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江西:法制轨道下的大调解3(2014-12)

2014-12-31 13:33:52 来源:中国卫生
  在医疗纠纷处理中,江西建立了医疗投诉以医院处理为主,医疗纠纷以人民调解为主,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为辅的大调解体系。
 
  解密“大调解”
 
  景德镇:“三位一体”调处纠纷
 
  景德镇市医患纠纷调处中心是江西省首个医患纠纷调解中心,成立于2010年8月。由一名景德镇市政府常委、两名副市长为正副组长的市级预防和处理医患纠纷领导小组,下设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位一体”的市级医患纠纷调处中心。 近日,记者走进该中心。
 
  中心下设了接访调处室、警务调度室、综合协调室、专家咨询室、巡回法庭等,形成了医院、卫生、公安、司法、法院及调处中心“六位一体”的联动工作机制。
 
  “患者家属可任意挑选医生、律师参与医疗调查或司法鉴定,并且调处中心实行严格的回避制度。”景德镇市医患纠纷调处中心主任吴定钧说,医患纠纷是当前社会矛盾凸显的一个重要表现,它相对于其他民事纠纷,大多涉及人身损害,当事人双方情绪对立,稍有处置不当,极容易使个体纠纷引发为群体性事件,行业性矛盾演变成社会矛盾。
 
  “以前不管多大的事情,一些患者都到医院去闹,拦门、堵路现象非常严重。现在我们可以明确的说,医院只有2万元的赔偿权限。”在景德镇市第一医院副院长刘岑看来,明确医院理赔权限是景德镇处理医患纠纷的一大亮点。
 
  景德镇市第一医院医患纠纷调解办公室主任熊娅莉告诉记者,今年《江西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实施以来,该院还没有发生拦门、堵路事件。截至9月底,该院内部受理的医疗投诉数量共33起,自行处理的医疗纠纷数量为21起,其中产生赔偿的医疗纠纷数量为5起,赔偿金额为89292元,12起做到零赔付。
 
  吴定钧说,医患调处中心就是要把医患纠纷引向院外,构建起平时能与医院对接,又确保公平公正、科学权威的医患纠纷调处综合平台。
 
  吴定钧举例说,去年该中心调解一件纠纷,一名女患者在当地一家医院诊断为乳腺小叶增生,医生就按照这个这个病给治疗,连续两年都不见好转,这个医生还按照小叶增生治疗。后来,该患者到上海检查后发现是乳腺癌。回来后,该患者到医院找到这位医生,跟医生闹,要赔偿。
 
  吴定钧说,像这样的纠纷,医生无话可说,就得作出赔偿。那么,群体闹事又该如何处理?
 
  吴定均从办公室书柜里拿出几本《医调信息》:“调处完了的案子,我都会自己写出来,编好,按期号编成一期一期的《医调信息》。”
 
  “我们工作的‘特色’就是先把思想沟通工作做好。调处医患纠纷总结了一个‘七步工作法’:受理登记、听取陈述、拟定方案、调查核实、认定责任、协商调解、签订协议。”吴定均进一步解释,“根据医患纠纷调处的特殊性,医调中心在市预防和调处医患纠纷领导小组的领导下,主动与有关部门沟通衔接,争取各方面的支持配合,完善运行机制,提高调处效率。同时,重视加强与各大医疗机构沟通,医调中心定期与市属各大医院的领导、医务科长、医调办主任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互通信息加强理解,共商预防医疗纠纷的措施。”
 
  据统计,几年来,该中心调处了300多件医疗纠纷,十几件纠纷经过调处,做到零赔付。80%以上的纠纷都是通过该中心调解成功的。今年以来,已经有66件纠纷结案,还有七八件纠纷正在调解。基本上杜绝了医闹现象发生。
 
  当然,也有调解不成功,走司法途径解决的。吴定钧说,纠纷调解不成功,也不可一推了之,要全心全意引导当事人进入诉讼轨道,并与巡回法庭联系,实施工作对接。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1名副庭长担任医调中心副主任,全市两级法院均确定了负责日常衔接医调中心的具体责任人,中院在这里设立了“巡回法庭”。如患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中心主动帮助联系,争取法律援助机构为其提供法律援助。“对弱者多一份关心,就可能减少一份安全隐患。”
 
  目前,景德镇市下辖的区县也成立医患调处站。张赛英是浮梁县医患纠纷调处站负责人,退休前是该县卫生局副局长。调处站有4名工作人员,每月大概1500元工资,财政每年安排12万元工作经费。她告诉记者,浮梁县卫生系统医疗业务量逐年增加,但也导致医患矛盾和医患纠纷增多。为有效调处医患纠纷,参照景德镇市医患纠纷预防和调处中心经验,由浮梁县司法局和卫生局牵头,相关单位配合处置,聘请调解人员和医学专家,成立了浮梁县医患纠纷调处站。
 
  用张赛英的话说,调处站虽小,功能俱全。不仅能够及时化解矛盾,还能减少上访的事件发生,起到了减震器的作用。近三年,该站共计有30多起医疗纠纷立案。目前,该县39家医疗机构已经与保险公司签订了理赔,协议商定经调处站调处的医患纠纷,保险公司予以确认,予以理赔,进一步降低了医疗机构的风险。
 
  吴定钧说,下一步重点解决运行机制问题,用制度来保障医调中心长久运行。
 
  南昌:各类纠纷“一站式”解决
 
  2011年12月,南昌地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以“第三方”的角色出现,为医患双方架起一座平等沟通、和谐对话的桥梁。鉴于省市医疗机构共存的特殊情况,南昌市在建立医患纠纷第三方调处机制中首创省市共建的“南昌模式”。
 
  南昌市司法局副局长、南昌地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主任黄华辉告诉记者,该医调中心运行经费由省市两级财政全额保障,调解工作不收取医患双方任何费用,全面履行“免费咨询、免费受理、免费调解”是中心的工作方针。工作经费不受任何一方制约,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方调解”。
 
  “医疗事故损害群众的合法权益,杀医、伤医事件严重扰乱医疗秩序。”黄华辉说,医调中心第三方调解机制的建立让医患双方有“一个说话的地方,一套说话的机制”。
 
  比如,2013年5月,因在治疗中接受药物注射,产生不良反应,一位80多岁的患者成了植物人并最终离世,院方认为这起事件属于正当治疗,不存在责任。但是患者家属认为医院有责任,在多次诉求未果后找到南昌地区医患纠纷调解处理中心,经过几番调解,双方终于达成一致:“问题得到了落实,赔偿了15万块钱。对医调我们满意。”该患者家属说。
 
  黄华辉认为,医患之间缺乏理性有效的沟通是一大重要因素,其次群众医学知识缺乏也是容易引发纠纷的重要原因。对此,调处中心还在南昌市各地、各行业聘请了750余名兼职调解员。在案件调处时,让患方住所地的、德高望重的兼职调解员参与进来,根据患方的品行特点、思维模式、家庭情况来调解案件。调解员在调解过程中,要深入发案医院了解医疗过程,深入患方村居做好摸排工作,咨询医学专家和法律专家做好预判,使调解过程成竹在胸。
 
  黄华辉说,调解员不但要和医患双方“讲法”,还要与“讲理”、“讲情”和“讲德”结合起来,把“讲普通话”和“讲南昌话”结合起来。不但要厘清案件法律关系,还要深入了解医疗知识,认清医疗过程的方方面面,使个案调解能够做到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在队伍建设上,从社会各界选拔人才,组建了专业调解员、兼职调解员、特约监督员、特约调解监督员、医学咨询专家及法律咨询专家等6支队伍,共同化解医患纠纷。
 
  “依法调解、确保公信是医调工作的生命线。”黄华辉说,在纠纷调处过程中,南昌地区医调中心一方面从矛盾预防、纠纷调解、现场处置、中心运行、保险理赔、抄告反馈、责任查究、经费保障等8个方面入手,另一方面集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于一体,设立巡回法庭,调解成功的,现场签订协议进行司法确认,做到案结事了;调解不成功的,直接由巡回法庭受理,进入司法诉讼程序,不推向社会,不留后患,各类纠纷“一站式”解决。
 
  在南昌地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记者看到接待咨询室、调解室、专家咨询室、保险理赔室、警务室和巡回法庭等内部科室一应俱全。该中心还设立了监控室,安装了监控设施,与政府“天网”工程相连接,因此在中心监控室就可以实时监控各大医院纠纷重点场所。南昌市还建立了不同级别的例会制度,定期对接沟通,充分发挥“联调联动”的优势,共同做好医患纠纷调处工作。
 
  南昌地区医调中心副主任魏有田告诉记者,历经几年探索,该中心已形成“有完善的规章制度、有完整的操作流程、有规范的调解文书、有科学的调解方法、有严密的监督机制”。
 
  “成立医患纠纷调处中心,我们也是受益方。”江西省儿童医院副院长马强说:“在医调中心成立之前我们医院也跟全国各家医院一样,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有打砸的,封门的堵路的,医疗秩序受到影响。医调中心成立后,把困扰我们医疗机构多年的顽疾引向了院外,尤其是随着《江西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的实施,使医院有了一个正常的医疗环境和秩序,再加上医调中心介入处理这个事情,它的公信力更强,毕竟它是第三方,病人更容易和他们沟通。”
 
  但是,马强坦言,调解不是目的,作为医院,必须狠抓医疗质量管理和医德医风建设,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做到源头预防,避免出现医疗纠纷。
 
  据魏有田介绍,该中心成立至今,共接待医患纠纷咨询1302人次,立案受理668起,调解结案643起,结案率达95%,因医患纠纷出警次数同比下降65%,纠纷总数下降约20%,相关案件下降约20%,上访人次下降了84%,医患纠纷出现了“四个下降”趋势。
 
  “目前,调处中心一方面专注个案的有效调解,以纠纷的有效化解不断积累公信力和口碑;另一方面,也注意发掘院方医疗行为的瑕疵,给医院提出医疗过程、矛盾预防、患者工作等方面的建议,促使医院不断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黄华辉认为,医患纠纷的出现是社会发展中的问题,而调解中心是社会矛盾的一个反映。现在它的作用就是为矛盾纠纷划出隔离带、竖起防火墙。但是,今后不能仅靠调解就能解决医疗纠纷问题,必须注重源头预防。
 
  黄华辉坦言,医患纠纷调解机制还存在许多需要完善之处,比如,专家咨询时,有的专家不坚持原则,对医方存在的问题避重就轻;有关部门在医患纠纷发生后仍不重视,导致矛盾被激化;由于不具有强制执行力,即使责任明确,调处中心也无权强制执行赔付等,这些都加重了纠纷处理难度。
 
  “下一步,调处中心将加强社会管理创新,在完善调解机制的基础上,探讨成立医疗纠纷慈善救助机制。”黄华辉说,对于医院没有明显过错的案件,当事人确实经济困难的,将启动慈善机制,对困难家庭进行经济补助救济。
 
  据介绍,江西对于医院自身和人民调解都不能解决的复杂、疑难医疗纠纷,充分发挥综治、卫生和司法等部门的优势,依法化解稳控复杂疑难纠纷。一方面人民调解员及时引导患方通过医调组织内设立的巡回法庭解决,另一方面由卫生行政部门及时协调综治、信访等部门通过综治、信访等手段进行协调处理。2014年上半年江西省71起调解失败的特殊疑难医疗纠纷案件全部得到有效化解或管控。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