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桑植“限费医疗”模式撬动基层医改(2012.06)

2013-07-22 11:03:01 来源:中国卫生

  桑植“限费医疗”模式撬动基层医改

  策划/本刊编辑部

  湖南省桑植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总人口43万多人。2009年财政收入仅1.6亿元,农民年均收入仅有2314元,不到同期全国农民人均收入的一半。2011年8月,桑植县医改正式启动,参合农民只需缴付150元的“门槛费”,便可在全县46个乡镇卫生院享受住院“全报销”的待遇,不仅高于改革前80%的水平,也高于全国乡镇卫生院的平均水平,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实现了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全报销。2012年,湖南省卫生厅在全省推广桑植做法。北京大学教授李玲调研分析认为,桑植县医改带来的启示是,实行住院费全报销,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未必需要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政府正确的执政理念与强大的执政能力才是医改成功的关键。南华大学公共卫生经济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周良荣等专家认为,蓝山县、桑植县等地探索的新农合支付方式改革实质上在做限额付费的事情。在此基础上完善的湖南“限费医疗”模式,有望成为撬动基层医改的“杠杆”。

  从桑植模式走出的湖南“限费医疗”

  文/本刊记者 颜秋雨  特约记者  倪丹

  只要缴纳150元,可在乡镇卫生院享受住院全报销。这种参合农民住院起付线外全报销的新政,自2011年8月在湖南省桑植县启动以来,有关“全报销”到底是一时的“噱头”,还是真心实意为农民办实事?乡镇卫生院能否适应新角色的变换,会不会因人满为患而不堪负担,特别是这种惠民新政能否做到可持续的质疑声不断。包括湖南蓝山县于同年2月在全县推出的参合农民“10+100”补偿模式,显而易见都把“用活用足政策,放大新农合的惠民效应”放在重要的位置。令人欣喜的是8个多月运行状况表明,当初的星星之火,现在三湘大地上渐成燎原之势。2012年,在湖南省卫生工作会议上,参合农民乡镇卫生院住院起付线外全报销的付费机制作为十大卫生惠民举措之一,在全省推行。截止5月21日,记者从省卫生厅获悉,已有  个县全面铺开,其中怀化市不仅在全市范围内实施,还在麻阳县级医疗机构试水这一模式。

  推行基药制度,桑植模式应运而生

  地处湖南西北边陲张家界市的桑植县,以贺龙元帅的故乡,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而闻名。全县总面积3474平方公里,46万人口当中,农业人口占到88%,28个少数民族人数占总人口的92%,属于典型的老、少、边、穷、库区,是一个长期享受国家扶贫开发等有关政策的国贫县。2010年全县可支配财政收入为1.62亿元,2011年也只仅仅增加到2.02亿元,是一个“吃饭财政”。3021元是2011年桑植农民人均收入,而同期湖南省和全国农民人均收入已经突破5000元大关。2011年,全县参合农民34.23万人,参合率达到97%。有着344家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家底”的桑植,其中县级医疗卫生服务机构6个,乡镇卫生院及分支机构46个,村卫生室262个。

  桑植——一个经济欠发达县,是湖南最后一批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县,他们的经验从何而出?对此,桑植县卫生局局长陈俊文不讳言,桑植县地处偏远、基础薄弱、发展落后,一旦乡镇卫生院实施基本药物零差率销售,就意味着46家乡镇卫生院将有近1000万元药品利润被砍掉,如果政府补偿不到位,不要说卫生院发展,只怕连生存都将出现问题,因此,改革压力很大。医改的目标是要使乡镇卫生院、医生和患者三方关系,或者利益通过一个良好的机制达到平衡,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重大惠民工程就是一个难得的契机,怎么将老百姓享受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惠和乡镇卫生院的发展结合在一起呢?既能保障农民的基本医疗,引导农民常见病多发病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又能促进乡镇卫生院能力建设,走活卫生院生存发展“一盘棋”。陈俊文反复思索试行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费用全报销的可行性,并向县委县政府作了汇报。

  去年6月初,县委、政府、人大、政协组成8个工作组,用了整整9天时间,深入到46家乡镇卫生院去摸“家底”,进行论证。参合农民乡镇住院全报销制度的轮廓渐渐形成。两个月后,新农合支付方式改革启动。按照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农民乡镇住院起付线外全报销制度规定,参合农民在县内乡级定点医疗机构住院起付线为150元,其余医疗费用予以全额报销;一般门诊费用补偿比例为30%,特殊门诊(留观病人)费用补偿比例为60%。报销范围包括国家和省、市公布的基本药物目录内的药品费用,一般检查费、治疗费、手术费、普通床位费、护理费,内置材料费。实施时间暂定5个月。

  一项最初为配合落实基本药物制度而出台的政策,在运行中逐渐丰富,受到农民的欢迎的同时,为乡镇卫生院带来了发展机遇。

  惠民新政,引导农民在基层就医

  实行参合农民乡镇卫生院住院起付线外全报销,无疑让新农合这张农民健康的保护伞撑得更大。桑植县县长刘卫兵对此有着清醒的盘算。桑植县2005年正式启动新农合,参合率、补偿比例等各项指标逐年提高。参合人数和参合率目前已达到336520人、92.4%。省内新农合人均筹资水平已由2010年的140元提高到2011年的230元,其中各级财政补助200元,个人缴纳30元。桑植资金筹集也已提高到7873万元。这让“全报销”有了政策支撑、物质基础和资金保障。

  刘卫兵说,乡、县、市、省住院补偿比例分别由45%、35%、25%、25%、提高到80%、70%、60%、50%。以2011年为例,参合农民个人(家庭)全年最高补助额提高到8万元。特殊门诊补偿比例提高到55%,对困难大病患者实施了二次补偿,开展了儿童白血病、先心病等儿童重大疾病医疗保障试点,解决农村五保户等特殊困难人群看病就医问题。包括实行村级门诊统筹,补偿比例30%,实施参合基金缴纳“协议筹资”模式。到2011年6月底,累计为全县参合农民补助医疗费用1.4亿元。全县统筹地区新农合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已达到65.53%,参合农民受益度、受益面明显提高。

  针对当初很多人关于新农合基金会不会透支的担心,副县长王云为记者算了一笔帐:乡镇住院全报销,实际就是将新农合乡镇住院补偿比例由原来的80%提高到100%。他解释说,未实行这项制度前,桑植县乡镇卫生院住院补偿比例为80%,基金预算1200万元;实行乡镇住院全报销,实际就是增加了20%的住院补偿,在次均费用、住院人次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基金需多支出约250万元。根据他们先前的调研,过去乡镇卫生院药品利润在40%-60%,而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大部分花费用在了药品上。去年6月20日,桑植县基层医疗机构正式推行基本药物制度,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后,原本需要新农合基金支出的药品利润这部分费用就节省下来了。王云坦言,这笔钱远远大于实行乡镇住院全报销给老百姓提升20%的报销额度。

  其实,外界对于桑植穷县做“富”医改的探索不无纠结:既为县政府勇于担当对老区人民健康的责任感到钦佩,又对县级财力能否保障新政的推行担心。陈俊文局长的一番话,可以作为回应大家疑虑的注释。他介绍说,乡镇住院全报销的核心内容就是参合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交150元起付费后,基本医疗费用实行百分百报销,换句话说是全额报销。今年桑植县人均筹资达到了300元,全县新农合基金的年度总量已突破1亿元大关,是完全可以充分合理地利用好新农合基金,不需要财政另外的资金支持,所以补偿资金是没有问题的。据介绍,多年来,桑植县新农合运行良好,按规定,新农合基金在保证农民受益面和收益度的情况下,可以有一定比例的结余,当年结余不超过10%,累计结余比例不超过25%。实施“全报销”新政时,桑植县新农合基金结余约有800万元,2011年政策范围内尚可结余780万元。即使短期内住院病人有较大幅度增长,这部分资金也足以“兜底”。“当然,这需要在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的背景下。”陈俊文补充道。

  记者实地采访得到的一手数据,按照2010年的基数,桑植县测算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后乡镇卫生院的总收入和总支出,经费缺口为357万元,这笔钱已经全部由县财政补助。去年7月1日起,桑植县正式实施乡镇卫生院财务集中核算管理,成立了“桑植县卫生局财务核算中心”,落实了纳入财政的实施基本药物制度配套补助资金877万元(全年用于卫生的经费为3446万元),所有乡镇卫生院实行收支两条线,财务实现了“院财局管院用”。目前,该县已将乡镇卫生人员的工资和办公经费纳入县财政全额管理,绩效工资比照公务员绩效工资标准执行。这为1983年以后就一直是“差额拨款”的县卫生院,很大程度上解除了生存的后顾之忧。在乡镇卫生院的大厅里都会看到了这样一块公布栏,公布栏标明某某镇卫生院住院补偿汇总。其中包括姓名、家庭住址、疾病名称,以及住院的日期,最重要的是治疗的总费用。假如某个患者显示的费用是1592元,那么他的实补费用就是1442元,也就是患者实际的住院费用只花了150元。这样的公示起到监督的作用,防止医疗机构捏造患者的信息,套取新农合的补偿资金。按照规定,每到月底的时候,桑植县所有的乡镇卫生院都要把当月的住院报销明细在明显的位置张贴出来,供大家监督。

  乡镇医务人员重新吃上了“皇粮”,药品没有差价,检查费、手术费,物价部门严控,住院全报销,乡镇卫生院靠绩效考核调动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记者在陈家河镇卫生院采访时,院长王云才对目前形势有着自己的研判:实行参合农民住院全报销政策后,预计到乡镇卫生院看病的群众会更多,这也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断提升服务能力,为群众提供安全、便捷、价廉的医疗服务。

  “十一五”期间,桑植县在乡镇医疗卫生机构的基础建设、设备建设和医务人员队伍建设上总投资达到5000余万元,建成了以46个乡镇卫生院及分支机构为骨干,262个村级卫生室为网点的乡镇医疗卫生网络。记者在走访乡镇卫生院时看到,200mAX光机、B超机、心电图、半自动生化分析仪、尿液分析仪等“五大件”医疗设备、防保设备和电脑等办公设备基本配备齐全。2010年省卫生厅还为县里配置了23台救护车,基础设施条件已得到明显改善。同时,通过招聘、培训、对口支援等措施,为乡镇卫生院充实了一批医疗卫生技术人员。

  张家界市卫生局局长朱新星是这项惠民工程的强力“推手”,他曾对近3年农村群众到各级医疗机构就医的情况进行跟踪调查。结果显示,约有一半的病人选择在乡镇卫生院住院治疗,而在乡镇层级治疗的次均费用仅为县医院的1/3。过去很多不被重视的常见病和多发病,诸如高血压、慢性支气管炎、摔倒所致的外伤等,老百姓敢于走进医院治疗。朱新星的观点,引导病人在基层看常见病、多发病,这绝对是必须坚持的方向。

  多措并举,严格奖惩

  150元的门槛能拦得住“全报销”后可能出现的过度医疗,小病大治吗?陈俊文告诉记者,这也是他们一直在论证的问题。县里曾派出考察组到陕西神木县等比较早实行医疗费用免费制度的地方考察,了解到这些地方实施之初确实也出现了这一问题,但运行几个月后逐渐趋于平稳。为此,他们配套了特殊门诊补偿方案,将补偿比例由过去的55%,提高到60%,不设起付线,小病小痛只要到门诊就医,400元以下的医疗费用,门诊全报销,这样有效避免了门诊挂住院现象。县委书记龚明汉在接受采访时提醒,加大宣传力度非常重要,要让老百姓明白,这不是搞阶段性“活动”,这项惠民制度会一直执行下去。

  桑植在实施需方支付方式改革的同时,对供方的改革也紧紧跟上。因为新政带来的农民就诊率提高固然可喜,但是,如果乡镇卫生院的驱利动机依然强烈,那么,新农合这块蛋糕就不够切。桑植在卫生院实行总额预付制的同时,对医务人员实行工薪制。所谓总额预付制,是指以月为单位直接用均次费用指标控制总额预付。桑植县合作医疗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和乡镇卫生院签订了服务协议,在患者入院审查、住院治疗、出院报销等关键环节加强监管,对各乡镇卫生院人均住院费、药品比例、检查阳性率、日均住院费用、人均住院天数等项目定期考核,严格奖罚。并且按照患者日均费用和次均费用进行考核,实行基金总额控制。譬如在一个中心乡镇卫生院,患者住院日均费用应控制在80元以内,次均费用控制在950元以内,一般卫生院的两项指标则分别是60元和750元。超支自负,结余转存。一旦超标则由乡镇卫生院自己承担,而且还要扣除1000—5000元的质量保证金。每月开展一次对参合农民乡镇住院全报销工作的监测,组织专家对乡镇卫生院进行量化考核评比,确保“全报销”工作顺利推进。

  记者注意到,对无指征住院、治疗期间与病情无关的医药费、急救车费和空调费,因违法犯罪、打架斗殴、酗酒服毒等所致的医药费,以及住院期间的生活费、疗养费康复费和营养药品费等,不纳入全报销范围。

  对医务人员实行工薪制,就是在深化乡镇卫生院人事制度改革,实行定编定岗基础上,实行绩效工资制。桑植乡镇卫生院人员工资和津贴补贴全额纳入县财政预算,在核定全县卫生院编制基础上,根据财政投入总额,以人均15000元(相当于当地同级公务员工资水平)实行工资总额控制,并以此确定院级工资总额,员工的绩效工资全部浮动,与工作绩效挂钩。

  “限费医疗”,撬动基层医改

  桑植县的改革实现了预期目标,达到甚至超出了预期改革效果。这是记者在采访时听到最多的评价。

  有人拿诊疗人次增加、均次费用下降、参合病人负担减轻为例,桑植县2011年8-12月乡镇卫生院住院人次环比增长37.50%,而医疗价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降幅为5.72%。改革的实际效果让患者得到的实惠均好于其制度设计,且高于全省政策规定的最低补偿率(80%)。

  也有人认为,新农合基金运行平稳,使用效率提高是改革探索最有力的佐证。桑植实际运行没有出现事先人们所担心的基金支付大起大落现象,均次费用均在预期范围之内。省卫生厅的报表显示,2011年,桑植新农合基金结余仍达1210.9万元。

  无论如何,让人感到变化最大的还有农民参合积极性、主动性提高。桑植县卫生局和各卫生院普遍反映,之前的农民个人筹资部分筹集困难重重,但2012年春节期间,不到半月就做到了应缴尽交。对于稳步推进的“桑植模式”,出身土家族的县委书记龚明汉很有信心,他风趣地打着比喻,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群众逐步得实惠的过程,就好比桑植民歌中唱的那样“冷水泡茶慢慢浓”。

  湖南省卫生厅党组书记肖策群对这种新农合支付制度的创新,有可能撬动整个运行机制的改革给予充分的肯定,卫生部门管理新农合“一手托两家”的优势又一次得到彰显。他评价这种模式具有可及性强、可操作性强和可复制性强的“三强”,具体而言,一是老百姓不必再盘算报销的是70%还是80%,物价涨了对我住院有没有影响,敢去看病,心里踏实。二是试点县经过了广泛测算,抓住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契机,着眼于“保基本”,符合医改核心精神。三是中西部地区大部分区县经济欠发达,筹资水平、医疗水平等硬指标与桑植等县都有参照意义,这种有利于“保基本、建机制、强基层”的模式值得倡导。肖策群强调,实践过程中加强监管,力求做到“二防”:防止出现基金透支,防止服务水平下降。

  同样在新农合付费制度改革中“长袖起舞”的蓝山县,是第二批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县。2010年12月底在25个乡镇卫生院实施药品零差率销售,初期经历了乡镇卫生院“冷死”、县级医院“累死”的现象,形成新的“看病难”。在深入调研基础上,该县推出了“10+100”补偿模式,即参合农民在乡镇卫生院看普通门诊每人每次只需自付10元,其余由新农合补偿,每张处方限40元内,每人每天限一次门诊。每次住院自费100元起付线,新农合按100%的比例报销,不再有自费药品和报销比例。实行“10+100”运行模式后,卫生院由“冷”转“热”,业务量大幅度上升,医务人员人心稳定,工作热情提高。蓝山县实施“10+100”模式后,与2010年相比,门诊人次增至237831人,环比增长67.3%,相反,住院人次减至10402人,环比下降8.72%;门诊人次费用减至37.99元,环比下降51.12%,住院每出院者费用降至692.94元,环比下降25.49%。试点地区改革一个政府满意,得民心;医院和医务人员满意,受鼓舞;参合农民满意,得实惠的局面正在形成。

  桑植县、蓝山县等经济欠发达地区,在医改推进过程中,不约而同地想到将新农合的惠民效应最大化,他们遇到困难不气馁、不退缩,充分发挥政治智慧,用活用足政策,这或许就是“桑植模式”或“蓝山模式”带给人们的最大启迪,尤其对那些囿于财力遭遇医改“瓶颈”的地区。

  南华大学公共卫生经济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周良荣等专家的观点,湖南省蓝山县、桑植县等地探索的新农合支付方式改革实质上在做限额付费的事情,即对参合病人看病就医直截了当设置最高支付限额。限额内,患者按实付费,超额部分全部由新农合基金补偿。周良荣等专家认为,在此基础上完善的湖南“限费医疗”模式,有望成为撬动基层医改的“杠杆”,值得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广。编辑整理丁珠林

  用简单的办法解决复杂的问题

  文/点评嘉宾:北京大学教授 李玲

  桑植县实行医改的起因是,实行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之前,全县46家乡镇卫生院每年总共有近1000万元的药品利润。一旦取消药品加成,乡镇卫生院正常运行就会出现很大亏空。如何弥补这笔亏空?通过政府增加投入和提高医保支付比例是主要的渠道。然而,在改革之前,基层卫生院的医保报销比例只有80%,虽然已经很高,但是对贫困患者来说仍有很大压力。我们在其他地方调研也发现,老百姓对复杂的医保报销政策很难完全搞懂,自己究竟要付多少钱仍没有底,所以就医的积极性并不高。为此,桑植县在全国率先实行了“全程免费医疗”,同现有的医保政策最大的不同是,除了150元的门槛费,自己不再支付任何费用,这样就大大降低了医疗支出的不确定性,使得贫困患者也能安心就医,吸引最大多数的患者放心去基层就医,引导了农民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常见病多发病,并且使得那些之前因为“看病贵”而没有看病的农民开始到基层医疗机构就医,走活了卫生院生存发展这盘棋,保障了财政投入获得实效和基层机构的发展。另一方面,对卫生院来说,在原有报销制度下,医疗费用越高,报销越多,即使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卫生院仍有推高费用的动力,实行免费医疗以后,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彻底摆脱了逐利动机。这是“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最复杂问题”的成功实践。

  “免费医疗”反而有效控制了成本

  许多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免费医疗”是不是会带来成本暴涨呢?桑植县实行了一系列机制设计,不仅避免了这个问题,而且还有效地控制了医疗成本。

  从数据来看,实行全额报销制度之前,按卫生院住院补偿比例80%,新农合基金预算为1200万元。实行全报销制度后,报销比例从80%提高到100%,在次均费用、住院人次都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基金需多支出250万元左右。同时,基药制度实施以后,药品利润这部分费用就能节省下来,节省的药品利润为1000万元,远远大于全报销所需多支出的额度,基金运行没有风险。事实上,2010年桑植县新农合筹资水平已达到人均230元,总筹集资金有7873万元,分配给乡镇医院就医报销部分至少有2600元,而该县一年乡镇医疗机构住院金额花费总额约为1600万元。这就意味着,实施住院“全报销”后,资金方面有着充足的保障,确保了农民“全程免费医疗”的安全和可持续。为什么桑植县能做到这一点呢:

  1、通过基本药物制度把药品价格水分挤了出来。目前医疗卫生投入主要不是不足的问题,而是结构不合理。只要药品价格的水分能够挤压出来,节约的费用完全可以实现较高水平的全民医保。这是对公立医院改革也有启示作用的。

  2、通过实行免费医疗,实行了收支两条线,“院财局管”,医院的收入来源由过去的药品加成、患者自付、医保和财政四个渠道,变成了医保、财政和患者自付三个渠道,其中由于患者自付是固定的(这是和其他地方最大的不同),财政和医保便可以完全担负起“单一支付者”的职责,进行成本控制。并且,桑植县将“全报销”的医疗定点机构的医务人员纳入全额财政拨款事业编制,采取绩效考核机制,比照公务员津补贴标准执行,解决了医院的部分经济压力。

  3、监管制度完善。针对患者的行为,为了防止全报销后出现的过度医疗,桑植县将参合农民住院的起付线由100元上升到150元,这样一来,一些小病小灾的患者便可通过门诊解决,并且门诊费也有相应的报销制度,防止了过度医疗,也避免了医疗资源的低效率使用。而对无指征住院、治疗期间与病情无关的医药费、急救车费和空调费,因违法犯罪、打架斗殴、酗酒服毒等所致的医药费,以及住院期间的生活费、疗养费康复费和营养药品费等,不纳入全报销范围。该报销的100%报销,不该报销的一分也不报,真正把钱用在了刀刃上。

  4、通过工资制度改革,彻底改变医务人员激励。该县46个乡镇卫生院及分支机构为骨干、262个村级卫生室为网店的乡镇医疗卫生网络共拥有医疗卫生工作人员1094人,2010年乡镇卫生院药品收入约1000多万。伴随着“全报销”政策,县财政毅然斥资887万元,将“全报销”的医疗定点机构的医务人员纳入全额财政拨款事业编制,采取绩效考核机制,比照公务员津补贴标准执行,确保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与此同时,三年来,县卫生局对外招聘了79人,全部放在乡镇卫生院。而对于高级职称医师、中级职称医师,分别给予每人每年补助6万、2万元。同时,该县的中医院、人民医院两大县级医院相应科室,都必须对口支援相应的乡镇卫生院。此外,桑植县也对医务人员的行为进行监控,如果有医务人员不按规定开药、擅自提高收费标准、重复检查等现象,也会遭到严厉处罚。

  政府责任到位是医改成功的关键

  中国的医改之所以到现在成效不显著,主要是在两个问题上仍不够明确坚定。一个问题是医疗卫生事业的性质,应该是公益性的还是营利性的,应该国家计划控制还是可以允许市场化?另一个问题便是政府在医疗卫生事业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积极干预,积极监督,还是无为而治甚至撒手不管?

  从桑植县的政策来看,政府对医院和自身的定位无疑是有深刻认识的,并且在执行过程中也相当明确的。医疗卫生事业的目的是公益的而非营利的;乡镇卫生院的作用是保障当地人民健康,提高当地人口的身体素质,而不是经济上的创收。从政策制定、到调配资金,再到监督管理等工作,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医疗卫生这一特殊且重要的事业,唯有当政府的定位明确之后,再加以有效的措施,改革这艰难的一步才有可能顺利迈出。

  自全报销制度实施后,在乡镇卫生技术能力内的疾病,选择乡镇卫生院住院的人普遍增加,8、9、10三个月增加了1200人次,乡镇卫生院住院比例呈上升趋势。全县8、9、10三个月住院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次均费用由原来的966元降低到910元,降幅为6%;日均费用由原来的129元降低到103元,降幅为20%;实际补偿比例提高到了83%,提高了17个百分点;住院基金补偿净增138万元,门诊基金补偿净增22万元,初步达到了全报销制度设计的预期效果,广大农民群众得到了真正的实惠。百姓对政府,对医生的信任又回来了!

  桑植县的医改表明:第一,政府责任要到位。桑植县政府在此次医改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依靠着正确的执政理念和强大的执政能力,“全报销”制度才得以顺利实施。第二,要对行政管理体制进行有机整合。建立新的体制后,桑植县政府同时实行了新的分配制度和人事制度。将医院财务移归卫生局管理,就控制了医院的财权;将医务人员纳入全额财政拨款事业编制,就理顺了医务人员的奖励机制。这样便从医院这个方面控制了支出,也控制了医生的行为。第三,发达地区暂时没解决的问题,贫困地区未必解决不了。一方面,实行"全报销"的关键并不在于投入多少资金,而在于如何分配资金,因此贫困地区在资金这个问题上并没有短板;另一方面,贫困地区对解决民生问题,提高民生水平等方面的需求也更迫切。

  桑植县的实践告诉人们,这是一个可以复制的样本。病有所医既然能在一个国家贫困县实现,就更有可能在全国各地市县开展。期待桑植医改的模式能在全国推广!编辑 丁珠林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