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十年前:一所医院与一种集结(2013.05-1)

2013-08-26 08:39:44 来源:中国卫生

  2003年5月1日深夜,当第一批急救车在警车开道下,载着19名非典患者驶进小汤山医院西门,这座野战医院便开始全速运转。

  从这所医院开始,北京市军地各类医疗资源得以整合,首次创建了协作机制,实行集中指挥,统一高度,从而筑起一道有效的防线。

  十年前:一所医院与一种集结

  访谈嘉宾:中国医师协会会长 张雁灵

  采写整理/本刊记者 丁珠林

  当年临危受命出任小汤山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的张雁灵将军,现已脱下戎装,接棒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当他再次谈起当年从国防大学校园被急召至小汤山上任院长,率领从全军各大军区和海军、空军、第二炮兵、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及武警13个大单位114所医院的1383名医护人员,应战SARS的那一幕幕,仍然难抑激动之情。

  小汤山医院创造了7天建造一所拥有1000张床位、全国最大救治非典病人的专科医院的奇迹。从5月1日深夜开始收治第一批134名患者起,在短短20天时间里,先后分14批次收治了从北京60家医院转来的非典患者680人。创出了大规模收治非典患者病死率仅为1﹒18%,以及参与非典救治工作1383名医护人员无一人被感染的世界纪录。

  首次创建协作机制

  由于非典的突然袭击,北京市所有的医院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只得匆忙上阵。由于缺乏经验,先期反应迟疑,导致北京成为继广东之后非典肆虐的重灾区,进而成为波及整个华北地区,并危及全国的疫源地。张雁灵说,4月下旬以后,北京已经成为反击非典的主战场。

  北京16家医院相继被指定为非典定点医院,即使如此,由于绝大多数改建的定点医院都是由普通医院重新布局改造而的,收治能力有限,医护人员短缺,再加上居高不下的新发病例,致使北京收治非典患者的病床缺口达到1500到2000张,许多确诊的非典病人只能滞留在发热门诊和观察室,造成几何级数的传染链。面对很多非典病人急需转院却没有地方送的场面,时任北京市急救中心副主任的万立东焦急而又无奈。

  张雁灵说,缺乏统一的应急指挥系统;缺乏有效的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预案;重大传染病疫情信息报告网络不健全,政府及有关部门难以及时准确地掌握疫情;应急医疗救治能力不强,相当多的医疗机构不具备应急设施,医护人员缺乏防护知识;疾病预防控制体系薄弱等等原因,导致了抗击非典前期处于被动应付的局面。

  张雁灵回忆说,4月17日,随着北京防治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的成立,原来隶属关系界限的坚冰被打破。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任组长,时任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总后勤部副部长王谦、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任副组长。号召全市人民行动起来,党政军民齐动员,坚决打赢防治非典的这一严重突发性疾病灾害的人民战争。

  进入4月下旬,北京的非典疫情迅速进入高发期,新增和疑似非典病人数量更是直线飙升,形势所迫北京市必须新建一所临时性传染病医院。小汤山成为建非典专科医院的最终位置。从决策、研究、勘察、拍板到开工,一天内完成,这在平常根本不可想象,也因此后来被誉为“小汤山速度”。从4月24日,北京市防治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向总后勤部卫生部发函,请求军队支援1400张床位的医疗力量,帮助北京市建设小汤山非典专科医院,到26日,经军地双方协商,将正在建设中的小汤山医院定名为“小汤山医院二部”,内部称“解放军小汤山医院”,隶属总后勤部直接领导,同时接受北京市政府领导,只用了3天。小汤山医院这次实施的保障是军地双线保障模式,军队负责医疗护理系统和安全保卫系统,北京市负责建设和相关的后勤保障,相互弥补,节省了大量的保障分队。这样的融合与牵手,这也使得北京市军地各类医疗资源得以整合,首次创建了协作机制,实行集中指挥,统一高度,从而筑起一道有效的防线。

  谣言止于公开

  按照北京市的原定计划,小汤山医院预期交付军队的使用日期是4月30日22时。但由于设计规划和施工建设时间过于仓促,以及医院内部设置还有一些细节尚不能完全达到立即收治传染性极强的非典患者的要求。为了确保医院将来的整体运转以及收治病人后医护人员的安全,北京市市委、市政府接受了小汤山医院推迟一天收治病人的要求。

  5月1日23时43分,当第一批急救车在警车开道下,载着19名非典患者驶进小汤山医院西门,这座野战医院便开始全速运转。本来第一批计划转运156名非典病人,可15家地方医院只动员来了134名。大部分病人根本不想来,有的人虽然来了,却抓住车把手不肯下车,有的勉强下车,却不愿进病房。望着几排平房,病人的恐惧一览无余:为什么把我们弄到荒郊野外?这是医院吗?是不是要拿我们做“731试验”?

  早在小汤山组建之初,就曾有外电预言:北京政府建这么大一所非典野战医院的决策或许就是一个错误,极可能使这些军人成批地倒在小汤山。

  从5月1日深夜小汤山医院收治第一批134名患者起,在51天的时间里,医院收治了确诊非典患者680人,这个数字占世界非典确诊患者总数的十分之一,全国的七分之一。有外电评论说:小汤山医院就是中国的SARS病毒库,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爆炸。

  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张雁灵说这是小汤山医院党委紧紧扭住的一个关键环节。医院成立了由21名专家组成的涉及消化、心内、肾内、泌尿、耳鼻咽喉等16个专业的基础疾病专家会诊组,注重抓好非典患者基础疾病的诊治和危重患者的救治,先后成功探索出“早干预、重支持、抗感染、慎激素、调心理、勤观察”的小汤山综合治疗方案,研制出针对不同患者的“非典一号方”、“非典二号方”、“非典三号方”。50多天里,小汤山医院先后收治非典患者680人,其中抢救危重患者67人,除8人因多种并发症不治死亡,其余全部康复出院,创造了大规模收治非典患者病死率仅为1﹒18%的奇迹。

  为了应对满天飞的谣言,5月6日下午,时任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卢全打电话到医院,将北京市委主要领导的意图转达给医院党委。张雁灵说,考虑到小汤山医院特殊情况和媒体记者的健康,医院原则上不安排记者进入感染区采访,但可以通过医院中央控制指挥中央,对各病区进行观察拍摄。次日下午13点45分,小汤山中外记者见面会正式开始。原定50分钟的见面会活动,最后延长到110分钟。旋即,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北京电视台、香港凤凰卫视及境外50余家媒体相继播发了当天小汤山医院记者见面会的详细情况。这对于树立小汤山医院的形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谣言得不到及时控制极易引发社会恐慌和动荡不安。而正面给予公众足够丰富的权威信息,是消除谣言最简单且有效的方法。张雁灵对此感受至深。

  小汤山胜利的基石

  5月15日上午10时,小汤山医院第一批7名非典患者康复出院。

  张雁灵说,小汤山医院就像春运时增开的一趟临时列车,非典患者是乘客,1383名医护人员是列车员,而我只是临时的列车长。我们有责任把每一名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这趟临时列车之所以行驶得又快又稳,离不开列车下铺设的两条铁轨:一条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北京市的英明决策;另一条是严谨的科技治疗和严肃的科学态度。而医院的建设者、后勤保障人员和全国各界群众的支持,就是支撑小汤山医院不断高速前行的厚重基石。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有小汤山医院的胜利。

  人类未知的各种传染性疾病所造成的危害有时可能比战争更加残酷。人类历史上记载的死亡人数超过10万的瘟疫就先后发生过40多次,而天花、流感等流行性疾病给人类造成的死亡人数竟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和平时期的公共安全,特别是公共卫生安全将对国家整体安全战略有着怎样的影响?会对国家经济建设产生怎样的冲击?突发SARS在给社会带来灾难的同时,也给中国政府和人民,给卫生系统上了一堂应急公共安全的大课。敲响的警钟警示人们,作为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应急卫生安全绝不能掉以轻心。张雁灵说,当年,国务院紧急起草并公布的《突发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出台之迅速,对控制疫情,特别对加强公共卫生建设起到了扭转局势的作用。但是,我国长期以来重医轻防局面的转变非一日之功,有必要从非典的伤痛中汲取足够的教训。张雁灵意味深长地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