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会诊“社会资本办医”(2013.04-2)

2013-08-20 11:10:32 来源:中国卫生

  近日,由中国医院协会主办,卫生部、福建省人民政府支持,福建省卫生厅、厦门市卫生局承办的“中国社会资本办医论坛”在福建省厦门市召开,与会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民办代表就社会办医相关政策、社会办医过程中的困难、医疗服务市场现状等进行了深入探讨。

  会诊“社会资本办医”

  文/本刊记者  刘也良

  政府首先要转变职能

  陈德荣(浙江省温州市市委书记):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公共品的提供者是政府,但是过去由于把提供者和生产者的角色混淆,政府应该提供公共品就变成了政府当然应该生产公共品,但是政府由于出资者主体地位的缺乏,使整个生产方缺乏有效的约束和激励机制,使政府在公共品生产领域效率是低下的,所以可以说在地方,凡是政府提供、带“公”字头的产品,人民群众满意度并不高,公路收费高、服务差,公交分担率低,公立学校的择校等成为老百姓普遍不满的问题。所以我们要分清楚,政府提供公共品,但未必非要生产公共品,公共品完全可以分为两个环节,生产和分配,政府只要在分配环节当中,让公共品公正、公开的分配到每一个国民手中,政府的职责就尽到了。

  黄洪(中国保监会主席助理):新医改也涉及到政府职能转变的问题,保险业投资医疗机构可以减轻政府的筹资压力,有助于调整优化医疗卫生领域中,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政府能够集中做好医疗卫生规划、市场准入、业务监管等工作,符合政府职能转变的内在需求。在我国目前医疗资金投入不足的情况下,保险业投资医疗机构有助于建立多渠道可持续的卫生投入机制,为医疗机构提供可靠的资金来源,同时,保险公司投资医疗机构可以借鉴国际上的管理式医疗模式,实现保险机构与医疗机构的共享利益、共担风险,共同控制不当医疗支出,重塑医院盈利模式。

  陈竺(卫生部部长):我们应该鼓励开展有资质人员开办个体诊所的试点,同时,允许港、澳、台资本举办合资医院,香港和澳门的服务提供者可以在大陆所有直辖市和省会城市设立独资医院,台湾服务提供者可以在上海市、江苏省、福建省、广东省、海南省设立独资医院,明确要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开展卫生资源布局与结构的调整工作,结合公立医院改革,在需要调整和新增医疗资源时,在符合准入标准条件下,优先考虑由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允许一些地方开展一些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疗机构改制。

  管理和效率至关重要

  龚文华(厦门长庚医院董事长):医疗是一个进入障碍高、退出障碍高、利益不一定高的产业,因此如果能够提升医院的效率,对整个社会医疗的帮助是很大的。

  企业家天然的更认真、更精细的使用资源,为此,非常注重通过管理来提供物美价廉的服务,1970-2010年,台湾每千人医师人数成长了4倍,床位数成长了4倍,而人均GDP成长了40倍,人口成长了1.68倍,医疗需求实际成长了60倍,远超医疗资源的增长,效率的提高说明,相比单纯增加医疗资源,管理更重要。在台湾,法人医院已经占总数的46%,同时他们也是台湾医疗效率最好的,提供了56%的服务量,这得益于他们引进企业管理制度(责任中心、目标管理、绩效管理),推动作业合理化(制度化、表单化、信息化)。

  张宗久(卫生部医疗服务监管司司长):医院等级评审制度,是很多国家在长期医院管理当中总结出来的管理制度。对于民营医院来说,及早运用医院等级评审的方法,可以使医疗机构上新台阶:在细化分工的过程中,完成高难度的技术动作,又不乏整体感,回到以病人为中心的整体诊疗,绩效水平有所提高,工作效率提高。因此,我们也希望民营医院都加入到医院等级评审工作中,运用评审工作的方法、流程、标准、质控体系来强化自己队伍的素质,完善流程,不断深化自己的水平的提高,使机构达到高水准。

  社会资本可向高端迈进

  陈德荣:在高端领域,人们对健康的欲望是无限的,而政府财力、人的财力是有限的,这就产生了供给矛盾,因此我们应该通过社会资本力量提供医疗高端,发展成为能够满足不同个性化需求的产业。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高端服务业完全应该成为我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促进围绕人的健康、生命质量提高的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应该是医疗行业发展的核心需求。

  陈竺:民营医院的投资者和经营者要抓定位,未来民营医院发展,希望向高端发展为主,上水平、上规模、上技术台面,提升服务质量,将来形成的医疗服务体系格局就是公立医院保基本,民营医院保高端。

  许速(上海市医改办副主任):

  民营医院作为医改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是一个解决医疗资源合理配置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解决国家医改、公立医院改革,促进流程、模式、制度再造的大问题,因此应该鼓励民间资本投资高端医疗,着重提高社会办医的质量、规模,真正促进特需医疗的发展。

  落实多点执业必须联动

  赵明钢(卫生部医政司副司长):多点执业的政策叫好没叫座,原因有很多:1、随着医改深化,保障体系的建立完善,医疗服务需求呈现井喷式发展,公立医疗机构在满足看病就医方面在效率上发挥到了极致,超负荷工作使公立医院医生很难流动起来;2、多数取得资格的医师仍秉持传统的就业观念,认为公立医院品牌好,待遇好,职业发展前景好,争相获取体制内的身份,不愿意到基层医疗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3、配套政策不完善,如现行的人事管理制度,医院为其支付工资和保险,承担行政和人事管理,单位人的身份让医师多点执业有压力,此外,利益分配、责任承担、社会保障等配套措施没有建立起来。4、民营医院自身发展问题。民营医院数量、床位、规模、就诊人次、服务量偏少。落实多点执业必须联动,在社会分配、医疗保障、政策形成等问题上为多点执业提供更好的环境。

  需要自己的人才和专科

  张宗久(卫生部医管司司长):政府对社会办医进行扶持性监管,必须首先建立制度,培养合格的医生。

  培养合格的医生绝不是一蹴而就的。医学生毕业后,如果要成为医生,必须在临床机构进行训练,培养周期长,医疗一般都需要团队配合,要协作磨合成为一个优秀的团队组织,也需要很长时间,不能急功近利。

  对于民办医疗机构,如何在内部形成人才培养的机制和氛围也很重要。民营医院如果完全依靠多点执业获得人才,很难成为高水平的机构,因为全职工作人员的稳定性在大型医疗机构里是很关键的。因此,应该在内部建立人才的自我培养机制,促进人才的成长。

  赵明钢:2010年,我国首次启动了临床重点专科建设。卫生部提出应当对民营医疗机构一视同仁,考虑到目前民营发展的现状,要给予特殊政策。一方面是按照专业来评,使民营医院不用跟公立医院“PK”,有的民营医院取得了临床重点专科建设的资质。今年在启动临床重点专科建设中,我们仍然给民营医院留出了特殊政策。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