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七次上书”陷入马拉松式博弈(2013.03)

2013-08-20 11:09:03 来源:中国卫生
  “七次上书”陷入马拉松式博弈

  文/本刊记者  丁珠林

  七次上书工程院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先后六次致函中国工程院建议撤销“烟草院士”谢剑平院士称号,其间百余名院士联名上书工程院要求取消谢剑平的院士资格的“烟草院士”之争,在长达14个月的等待之后,今年2月1日,中国工程院终于公开表态。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增选政策委员会主任旭日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工程院已就《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做出两点重要修订。一是规定,对交叉学科候选人的评审需征求相关学部意见,由候选人所在学部和相关学部共同评审,做出全面客观评价。二是删除了“烟草科学与工程”学科。至于谢剑平的院士称号现在还不能撤销。

  消息一出,中国控烟协会迅速作出反应,第七次致函中国工程院,针对其作出“现在还不能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的表态提出尖锐批评,并再次建议尽快启动相关程序,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挽回“烟草院士”事件在国内和国际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

  中国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许桂华说,中国工程院今后不再受理烟草科技领域候选人的提名或推荐,是明智的选择,说明知错了,但为什么不能知错就改,有错必纠?许桂华语辞急切,“烟草院士”之争背后的实质反映的是控烟界与烟草业的博弈、是控制烟草和中国烟草发展战略的博弈,谢剑平烟草“降焦减害”研究产生的社会效应是误导吸烟、阻碍我国的控烟进程。一语道破控烟协会锲而不舍揪住“烟草院士”不放的根由。

  (小标题)没想到,纠正一个很明显的错误这么难

  “烟草院士”之争,缘起2011年12月8日,中国工程院公布的2011年当选院士名单。其时,谢剑平因研究烟草“降焦减害”和中草药卷烟等成果,当选为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

  工程院评出“烟草院士”,让投身控烟事业近十年的许桂华敏锐地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尤其在目前控烟主要依靠民间组织苦苦推进的情势下不啻是个危险信号。许桂华深知,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半个多世纪以来,全球控烟界与烟草业的博弈重点就是所谓的低焦油低危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专门对低焦油引起的健康危害的评价证实,低焦油卷烟不能降低危害。2011年11月27日,美国联邦法院判决烟草公司就低焦油低危害的宣传,承认其欺骗行径,并要求烟草公司声明:“所有卷烟都会导致癌症、肺病、心脏病和早逝,淡味卷烟、低焦油卷烟、超淡味卷烟和天然卷烟无一例外。没有哪一种卷烟是安全的。”美国烟草业被斥的欺骗策略如今在中国重演,特别是低焦油低危害重披科学的外衣,对中国烟民所具有的欺骗和诱惑力更大,主持协会常务工作的许桂华深知其危害的严重性,立即向会长黄洁夫作了汇报。中国控烟协会以会长黄洁夫签字的形式致函中国工程院,当月15日协会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协会公开呼吁中国工程院本着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撤销“烟草院士”谢剑平院士称号。许桂华亲自将建议函送至中国工程院。

  这时的许桂华充满信心,在她看来,工程院是神圣的科学殿堂,倡导科学精神,维护科学道德,谢剑平“降焦减害”的项目恰恰与为科技做贡献,为人们的健康,为社会发展做奉献背道而驰,取消其院士称号顺理成章,更是对我国控烟事业最有力的支持。

  来自港澳台地区的同道对中国控烟协会促进中国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声援和身体力行的行动让控烟协会许桂华和工作人员心生豪气。香港理工大学著名公共卫生专家林大庆等港澳台地区专家建议协会致信国家领导人申明“烟草院士”低焦油低危害的利害以及对中国政府形象的损害。在转过年的1月12日,中国控烟协会就“烟草院士”一事向温家宝总理、李克强副总理递交了由大陆、香港、澳门40位专家联合签名的信函,期盼总理能过问此事。这封签有胡大一、胡鞍钢等卫生界、法律界、经济专家的信函通过正常渠道投出,但据说国务委员刘延东指示有关部门认真研究,信函的归宿到底如何,至今不清楚。

  其实许桂华对工程院撤销“烟草院士”可能陷入“马拉松”有着心理准备。因为以往控烟协会与一些机构打交道的经历让她领教了控烟工作与烟草业带来的利益博弈的艰难,但却不乏成功的案例。其中影响最大的要数2010年上海世博局退掉烟草公司的捐赠。那次经过控烟协会等组织反复做工作上海世博局最终拒退了烟草公司的捐赠,民政部取消了6家烟草公司的慈善杯奖之事,还是让她怀有希望。上海世博会的退款行为正是由于控烟组织推动,为上海赢得了国际社会对其成功举办了一届无烟世博会的赞誉。

  2月1日,新探、中国疾控中心组织了20余位专家座谈,希望共同发声能够引起国家高层人士对“烟草院士”事件的关注。媒体的集中报道也令许桂华们感到振奋似乎看到了希望。在这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专门提交了有关烟草院士及控烟的提案议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委员还在所在的全国医卫组发起小组讨论,黄洁夫提出的“所谓通过降焦来减少烟草的危害,是烟草行业的一个陷阱”的观点在网上的点击率不断被刷新。黄洁夫称,工程院院士是一个学术荣誉,但如果以“降焦”为由选为工程院院士,会对中国控烟形象在国际上造成很恶劣的影响。黄洁夫坦言,如果自己是这名科学家,一定会为了国家荣誉,为了中国控烟的形势和好的国际形象,自动退出去做其他题目。做不做院士没关系,可是能不能维护国家荣誉,是一辈子的事情。但显然,黄洁夫的委婉规劝并没能打动谢剑平。

  随着“烟草院士”争论的发酵,有专家把矛头对准工程院的评审程序,质疑把一个对人健康有害的研究成果放到了环境轻纺学部评审有违科学。4月10日,中国控烟协会40位专家第二次向工程院主席团致函,要求工程院重新审议谢剑平院士的资格,并由医药卫生学部来参与评定。

  半个月后(25日),控烟协会接到中国工程院二局的来函,要求在4月28日前提供相关书面证明材料。掐指算来只有三天的期限,许桂华马上组织部分专家分头准备,从谢剑平研究所采用的评价方法严重低估“低焦油卷烟”的烟气成分释放量,评价方法已被国际废弃。“减害降焦”的论证及“卷烟危害性评价体系”是片面的、不科学的,违背科学真实性;其“减害降焦”卷烟误导宣传,促进烟草消费,增大了控烟的难度;违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及相关法律法规,谢剑平的“降焦减害”被确凿地证明,既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又危害人体健康;“降焦减害”已被更多国家和地区禁止以及美国联邦发院判处美国烟草公司败诉事件等方面在24小时内赶写出了57页的证明材料。27日,这份盖有中国控烟协会公章的证明材料送至中国工程院。控烟协会同时将这份材料分别传给工程院院士秦伯益、王陇德、钟南山、徐建国、陈君实等。全国人大常委王陇德院士认为,我国政府已签署六年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明确规定,不允许任何烟草制品以低焦油低危害欺骗误导公众。如今有人凭烟草“降焦减害”研究获选院士,有损中国工程院乃至科学界声誉。王陇德建议联络院士共同上书复议。许桂华到广州开会见到钟南山院士时,作为联名行动主要发起者之一,钟南山正在积极展开联络活动。5月30日,在世界无烟日来临之前,来自医药卫生、工程管理、农业、环境与轻纺工程四个学部百余名工程院院士联名致函中国工程院主席团,请求尽快复议、重审谢剑平当选院士的资格。秦伯益和陈君石更直截了当申明:谢剑平所谓的“降焦减害”研究成果是欺骗,已触犯科学界的道德底线,不能容忍。若工程院仍迟迟不做决断,科学界将考虑通过建言国务院、提请公益诉讼等方式,请国务院要求工程院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院士联名上书让许桂华感动之余更添信心:百余名院士同心协力来纠正一个错误的东西,还愁不能正本清源吗?

  6月12日,在中国工程院召开的院士大会上,谢剑平缺席了。但在中国工程院官方网站“院士名单”一栏中,“谢剑平”已赫然位列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43名院士之中。在其供职的郑州烟草研究院网站上,身为副院长的谢剑平简介中也已加入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头衔。

  “烟草化学专家”再次激起舆论反弹。7月15日,协会第四次致函中国工程院,从谢剑平烟草研究触犯国际公约和国家法律、丧失科学道德的角度,呼吁撤销新当选的“烟草院士”谢建平的院士资格。

  8月24日,控烟协会终于盼来了中国工程院的回函。然而却令协会大失所望。在许桂华看来,这份回函中所称的“将由主席团会议决定,综合各方面意见,组织深入调查,继续深入调查研究,做深入细致的工作并妥善处理”说穿了就是拖延战术。9月5日,协会第五次上书工程院表达强烈不满,并声明将持续关注此事的处理结果。

  今年元旦后第二个工作日,许桂华拨通了工程院办公室王主任的电话,又一次表达了协会对撤销烟草院士的强烈诉求。1月8日,控烟协会第六次上书工程院,强烈要求尽快明确回复处理结果。

  中国控烟协会宣传主管所超说,2011年底至今,中国控烟协会已连续六次致函工程院,建议尽快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然而,这些致函大多似泥牛入海,其间协会前后给工程院致电20余次,仅8次接通,每次均以领导出国在外、其它工作人员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说明处理情况。

  面对2月1日中国工程院的公开表态,许桂华感到十分困惑:想不到,纠正一个明显的错误会如此艰难。她不禁发问,为了人民的利益和科学的尊严,工程院就不能知错改错?谢剑平的院士资格现在不能撤销,那么还准备如何调查,何时撤销?

  (小标题)控烟工作目前的形势与当年艾滋病防治捂盖子时期的情况类似

  许桂华说,过去十年,中国烟草总公司将“低焦油卷烟”和“中草药卷烟”作为重点发展方向,在2011年将卷烟焦油量上限降至12毫克,配以大量“低焦油=低危害”的误导性宣传,导致多数国人,尤其是受教育程度高、更关注健康的人群受到了欺骗和误导,低焦油卷烟在我国的销量持续增长就是明证。“低焦油卷烟”和“中草药卷烟”的研发可能使一些本来打算戒烟的吸烟者转吸“危害更小”的“低焦油卷烟”和“中草药卷烟”。其结果是,谢剑平的“减害降焦”卷烟误导了消费者,阻碍了戒烟者戒烟愿望,诱导了青少年吸烟,促进了烟草使用量的增加,增大了控烟的难度。

  针对2月1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增选政策委员会主任旭日干的表态,许桂华在肯定其宣布删除“烟草科学与工程”学科、今后不再评烟草院士是一个进步的同时,对工程院提出谢剑平的主要工作和成果属于基础性研究明确表示严重的不认同。用许桂华的话说,谢的研究已成功应用到烟草企业并成为企业标榜自己产品高科技成果的依据,更重要的是其研究已作为中国烟草业的降焦减害战略,早已超越基础性研究的范畴,属于应用性研究。至于旭日干所说的谢剑平所承担的相关课题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立项,评审过程履行了审核和法定程序,当选有效的说法,许桂华反驳说,连小学生都明白前提不正确,无论如何也难推导出一个正确的结果。

  旭日干在表态中坦言,我国对烟草科研成果的评价存在以经济效益为主要标准的倾向。科研立项、成果鉴定、奖励评审各个环节都强调“减害降焦”研究成果带来的巨额新增利税,评审院士过程一定程度也有类似倾向。许桂华认为工程院的这种说法传递出的信息可以理解为,以往评奖存在重“利”倾向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与西方国家烟草业不同,我国的烟草业实行国家垄断生产、专卖制度,烟草为政府提供了巨额收益,是所谓的利税大户,这也经常成为一些人力挺烟草业的借口。然而,国家为烟草利税所付出的代价也令人触目惊心。北京十年期间癌症发生率增高了60%,中国男性吸烟的肺癌是女性的3倍多。另据卫生部发布的我国首部《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称,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吸烟对人民群众健康的影响尤为严重。据调查,我国吸烟人群逾3亿,另有约7.4亿不吸烟人群遭受二手烟的危害;每年因吸烟相关疾病所致死亡人数超过100万,超过艾滋病、结核病、交通事故和自杀人数的总和。如对吸烟流行状况不加以控制,至2050年,每年死亡人数将突破300万。专卖制度下,政府在产销卷烟与控烟保护人民健康之间显然是进退两难。

  许桂华说,近年来她在参加国际会议时多次听到国外控烟人士指责中国政府是最大的烟草商,倍觉心痛,曾专门致信卫生部长陈竺反映情况。在她看来,中国政府被烟草公司绑架了。作为非政府组织,控烟协会近年来竭尽全力宣传《公约》,但是举步维艰。在香港,港府每年拨1400万专款委托香港控烟协会(12个人)开展相关工作,而中国控烟协会从财政得到的是零经费投入。中国控烟协会开创了两岸四地控烟研讨会至今已举办六届,在港澳台召开时会议经费都是当地政府支持100万元,而由中国控烟协会主办的两届研讨会的经费政府没有一分钱的支持,全部来自“化缘”。

  这也成为有人指责中国控烟协会挥舞道德的大棒,想要掐死中国烟草企业,是拿了外国人的钱在做事的口实。针对外界的质疑,许桂华显得有些无奈:中国的控烟工作是民间组织在推动,中国控烟协会这些年政府零经费支持,协会确实从纽约市布隆伯格基金上得到了一些项目经费。然而,政府报告中有关控烟的大量数据都是源自于民间组织的调研,譬如青少年吸烟人群的变化,是中国青少年专业委员会负责做的调查;譬如成人吸烟率统计,第一次是控烟协会调查得出的结论,第二次是控烟协会联合中国CDC共同用完成。许桂华不无担心地说,去年底,由工信部、卫生部、外交部、财政部、海关总署、工商总局、质检总局、烟草局8部门联合编制并负责实施《中国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年)》提出,研究制定全国性公共场所禁烟法律规定,全面推行公共场所禁烟。《规划》提出要建立统一、规范、权威的烟草流行监测体系,开展专项调查和研究,在居民健康调查项目中,增加烟草使用情况的调查内容。这项工作准备如何落实,数据如何获得?包括慢性疾病控制战略提出的戒烟限酒运动,如果政府不主导,光靠民间组织去做,恐怕事倍功半。

  许桂华觉得控烟工作目前的形势与当年艾滋病防治捂盖子时期的情况类似,所不同的是艾滋病防控困难缘于地方政府因为怕承担因输血引起感染的责任,而控烟的困局则是与利益集团的博弈。许桂华态度坚定:谢剑平是烟草业的代言人,控烟协会与其较量,从一开始就是对准烟草业降焦减害的发展战略,是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与违背公约原则之争的一场博弈,是希望中国在国际社会上以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示人,因此她还是相信国家最终不会选择靠牺牲生态环境和人民健康来换取经济增长。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