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民营医院蹒跚进春天(2013.04-1)

2013-08-20 11:10:05 来源:中国卫生

  自从2009年新医改推行以来,社会各界普遍认为民营医院发展的春天来临了。然而,近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市场依然缺乏明确的方向感,在执业选择上,更多的医生选择了维持现状或者骑墙观望。

  民营医院蹒跚进春天

  文/本刊记者 刘也良

  该出台的政策都出了 问题就差在落实

  近些年来,相继出台的一系列文件中,都制订了相关政策鼓励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如《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2年主要工作安排》等。卫生部则下发了《关于做好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通知》等十多个配套文件,卫生部医政司副司长赵明钢说:“比如多点执业,卫生系统的观念是很解放的,该出台的政策都出台了。”

  但正如大连医科大学医院管理学教授陈绍福所说,针对社会资本办医的有些政策还欠缺完善,停留在文件层面上,落实相对滞后。

  据福建省厦门市卫生局副局长洪丰颖介绍,2004年7月1号后,厦门市规定不论是市属、区属,还是公立、民营的医疗机构,全部实行人事代理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退休以后的待遇是一样的,这在推进人才的公平流动上是很有吸引力的政策。

  但是,前不久,浙江一位民营医院院长愿意出年薪80万,聘请杭州本地有威望的妇科专家来坐诊,当龙头,可是广发英雄帖几个月,一直无人问津。赵明钢认为,像人事管理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政策在很多地方仍没有完全跟进和配套,这些政策并非卫生部门说了算,其他部门得相向而行。

  以税收为例,虽然多个文件提出要在税收上给予民营资本优惠,但实际上却不是。目前,民营医院需要上缴25%的企业所得税,而公立医院国家不仅有总收入的8%至10%的财政补贴,且没有税负,导致民营医院的运营成本至少要比公立医院高出50%。中信证券的投资分析师隋国明在分析这个问题时说,社会资本捐赠慈善医疗在国外很盛行,在中国却没有土壤,据2009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显示,2009年,企业捐赠大健康领域只有全部捐赠的9.18%。这是因为根据我国《企业所得税法》第九条的规定,企业发生的公益性捐赠支出,如果超过年度利润总额的12%就要纳税。我国台湾地区规定境内外捐赠没有流转税,捐赠部分免增遗产税,我国香港地区规定,企业捐赠慈善事业时,可在缴税时享受最高35%的应评税利润扣除。

  2012年1月8日,广东省佛山市政协委员贾玲在佛山市十一届一次政协会议上与市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对话发言时说:“有些政策执行就像玻璃门,看得见,但摸不着,更用不上。”

  拿退出机制来说,2007年,南方某公立股份制非营利性三级专科医院成立,该院院长说:“我们投了8000万元,现在资产已经变成6亿元了,但当初我与政府签订协议,如果不做了,会把这个交还给政府。”陈绍福在分析这个问题时表示,目前,非营利性民营医院不等于也不属于慈善医院,但是按分类管理规定,投资者在运营期间不能分红,医院不办后资产须交由社会处置,投资者没有权利处置,投资者的回报将如何对待和处理没有答案。

  看似热闹,其实仍然是偏安于一隅

  目前,社会资本办医呈现鱼龙混杂的局面,陈绍福认为,很多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既没有战略目标、品牌意识,也没有医学的专业背景,导致发展受到阻碍。

  据《2012年中国卫生统计提要》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民营医院中设置99张床以下的医院6225所,占比高达88.08%,500张床以上的医院仅占0.79%,规模偏小,核心竞争能力较弱,规模效益差,而且普遍存在着床位使用率低的问题。隋国平说:“在目前非常好的政策形势下,公立医院正在深挖洞广积粮,而民营医疗机构看似很热闹,其实仍然是偏安于一隅。”

  社会资本办无法做强、做大、做久,很重要的原因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目前,社会资本办医有三点不明:1、有些投资者和经营者不完全清楚自己今后如何发展,不完全清楚自己医院在区域医疗行业中所处的位置,投资者上来就要做大型综合医院,而事实上,目前最适合民营资本发展路子的是大专科小综合。2、医疗服务行业是一个长线和微利的产业,不是暴利产业,投资大,收益慢,一般情况下,民营医院正常运营3年才能盈亏平衡,或者有10%纯利润就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有的企业主认为办医疗就跟投资房地产一样,“急功近利、快速创收”。3、有些民营医院停留在“随意管理”层面,老板说招聘谁就招聘谁,说辞退谁就辞退谁,卫生部医管司司长张宗久在谈到这个问题是认为,医院是一种风险性非常大、知识密集型的行业,其管理不能照搬企业的那一套,必须尊重医疗行业的特殊规律。

  到底中国的民社会资本该如何投资医疗?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认为,民营医院的投资者和经营者重点考虑到城市新区、郊区举办医疗机构,发展儿科、妇科等薄弱领域,心血管、肿瘤医院和新型继续的健康服务业,如老年护理、临终关怀、医学检验等,与公立医院形成错位竞争,未来社会资本应该向高端医疗投入为主。

  目前,上海市正在浦东新区和闵行区重点建设上海国际医学园和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引进国际国内优质医疗资源,建设一批高端营利性医疗机构,使其成为上海发展现代医疗服务业的重要基地。

  很多医生对现状不满,但跳出体制,却是另外一回事

  在政策和社会资本本身存在诸多问题的背景下,民办医疗机构想要吸引医生还很难。

  很多医生对公立医院的执业现状不满,想离开。“在咱们国家,公立医院的医生不好当,干的活越来越多,尤其是不属于医生的活越来越多,阳光工资很少,一个主任医师每月3、4千块钱,每天要听科主任的指挥,为科室创收而忙碌,根本没有充裕的时间和空间去服务病人,最终还得承担医患关系紧张带来的人身安全威胁”,心血管专家、自由执业者周乐今在接受《中国卫生》杂志采访时说。

  周乐今曾是云南省某大型公立三甲医院心血管科的主任,2010年,他放弃职务,与昆明同仁医院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为民营打工”。

  但是对于更多的医务人员来讲,真要让他们跳出现有体制,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为了“抢”下周乐今,昆明同仁医院为其开出了80万的年薪,当时就有很多人表示“羡慕”。但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一个医生最主要的收入不是工资、红包,而是药品和器械回扣,因此高薪酬未必能真正吸引大牌医生。

  2013年初,哈尔滨事业编制环卫工招聘,共有2954名本科生、29名研究生成功报名,有落选者称热衷体制内身份不仅为稳定,而且落户到城市会带来就业、教育等优势,“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这样的情况在医疗行业也是如此,很多医生依然持传统的择业观念,认为公立医院品牌好,待遇好,职业发展前景好,争相获取体制内的身份,不愿意到民营医疗机构过不稳定的生活。

  还有就是理念的不同。2012年,昆明同仁医院单方面辞退周乐今,周乐今申请劳动仲裁,并把对方告上法庭,这些也源于办医理念的冲突。10年前,周乐今听了一堂课,改变了他对心血管疾病治疗的认识:欧美国家正在推行通过理想的血压管理、血糖管理、抗栓管理等管理模式,零容忍心血管病人发生脑卒中、猝死等情况,如果最终不得不放支架,被视为一种失败。“西方的这种理念其实来源于传统中医的上医治未病,但是投资方浮躁而逐利,只是想让我做心脏介入”,周乐今说。

  最近这段时间,仍有很多民营医疗机构想邀请周乐今,但一听说对方还是希望自己去做心脏介入,周乐今全都谢绝了,在谈到什么样的民营医院才能吸引自己时,他说:“它使我作为一个医生,能通过医疗服务获得阳光体面的收入,不要为了生计而行医,能让我买房、买车,过个中产阶级生活就行了,而且让我能得到尊重,实现自己的医者理想。”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