医疗服务,不存在所谓的审批。
 
  二、要签订合作协议,要约定彼此的合作目的、合作方式以及权利义务分担,这样能够保证医疗机构和患者的合法权益能得到保护。
 
  三、患者知情同意,这主要是出于两个目的,一是远程医疗与面对面的医疗相比有不确定性,比如网络基础条件、技术上存在的问题等,患者一定要充分了解这里的风险;二是远程医疗服务相对收费价格高一些,为了保证患者的权益,一定要让患者知情同意。
 
  四、要保存资料,通过保存资料做到医疗行为的可追溯,明确可能存在的责任问题。同时我们也做到了与时俱进,提到可以用电子文件作为远程医疗资料存档的形式。
 
  五、强调规范管理的重要性,医务人员向医疗机构以外的人员提供远程医疗服务,要经过医疗机构同意,并使用其远程医疗平台。作为行政机构来说,出台的所有政策和规章都必须和法律法规保持一致,这是底线,有很多人认为要与时俱进,充分跟上市场的步伐。但是,所有的行政管理一定是滞后的,作为行政部门来说,出台的所有政策不能违法,这也是为什么提出这些要求的原因。
 
  在加强监督管理方面的政策,一是规范机构名称,不能随便用“中国”、“中华”等名称;二是控制安全风险,对于出现安全隐患的,要及时阻止并向相关部门报告;三是加强日常监管,这是对行政部门的要求;四是依法依规处理。出现医疗争议的时候,要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进行处理,这点是对1999年关于远程会诊的规定作了一个修正,当时规定所有的远程会诊是由发起远程会诊的医疗机构承担。之所以这么规定,是因为患者毕竟是在基层医疗机构接受服务,而由于当时的信息化手段限制,上级医院的医生获得的临床信息相对有限,而且决策也是由基层医疗机构做出的。随着远程技术的发展,比如远程病理诊断和远程影像诊断,上级医生看到的影像和下级医院的医生是一致的,这时候如果还由下级医院的医生承担责任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们规定上级医院和下级医院签定协议,明确彼此的权利义务。
 
  另外还有几点。一是所有的远程医疗项目都不涉及对患者直接的操作。有人认为目前从技术上已经可以完成远程手术的操作,但是我们对现有的直接针对人体操作的远程医疗项目了解之后发现,即使像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我国虽然引进数十台了,但大部分没有在两个医疗机构之间使用,基本上都在同一个手术室、同一个医院操作,所以对于直接操作于人体的远程医疗项目,感觉还不是很成熟,没有急于对这些服务项目进行规定,也是给这些新的技术发展留下一些发展空间,如果我们规定得太严格,可能会阻碍技术进步,如果我们规定得太松,又很难保证质量和安全。
 
  还有,医疗机构可以和境外医疗机构之间开展远程医疗合作,在之前的文件里没有出现过这句话。其实医疗机构和境外医疗机构之间开展医疗合作虽然被允许,但是作为境内医疗机构来说,责任更大,因为需要核实境外医疗机构的人员和资质是否满足要求。
 
  最后回应一下对于这个文件的“吐槽”。
 
  一是很多人认为远程医疗概念太窄,出这个文件是不是为了限制现在的互联网医疗或移动医疗的发展?其实,远程医疗的概念如果规定得太宽泛,把所有移动医疗都规定成远程医疗的内容,那几乎百分之百做移动医疗的企业都得关门了,因为没有一家是有医疗机构资质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没有把移动医疗纳入到远程医疗的概念里去,其实是对于现有移动医疗创业是一种保护。
 
  二是很多人认为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是不是这些机构就没有机会了?作为第三方平台,信息化公司也好、互联网公司也好,其实机会更多。比如淘宝是不卖货的,它只是一个平台,想要完成交易,必须在这个平台上完成。同理,信息化公司完全可以搭建一个远程医疗服务的平台,患者、医疗机构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完成服务过程。
 
  三是医务人员不得私自开展远程医疗服务,这是和执业医师法相对应的。
 
  很多人关心咨询和医疗服务行为之间的界定问题。这也是我们最近在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政策研究课题,也在和很多法律专家做这方面的交流,我们希望能够在咨询和医疗服务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界限,这是我们今年的重点课题。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