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薪酬机制加深医患矛盾(2013.11-3)

2013-12-03 10:29:17 来源:中国卫生




  薪酬机制加深医患矛盾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范瑞平

  在大陆时常能够听到针对医疗人员的暴力行为的报道。我的研究发现, 这些暴力行为大多是从本已紧张的医患关系以及不信任中爆发的。那么,是什么导致了目前医患关系的紧张以及不信任呢?我认为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政府对公立医院的医生设置了低工资以及奖金机制。

  相关调查表明,公立医院所有的花销中仅有10%政府提供,而民营医院在中国医疗行业的作用微乎其微。据北京一家公立医院医生告知,目前,住院医师基本工资部分大约在2400元人民币;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分别为2700元、3200元和3500元。奖金部分存在很大的差异,更像个谜,缺乏透明信息,不同医生、科室和医院情况不同。有医生透露,一般情况下奖金部分可以达到基本工资的3倍,甚至是10倍。

  至于送红包,不同医生、科室和医院情况不同,其实科室医生间也是有所不同。很多病人认为,在北京等大医院要想得到好的治疗一定要送“红包”,或许这对北京等地的医生不公平。

  对于制药公司的回扣,大众认为这种贿赂行为很常见。美国的医生也会受制药公司“市场营销战略”的影响,金融时报曾报道一项调研发现,比较接受与不接受营销战略的医生是13%与30% 。我个人认为,这个数字在中国可能会更高。

  以下想法在病人家属中非常普遍,比如 “你应得的工资很低,因此你不满意”;“你给我开的处方越贵(贵重药物以及高价检查),你就赚得越多”;“因此你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对我进行过度治疗,你根本就没有为健康着想”。如果治疗中出现任何差错,上述想法很有可能导致暴力行为。究其原因,大陆这种低工资以及奖金政策是导致医患不信任、关系紧张甚至诱发暴力出现的一个主要因素。

  在我看来,现有的反腐败的手段难以奏效,取消药品15%的加成,实际上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即使不允许医院获取批零差价的利润,制药公司也会给医生好处使得他们的药物卖得更好。

  目前,低收入对医师群体来说有失公允。他们不能靠这样的收入维持与他们才智和技术相称的生活,他们受低工资的逼迫和奖金机制的诱惑,从而扭曲行为会过度治疗患者以获取更高收入;而病人因此也会私下里给医生红包以期望获得更好的治疗。

  我的建议有三: 首先,提高医生基本工资;其次,废除现行的奖金机制;第三,建立更多的民营医院,使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开展公平竞争。我的观点很可能会招致质疑甚至反对的声音。

  链接:

  范瑞平回应质疑

  (楷)反对:儒家思想认为医生就应该保守节操,不能贪得无厌。

  回应:的确如此。但儒家思想同时也认为,因为医者有医治病人的才能,他们应该获得优厚的待遇。就像其他领域的有才能的人一样。我们需要有一种机制保障医生的收入。

  反对:即使工资低,好医生也绝不能为了增加收入而过度治疗患者。

  回应:我也认同。但是这种医生在现实中少见了,政府可能提倡做雷锋一样的人,但如果没有钱的话,医生们没法生活。

  反对:即使有高薪,坏医生还是会为了增加收入而过度治疗患者。

  回应:的确如此。但这种医生在现实中也很少见。道德低下者不仅在医生行业,其他行业也可能会出现。

  反对:采取你推荐的方案并不能杜绝医疗腐败或暴力事件。

  回应:我同意。虽然不是充分条件,但这些是杜绝过度治疗、医疗腐败甚至暴力行为非常必要的条件。

  反对:奖金机制的设立是为了打破改革开放前的“大锅饭”格局,鼓励出色的医生能够得到合理的收入。

  回应: 是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政策有利,但现在是该做出改变的时候了。纳税人应该保证出色的医生有良好的收入,以杜绝奖金机制对这些医生造成的不良影响。

  反对: 谁来为医生增加的收入埋单?

  回应: 我认为应该是纳税人。目前当公立医院无法保障医生的生计,纳税人需要保障其收入。如果公立医院获得额外收入,在经过公共调查和审计之后才可使用。

  反对: 把大陆医生的收入水平提升至美国或者英国医生的高水平是不现实的。

  回应: 的确如此。但我们至少应该朝正确的方向努力:提高固定工资,限制额外收入,降低奖金…

  反对: 为何要在中国设立更多民营医院? 有何好处?

  回应: 有两点好处,其一为了建立平衡市场,使得医患双方有更多选择;其二为了减低纳税人为过多公立医院纳税的负担。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