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卫生 > 热点直击 > 正文

“三明联盟”不是梦(2016.11-1)

2016-11-22 10:30:23 | 来源:中国卫生 | 分享
  
  
  文/耿鸿武
  
  福建省三明市医改办9月27日文件表明,10月份福建、浙江、广东、河北、山西、内蒙古、贵州、云南、甘肃等九个省共41个城市的联盟成员将启动第三次“三明联盟”联合限价谈判采购。
  
  成员数量增长快
  
  三明医改从2012年开始探索,各界始终褒贬不一,赞成者看到的是三明控费、公立医院改革、薪酬绩效改革、集中采购等数据的改变;反对者看到的是患者、企业、医院、医生等就医、经营、管理中的各种问题。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在深化体制改革2016年工作重点的文件中,率先发出向三明医改学习的号召。三明的改革终于修成“正果”。
  
  这些年来,业界一直质疑三明的经验难以复制,三明医改是孤岛现象,出现了一些机构和企业在集中采购、药品供应、耗材采购等中毅然决然地放弃三明市场。估计三明的政策实践者更清晰地看到这一点,这或许会成为三明医改的扼杀力量?
  
  2015年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和三明拟签订协议,进行限价采购,这一事件让业界改变了对“孤岛现象”的视角;紧接着,2015年12月19日浙江省以药品、耗材招标的“宁波规则”闻名的宁波市决定与三明联动,实行药品耗材跨地区联合限价采购;2016年3月30日, 三明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发布《关于开展药品联合采购三明联盟新一轮谈判议价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三明市已与宁波市、乌海市、玉溪市、珠海市等城市建立药品采购联盟,并在《通知》中表示,之后其他城市也将陆续加入,至此,业界正式看到“三盟联盟”的出现和形成。
  
  截至2016年9月30日,“三明联盟”已经有宁波市、珠海市、乌海市、鄂尔多斯市、玉溪市、铜仁市、太原市、三明市、厦门市、唐山市、邯郸市、沧州市、衡水市、邢台市、张家口市以及河北省28个医改示范创建县、庆阳等共41个地级市和县成为新的成员,延伸到浙江、广东、内蒙古、云南、贵州、山西、福建、河北、甘肃等9个省(区)。
  
  可以预判的是,“三明联盟”在国家政策向三明学习的号召下,在200个公立改革试点城市可以单独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政策引导下,还会有更多的地级城市加入此联盟,因为这是政治成本最低、最高效的方式。“三明联盟”不是梦,已成为真实。
  
  联盟“联”什么
  
  按照“三明联盟”对媒体的宣传通稿,“三明联盟”就是要“以联盟的形式,扩大市场容量,以量换价、量价挂钩,优势互补、互惠互利,严格控制‘三明联盟’药品、耗材费用的不合理增长,让药品回归治病功能,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实现‘腾笼换鸟’,切实减轻联盟城市人民群众的看病负担,有力推进新一轮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的高效开展,不断把医改工作引向深入。”
  
  上述描述的改革方式和目标是否能实现,这里姑且不论,很显然,7号文和70号文提到的探索跨省采购方式已经启动成为不争的事实。
  
  分析《第三次药品(三明联盟)联合限价谈判采购实施方案的通知》,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联盟的实质就是“联合限价、联盟联动、动态调整、降低药品耗材价格”,即以联盟的最低价作为限价的依据,通过竞价、议价、最低价中标的方式确定中标品种,联盟内实现价格联动,取最低价作为各地的采购价格,继而降低药品和耗材的价格。
  
  联采的趋势预判
  
  三明集中采购形成的价格,之余三明的医疗机构只是一个参考价格,如果医疗机构在议价中,价格可以低于实际中标价格的10%,既可以标外采购,且差价归医疗机构,明折明扣的做账方式大大激发了医疗机构的议价动力。三明的一贯方法,使得三明的集采中标价格成了全国的洼地。此次的联盟统采,将使此洼地进一步扩大,涉及1/3的身份,因此三明的价格将不是洼地,而成为“低价平原”。
  
  加之目前全国药管平台的逐渐完善,最低价已经变得一览无余,各地政策中如果试点城市的价格低于省级中标价格,将采用动态调整的方式进行价格调低,可以预测的是至少在目前的9个省(区)中,价格的“低价平原”已经形成,加之京津冀一体化,陕、川、蒙、宁数据共享,“低价平原”将进一步扩大。
  
  “三明联盟”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实现了地市对省级招标的围剿,不能不说将成为今后集中采购的一种新的方向,随之也许还会有更多的跨区域的联盟出现,业界一直关心的GPO采购,也许会因此成为各地实践的主要方向,丰富多彩的GPO或将出现。
  
  需要新思路
  
  三明联盟,总结起来,将是“价格透明、方法简明、效果鲜明”。过去,每每在企业遭遇集采降价时,思考的是“要么保价格,要么保市场?”。在福建、浙江,包括三明、宁波等地的强大的集采降价攻势下通常会采用放弃小市场,不降低价格的应对策略,然而今天,放弃有可能意味着全线崩盘,除了低价应标已无他路可走,要么就放弃院内的巨大市场。
  
  可以预判,对于竞价产品来说将会面临巨大挑战;对于议价产品,如独家、专利的药品,从这些年各地集采的实践来看,依然会保持巨大的价格博弈能力,就是“三明联盟”的方式也未必可以真正的撼动价格。
  
  医改到今年已经7个年头,这是一个庞大、复杂、系统的工程,仅仅通过降低价格的医改是一定不会成功的。虽然我们看到了各地这么多的城市加入联盟,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地区加入,而我们少见的是各地具体的“医改新思路”,少见的是医改的组合拳,少见的是真正触及行业的潜规则,向别人学习,也许只能保证不犯错误,并不能保证正确的做事,在这里即是提醒,更是鼓励,希望医改早日成功。
  
  (作者系清华大学老科协医疗健康研究中心特聘专家)
  
  编辑 王朝君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