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健康中国”和慢病治理(2015.12-06)

2015-12-22 12:15:57 来源:中国卫生
 
文/王虎峰
 
 
  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经验表明,医疗费用增长和医疗资源不足之间的矛盾从上世纪70年代就已开始显现。应对快速增长的医疗需求和有限的医疗资源之间的矛盾,其中的关键就是慢病治理,因为从各国经验上不难看出,正是慢病消耗了大部分的医疗资源。
 
  对于慢病的危害,过去我们的认识一直停留在疾病的并发症、预后、以及慢性病的医疗消耗等方面的研究和测算。但这笔账其实并没有算完整,我们还应该研究慢性病对社会和经济带来的危害,比如慢病对劳动力人口的影响,对GDP和社会服务的影响等。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几年前替我们算了一笔账,仅仅通过一部分数据得出的结论就已经触目惊心,而且这些危害的影响还将逐年增加。要扭转这一局面,就必须把防病和健康上升为国家战略。
 
  “健康中国”就是这样的国家战略。要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就不应该仅仅关注治病,更要重视防病;医改和健康就不应该是“两张皮”,要让公共卫生搭上医改的列车;不应仅由医疗部门做,更需要多个部门联动。
 
  医疗机构也应是健康管理的主力军,因此,建设健康中国,就要在医改中纳入促进健康的因素,促进医疗机构和公共卫生机构的结合。健康问题,三分在治,七分在管。从国际上看,慢病管理是非常重要的。过去,医改围绕着如何解决老百姓看病的问题做了大量工作,让老百姓病有其医,患有其药,医药费用有更大比例的报销,自付部分越来越少。但现在看来,这样还不足以实现“健康中国”这一战略目标。健康问题突出的国家,往往不是因为缺医少药,而是在健康教育、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的科学干预方面没有做好;相反,健康方面做的好的国家,都是管理服务到位的国家。
 
  这就需要我们关注管理和服务模式的创新。医院的专家可以为慢病患者开出正确的处方,但是不可能监督他们按时吃药、督促他们改变生活方式,即便是社区全科医生也不可能完全做到这一点,“人盯人”的服务模式只能在小范围内实现。面对数以亿计的人口来讲我国还没有这么充足的医生资源。由此,一个问题就摆在面前:怎样整合资源,创新模式,把健康促进、治疗和康复等这些健康相关的方面结合起来。如果这一点不能做到,恐怕花再多的钱、买再多的药,也不能解决好人民群众的健康问题。这个问题很值得进一步研究、呼吁和推动。
 
  “十三五”期间,我们应该理性地认识慢病的危害,认真梳理相关政策,把“十三五”的事情安排好,争取通过几个5年计划逐步扭转被动局面。否则,抛开健康和慢病管理模式的创新,一味地提高医保报销水平、增加医疗服务量,无异于“面多加水、水多加面”,这终究是不可持续的。
 
  “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还意味着国家的各种社会和经济政策都要围绕这一目标来制定,这将为卫生改革和发展带来重大机遇。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一个口号:“健康融于万策”,认为任何一项社会政策的脱节都会导致健康政策难以推行。
 
  以控烟为例。前些年我国卫生部门在控烟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是进展缓慢,2008年还被国际控烟组织授予“脏烟灰缸奖”。这并非卫生部门没有认识到吸烟危害人民健康的严重性,而是在于控烟不仅涉及卫生政策,还关系到一个国家的产业政策、财税政策、贸易政策。过去,只有卫生部门在系统内不断出台控烟政策,但其他方面的社会和经济政策没有给予积极的回应。
 
  从产业政策来看,我国对整个烟草产业是鼓励、限制还是调整?中国仍然有很多卷烟厂,有大量人口在烟草行业就业,在产业政策没有相应调整的时候,健康政策却鼓励人们戒烟,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而在产业政策强调保护烟草产区的产业利益不受损失的同时,我国的贸易政策又允许进口大量香烟,这就是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自相矛盾之处,同时也与健康政策相违背。过去我们参考国外做法,认为提高烟草税,可以提高吸烟的经济成本,会有利于控烟。但事实上这些经验并不符合中国国情,因为中国的香烟大量用于人情往来和公务接待,早已形成了“吸烟的不买烟,买烟的不吸烟”这一特殊情况,香烟价格提高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香烟消费。既然提高烟草税这一财税政策主要意义是为了控烟,那么这部分财政收入,至少其中的一部分,理应用于控烟事业和健康促进,才能弥补烟草消费带来的健康损失,但显然目前并没有这样的补偿机制。这就是我国的财税政策与健康政策相违背的表现。卫生部门在千方百计研究如何控烟的时候,科学界居然评出了“烟草院士”,说明科学研究的方向已经偏离了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没有体现健康的基础地位和战略地位,没有把健康问题摆在一个应有的地位去对待,这是科技政策与健康政策不相容的表现。
 
  尽管“健康中国”为我们提供了巨大的战略机遇,但是我们还应充分认识到,挑战是与机遇并行的,“十三五”卫生事业发展面临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局面。过去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经济在快车道上行进。这些年我们编制五年规划,就是按照过去的惯例去规划,问题不大。现在我们国家经济进入新常态,可以看做是一个转折点,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社会服务和福利领域将带来很大冲击,过去的做法以后不再沿用。这就需要我们想出新的办法,重新适应新常态。仍然按照“十二五”的做法继续下去是行不通的,很多矛盾就会通过各式各样的形式表现出来。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并研究解决。
 
  (作者系国务院深化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是作者主持的社科重大项目《我国健康国家建设和慢性病社会经济危害预测与治理阶段性研究》(13&ZD165)部分成果。)
 
  整理 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