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重庆事件与医保盲区(2015.05)

2015-06-18 11:25:20 来源:中国卫生
  
  文/郑山海
 
  前些日子,发生在重庆的尿毒症患者上街抗议医疗涨价的事件,再一次把人们的目标吸引到了我国的医疗保证制度上。虽然,引起这起事件的重庆医疗价格调整工作已经因此而被喊停,但这个事件本身还是透露出,诸如尿毒症这样的特殊病人,他们对医疗服务中的价格非常敏感,自身能够负担的医疗费用非常有限等现实的问题,我们这个社会应该为他们提供什么样的医疗保障呢?
 
  尿毒症属于不可逆的疾病,一旦罹患就将陪伴终身,有人将之称为“隐形杀手”,危害非常大。而尿毒症的治疗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持久战”,服用药物姑且不说,最主要的是需要终生依赖透析治疗。透析一般每2天~3天做一次,如果如果间隔时间过长,患者就可能出现生命危险,所以,这类患者对于医疗的依赖非常强烈。
 
  在目前的医疗定价下,我国患者透析一次约需要500元左右,一个患者一年用于透析的医疗花费为5至10万元。这个价格已经高于了很多地方的平均工资水平,也就是说,许多工作的群体难以独立承担尿毒症患者生存所需要的透析费用,如果没有相应的医疗保障,绝大多数家庭都无力承担常年透析的花费。雪上加霜的是,尿毒症患者大多还不具有工作能力,自身很难有充足的经济来源,更不可能独立承担治疗花费足。所以,社会必须要对他们提供帮助,保证他们能够长期维持相应的治疗。
 
  如今,在我国的“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为尿毒症患者提供的医保支持还是比较到位的。例如在北京,经过医保的实时结算,医保病人每次透析个人承担的费用在50元左右,如此,全年个人负担5千至1万元即可,经济压力大为减轻。而且,尿毒症患者在门诊就能享受住院病人的医保政策,没有2万元的支付封顶,医保的支付额度达到了一年30万元,应该说,这样保障力度,确实为许多尿毒症需要透析的患者带来了极大的福祉。
 
  但是,前面提到的医保政策也不是人人都能享有的,还有不少人没有建立自己的医保账户,或者,他们享有的是其他类型的医疗保障制度(如一老一小等),他们如果需要透析,就不能享受到上面说到的保障力度了,病人的负担可能会大许多。
 
  正是因为这类情况的存在,我国有许多尿毒症患者(当然也包括其他的一些重大疾病)无法得到应有的医疗支持。很多人可能对这样一个事例留有记忆,那就是在2012年,下岗工人廖某,为了让自己患尿毒症的妻子得到正常的透析治疗,私刻医院的收费公章,4年间漏缴医院治疗费17万元,消息一经爆出,舆论曾经一片哗然。其中指责廖某欺骗的声音很少,同情之声倒是不绝于耳,后来法院也对廖某的行为,予以了从轻发落。
 
  问题是,法院的宽容并不能真正给这些患者带来应有的保障,为了透析而违法犯罪的事例,这些年依然屡有发生。
 
  这也揭示一个问题,在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中依然存在着较为重大的纰漏——没有对低收入群体的医疗需求提供应有的保证。特别是对于尿毒症这样的重大疾病,纰漏显得尤其刺眼。
 
  我国现行的医疗保障体系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为主体,以农村合作医疗及“一老一小”医疗保险为补充。这个体系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对于城镇居民和职工相对优惠,对于农村人口的支持力度相对薄弱。而后者的经济收入整体更低,他们恰恰需要更为优惠的医疗保险体系。这些年因为治病而生活陷入困境或铤而走险的事例,大多没有被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所覆盖。这种实际上是照顾“强者”的保障体系与国际通行的做法是背道而驰的。
 
  例如,在美国就没有类似我国这种几乎全国统一的城镇医疗保险体系,美国的医疗费用及其昂贵,因此美国建立了形式多样的医疗保险,美国人的医疗保险大多由员工和雇主共同承担费用。但是对于退休、失业、贫困人口,在提供必要的相关证明以后,可以不用购买医疗保险,而由政府(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共同)承担。当然,他们必须要到指定的医疗机构就诊,并且要填写繁琐的申请单,大多数时候要拍冗长的队,得到的医疗服务也相对简单,但是不存在无法看病的问题。
 
  在我国香港也有类似的做法,同样是对待尿毒症患者,如果病人确实无力购买医疗保险,那么在办理相关的医疗申请后,就会有医疗部门和慈善部门为患者提供每周2次的腹膜透析,以保证患者能够维持基本的生存状态。
 
  目前,我国实施的几乎是无差别的治疗,不论患者的经济状况如何,提供的治疗方案几乎是一样的,对于经济承受能力差的群体,没有一个有针对性的救治机构和帮扶部门,这导致相当一部分家庭,在面对需要长期医疗的疾病时,感到非常艰难。
 
  其实,这些年我国一直在努力,早在2010年,我国就启动了提高儿童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保障水平试点工作。2011年底我国已在93%的统筹地区开展了对上述疾病的保障试点工作。一些地区相继将重性精神病、结核病、妇女宫颈癌、乳腺癌、尿毒症、艾滋病机会性感染等多种重大疾病纳入保障范围,通过政府的财政给予支持,或者是医疗机构的优惠,以及慈善基金的帮助,让许多相关患者获得了补偿。但相对于我国庞大的需求群体而言,目前依然有很大的缺口。
 
  需要强调的是,我国对患者提供的帮助,更多的还停留在治疗环节,而对于某些疾病,特别是晚期肿瘤一类的疾病,治疗恰恰是一个性价比最低的一个环节。最新数据显示,我过每分钟就会新发6名肿瘤患者,其中超过60%是晚期。也就是说目前我国诊断出来的肿瘤患者,大多数已经到了晚期,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机。
 
  而根据目前的医疗水平,大多数的肿瘤患者是可以做到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最终治愈的效果的,遗憾的是,因为很多的原因,很多患者都放弃了早期发现的机会。这里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把资金投放在肿瘤晚期相对效果不好的环节呢,还是为一些贫困群体提供更好的早期干预环节,在肿瘤的早期筛查发面,提供必要的支持,而真的发展到了肿瘤晚期,倒应该适当收手,仅仅提供一些对症镇痛治疗一级的基本医疗措施,引导他们选取一些更为适合其经济状况的的医疗项目,避免出现“病急乱投医”,增加家庭的不合理支出。
 
  综上所述,对于需要大额医疗支出的疾病,我国应该尽快建立首先惠及低收入群体的医疗保障制度,同时建立更广泛的医疗保险种类,逐步引导中等收入及高等收入的群体购买适合自己的医疗保险项目,为自己的疾病提供不时之需。在提供依靠保障的过程中,应该逐步改变目前这种重视治疗而轻视预防的状况(目前多数的体检花费是不能享受医疗保险支付的),而应该适当把预防工作纳入医疗保障体系,做到一些疾病的早发现、早干预,进而减少疾病对于人群的总体伤害。
 
  (作者单位:煤炭总医院)编辑 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