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热词”四 看病难和开药难(2013.08-4)

2013-11-04 09:18:39 来源:中国卫生

  

  目前,看病难主要体现在资源总量不足,尤其是合格的优质的资源不足,随着社保喷发式的释放,如果政府没有一个整体的考虑,未来看病更难。

  周礼明:医改顶层设计的方向不准,三年来,公共卫生体制建立、农村医疗市场的扩大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医保扩大到农村的时候,运营机制改革没有深化下去,导致钱是发下去了,但是县医院和大医院一样实行多收结余,县医院是爆满了,农民的钱也一下子用完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县医院就是重新走城市大医院走过的老路。

  所以我们得明确,我们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如果是为了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那我们的一切措施都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目前,政府、老百姓和医院三方的追求目标都不一样,老百姓希望随时随地可以看到大专家,吃到最好的药,政府想让老百姓都满意,但是又不愿多花钱,医院希望做大做强,改善医务人员的待遇。所以,医改的目标不是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这个说法本身不科学,因为贵和难都是相对的,没有一个定量的标准。从顶层设计来说,医改的目标应该是为中国全体公民建立一个健康的维护体系,不仅仅看病,更要维护公民的健康,让老百姓少得病。

  目前,对于一般病的预防,没有人在做,或是说没有人认为做这个事情有意义。这样一来,各级医疗机构全都忙得不得了,为了更多的收入,不断做大,就诊人次已经和发达国家不相上下,特别是一些大城市,就诊人次已经超过发达国家了。

  如果我们把提高健康水平作为医改的目标,政府就应该把一个区域的医疗总费用打包交给区域性的医疗联合体,把维护健康的工作进行明确规定,医联体内部进行分工,使医疗机构追求少看病,节省成本。

  因此,目标不一样会造成行为的不一样,医改这几年,虽然带来了好的方面,但也出现了负面问题,现在应该停一下,考虑一下当初设计的目标对不对,下一步该怎么做。特别是公立医院改革,公立医院改不改,关键是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考核和管理改不改,政府的考核体系、管理和目标改变了,公立医院就会改变。

  陈勇:医改要避免两个误区。一是基本药物目录跟基层药物目录不是一回事,二是医改的目的得明确,中国一定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但是大型公立医院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通过公立医院改革解决看病贵问题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社会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研发新设备和新药,到了这个环节是最费钱的,任何政府也承担不了。所以医改应该是通过健康前移,让老百姓尽量不得病、少得病,尽量少进医院。公立医院能做的只是优化流程,提高效率。现在把老百姓的胃口吊起来,是不对的,这是误导。

  中国医院协会郑雪倩:政府的宣传把老百姓的胃口吊起来了,要达到快看病、看好病、不花钱,这是不可能的。政府应该强调基本医疗,由大医院去做科研教学、高端医疗。中国的基本医疗要确定技术达到什么程度,根据政府的财力确定报销的范围和额度,引导老百姓从小保持健康。公益性不是叫老百姓一分钱不花,而是要保证基本医疗,让紧急疾病可以得到救治,公立医院要给贫困人群缓解疾病痛苦,要享受高端医疗服务要到私立医院去。

  大医院应该在基层建立分药房,解决病人分流问题。目前,老百姓看病确实难,一半以上的病人到大医院都是开药的,每次拿药都得到大医院挤一次,而且开药必须挂号,如果挂不上心血管科的号,就挂骨科的号,但是骨科能开心血管的药吗?如果大医院的医生诊断治疗后,开药就可以到社区去,在大医院的分药房开药,起码能解决三分之一在大医院挂号的人。这就是政府顶层设计和导向型的政策问题。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代表 王玉琦:到大医院开药的人确实很多,复诊率非常高,作为医院、医生来说,希望这些需要长期服药的病人,一次多开点,而不是每个星期都来。但是医保做了限制,每张处方或是每个病人一次只能开这么少的药,逼着病人每个星期都来医院,不仅造成了医院的拥挤,而且那些真正需要看病的没有号了。但现在让病人到社区医院开药也有问题,因为很多药在基层医院是没有的。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代表:政府各个部门的协调性非常差,如果社区医生是合格的,就应该把常见药纳入基药目录,但是社保部门不作为,使慢性病病人老是到大医院开药,而且开的是7天的药,在香港和全世界都不是这样做的。因此,医改不能光是医院动,医保、发改委、物价部门,甚至流通环节的药企也要参与。

  成功的医改有3个标准,一是要让所有的中国人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二是医生不光把病看好,而是要让老百姓少生病,三是让优秀的学生学医,提高医生的社会地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