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政府投入不会导致市场不公(2012.11-1)

2013-08-13 13:18:35 来源:中国卫生

  谁办医就该谁出资

  政府投入不会导致市场不公

  本刊记者 王朝君

  日前,在第八届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专家与官员就如何“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话题进行了现场对话。

  政府补偿越多,社会资本的医院就越难和政府主办的医院竞争吗?

  卫生部医疗服务监管司司长张宗久:社会资本办医,实际上现在的政策就是在准入设置和职称评定、价格政策、税收政策“一视同仁”的政策。这其中就有一个“补偿选择”,实际上我国这次医改对“补偿”机制一个最好的选择就是构建医疗保障制度,在保障制度下进行价格制度的一些调整。公立医院主要是在规划布局、养老保障、建设发展硬件投入等方面,有政府六个方面的政策支持。但是,在保障病人方面,公立医院主要还要通过服务,特别是通过医疗保障制度购买服务这种方式来实现,这样来达到公立医院和社会办医在支付方面“一视同仁”的效果。但是如果说直接补偿,像基层网络一样实行收支两条线直接补工资,这样可能和民营医院的政策差别就比较大。

  现在民营医院实际上有很高的融资的灵活性,来自于市场一系列的融资和运作。现在有一批比较好的社会资本办的医院,比如长安医院、高新医院、长征医院等,另外还有合资合作的外资医院,他们的建设融资阶段都是通过市场规律完成,最后通过它的收入和运转,又通过医保的定点、支付与价格的调整,这个是和公立医院的保障是一致的。

  所以,我觉得,目前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和公立医院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政府投入不会导致不公平。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长期以来,一直有个误区,一讲到民营企业,一讲到社会办医,就想到它是营利性的。实际上,社会资金办医院有两种:一种是营利性医院,这种医院政府一定不会办的,所以这块儿的空间挺大。第二种是社会也可以办非营利性医院,那么非营利性医院实际上对公立医院会制造出新的竞争,有利于“多元化办医”格局的形成。公立医院一统天下一定是不利于竞争,对医疗机制转变和效率转变也没有很好的触动作用。

  因此,对于购买服务,不管是支付手段也好,还是价格体系也好,非营利性医院是这样,民营医院是这样,公立医院也是这样。至于原始资本投入,本来谁办医谁就应该谁投入。过去,这方面政府是缺位的,就是办医的不投资,所以导致我国公立医院变成了一个“畸形”,现在是恢复了它本来的面貌——公立医院是国家办的医院,其基本基建设备由国家投。对于社会资本办医,不管他哪里来的钱,由这个办医者投入。但是产生的最后产物,尽管不能获取利润,但这个资产仍然属于他。所以政府补偿和经济的基本运行规律并不矛盾。

  医院相关的投资机会是明显增多,哪一块儿是投资机构应该投入的?

  张宗久:现在在投资方面有两个的倾向,一个就是做高端的专科的服务,并且做连锁,比如说眼科、口腔、生育、保健这方面。另外一个就是随着县级二级医院的改制,也有很多的投资方参加进来。关键是要分析好这个市场的定位,因为所有的投资从1994年到现在,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他做得非常好,投资者也得到了比较好的回报。当然也有失败的,就是急于在里面去赢得利润,还有就是市场定位不太清楚。

  所以说这两个方面,一个要考虑到在二级医院改制的过程中,考虑到其原先的服务人群和原来的功能和任务。比如,原来北京火车站附近有一个长安医院,原来是病人最多的一个医院,但是最后退出了,因为他服务人群、功能任务的改变,这个定位最终使其退出了市场。所以,任何时候,只要政策平台一旦确定下来以后,你要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确定你的服务人群、范围、功能定位,还有经营的理念,这是很重要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原来没有“多元化办医”政策的基础上,成就了一批非常好的民营医院,现在有政策的基础上,也有一批医院掉下来。所以,作为投资,要从战略上考虑。

  但是总的趋势来看,人民群众的就医需求正在逐步释放,而且随着保障制度的建立,很多原先的一些医院不能满足需求,需要一些新的服务系统去补充,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另外,从现在政策环境来看,比如原来审批机构可能比较紧,但是现在对于民间资本办医的一些审批,在组织规划方面给出了发展空间,包括北京市也有空间,上海现在也开了两个新区——新红桥区和浦东新区,专门培育起来就是要做这块儿的工作。

  卫生部提出了“扶持性监管政策”。主要是对民营医院的监督和约束,帮助现有民营医院改善医疗服务质量。而让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市场,并使民营医院规模发展壮大,则仍需要现行政策的进一步完善。

  高解春:关于投资多元化办医的问题,关键问题要看你投资方的目的是什么?你的基金的性质是什么?我很反对为了获利来投医疗,那是不值得的,我最主张像台湾的医院这样,你拿了钱办非营利医院普及老百姓,如果要营利或者投资需要回报的话,你自己考虑高端还是低端,要与你拥有的管理优势、技术优势、资金总量一样。高端医院可能要求的量比较高,对技术管理的要求比较高,低端的可能对服务水平要求比较高,周期比较慢。所以,投资者在这方面要综合考虑,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与你自己的目标有很大的关系。当然我很希望整个中国有更多的社会资金进入医疗领域,包括商业保险。

  当前,一边永远说是筹资不够,卫生资源来源太少,一边很多资金来源我们几乎都没有用,所以,我国政策上应该给更多的引导,创造一个多元化办医的形式,可能对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有更大的好处。

  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或者是民办的高端医疗机构,如何同时享受基本医疗?

  高解春:首先我认为国民同等待遇是应该的,外资,外国人在中国只要和中国人一样交税就可以入中国人同样的保,当然只能享受中国人同样的服务,这是一个。

  至于另外一部分就是感觉基本医疗不满意,希望要更高的服务,那也是国民同等待遇,外国人可以买商业保险,中国人只要有支付能力也可以买商业保险,商业保险就可以享受高档医疗。

  高档医疗服务的问题,上海市做了一个课题。现在我国这样在公立医院里面做特需医疗服务,是远远达不到真正的高端医疗服务的要求,服务也达不到,技术也有问题。大家想一想,昨天是面对普通工作人群的工作模式,今天就切换到另一个模式,让他完全改变不可能,所以说达不到理想的要求。因此应该在有条件的地区,尤其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应该要有一些社会资金、公立医院的技术为后盾的高端医疗服务作为过渡,我说的是过渡,将来一定是有很好的高端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同时在这个社会上存在。

  最近,我国要求外籍人士买基本医疗保险,北京已经试点,上海也即将开始。据了解,在一部分外资公司,比如美国学校,他们说为了要买这个基本医疗保险,一年大概就要增加400万美金的投入,但是对于这400万美金来说他们没有办法享受到,因为这些外籍人士他们不愿意去中国的公立医院寻求医疗服务,他们还是希望去高端的医疗,但是高端的医疗他们又没有办法来运用基本医疗的投入。所以就是借鉴国外经验,在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或者是民办的高端医疗机构,同时可以享受基本医疗。如果你的需求是要高端医疗的,那么增补这一块儿再用商业保险来进行支付,这样可以达到基本医疗和商业保险的衔接。

  那么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一个过渡呢?因为现在中国的特点是,有技术的医生在公立医院,而且还不愿意轻易地到私立医院去,而公立医院的钱是不允许你去办高端的医疗为少数人服务,这个是一个公平性的问题。所以,在这个阶段我国需要有政策引导,社会资金与医院的技术,在这个背景下卫生部出台了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也出台了民营医院办非营利医院机构,希望有眼光的投资家和有眼光的公立医院院长,一起把这样的好事做好,相信这是我国必须要走过的一步。

  链接:卫生部出台相关文件的要点

  根据卫生部最新公布的情况,已出台的这些省级配套文件,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明确提出了工作目标。如辽宁省力争2015年社会办医机构数量达到全省总量的45%;重庆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使非公立医疗机构的机构数和床位数分别占全市总量的40%和20%,诊疗人次和入院人次占全市总量的20%左右。

  二是畅通人才流通渠道。如云南省明确支持公立医院在职或者离退休人员到民营医院工作,收入待遇不受影响,并不得减少政策规定的离退休经费。同时,积极推行医师多点执业。

  三是加大税收支持力度。如河南省进一步加大对营利性非公立医疗机构的税收优惠,在免税期后5年内,将地方留存部分的50%以奖励形式返还。

  四是优化审批程序。如青海省要求各级卫生部门对符合相关条件和资质的非公立医疗机构在15日内办理相关手续;江苏省非公立医疗机构申报配备乙类大型医用设备的,按照规定审批程序,在同等条件下优先予以考虑。

  五是加大政府扶持力度。如湖北省将境外资本举办医疗机构从外商投资项目“允许类”调整为“鼓励类”;云南省每年安排民营医院发展专项资金2000万元,支持非公立医疗机构重点学科建设和规模化发展;浙江省也设立了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专项补助资金。福建社会资本可依法自主选择医疗服务投资领域,凡法律法规未予限制的,均允许进入;其服务范围、诊疗科目、床位设置、技术准入等,只要符合准入条件的均不受限制。

  六是集中专科优势,举办高水平、大规模医疗机构。如辽宁省提出在城市新区、卫星城、城乡结合部等医疗资源薄弱地区设立老年护理、康复、中医等专科医疗机构;海南省提出了鼓励社会资本医疗服务体系建设项目,提出建设相当数量的心血管病等专科医院,同时考虑设立一定数量的二三级综合性医疗机构。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