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退休了,还得尽力(2013.04-3)

2013-08-21 10:48:12 来源:中国卫生

  聚焦 我的医改情结

  退休干部林德馨: 我作为一名基层卫生工作者,理应积极参与讨论,为国家医改方针的制定,献言献策。

  退休了,还得尽力

  我是一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工作人员,关心、支持、参与医改,是我应尽的工作职责,更是一名党员义不容辞的义务。

  他叹口气说,治不起啊!

  2000年前后,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十分突出,我的感受也十分深刻、强烈。那时国家机关都在搞党员先进性教育,我市也不例外。先进性教育有一个内容是“党员联系点”,即各级党组织,都要联系和救助一定数量的困难户。市里给我所在的吉林省通化市卫生局落实了五户“党员联系点”。在深入各户了解情况时发现,我们包保的五户,全部是因病致贫雪上加霜、仍然被疾病困扰着的极贫户。我问随同走访的村党支部书记,现在都实行了新农合,为什么不住院治疗呢?他叹口气说,治不起啊!因为他们连住院应当自己负担的“门槛钱”都拿不出。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也引起了我的深思。后来,结合我了解到的其他情况,我先后撰写了医改“补需方模式路难行”等文章,呼吁国家在制定医改政策时,一定要把坚持卫生行业的公益性作为医改的重点,并要迅速采取措施,重点解决好孤老寡、痴呆傻及下岗失业等弱势群体的看病治病问题。只有这样,社会才会稳定,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才会体现出来。

  工作中我了解到,造成看病贵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药价虚高”,这个问题不解决,看病贵问题就很难彻底解决。2001年到卫生局工作后,我分管药品招标工作。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先后考察了省内几个率先实现药品统一招标采购的地区,后来又随同省卫生厅考察组,到云南、四川、重庆等地专题考察了药品招标。在考察和实施招标采购工作中,我发现集中招标采购这种形式,虽然可以一定程度的控制药品价格,但仍然存在着招标品种不全、药价仍然过高、购后配送不及时、小品种药品缺少、抢救药品不能进入等问题。接着,我承担了吉林省卫生经济学会的“药品采购形式研究”课题,对我国当时实行的各种药品采购形式进行了比较、研究。发现药品托管、药房剥离等改革形式,初衷虽然很好,但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尤其是不能够彻底解决药价虚高问题。于是,我将自己对解决药价虚高问题的研究,写成了“药品究竟应当怎么采购?”、“建立全国统一的药品信息平台”、“药品采购形式研究”及“药事费解决不了药价虚高”等文章,被《健康报》、《中国卫生》等报刊杂志刊用。

  身在基层也要有大眼光

  国家在出台医改政策前,责成发改委在网上向全国人民征求意见。我作为一名基层卫生工作者,理应积极参与讨论,为国家医改方针的制定,献言献策。因此,我根据平时工作中掌握到的情况和调查了解到的群众对医改的要求及自己的体会,直接在国家发改委征求医改意见网上,发表了三篇关于医改的建议。建议中,我重点谈了医疗卫生行业必须回归和坚持公益性,国家要加大医疗卫生事业投入,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设,认真解决药价虚高等现实问题。

  医改的主体是医疗卫生行业,因为被市场化了的卫生行业,已经背离了社会公益性的宗旨,不适应建立覆盖城乡、惠及百姓的“病有所医”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医疗保障制度的需要。反复调查后我发现,看病贵是因为医疗机构、医药企业、药品及器械流通商,三方面逐利造成的,所以三方面都要让利于民。承载我这个观点的文章,被人民日报摘要发表后,许多网站予以了转载。根据调研情况我提出,“医改,只能左走,不能右行”,一定要坚持卫生行业的公益性。同时根据美国医改的教训,写出“美国因病致贫现象的启示”,呼吁中国的医改不要重蹈美国商业化的覆辙。

  我觉得,要使医疗卫生行业适应建立社会主义特色医疗卫生服务制度的需要,除了要坚持医疗卫生行业的公益性外,还必须解决医疗卫生服务机构数量不足、规模不够、质量不高等问题。因此,必须借医改东风,大力发展医疗卫生事业。但是,发展一定要根据总体目标,科学设点布局,合理确定规模,绝不能盲目扩张。调查中我发现,一些地、市和县级医院,不顾实际需求,盲目地大兴土木、购置设备,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扩大规模上,没有在内涵上做文章、下功夫。这不仅会造成医疗资源浪费,而且会使刚刚复苏的医疗机构,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因此,我针对性的撰写了“地方性医院规模要适度”和“社区卫生建设要避免盲目性”二文,被《健康报》采用。

  退休后还是“痴心不改”

  我搞医改调研,除了要给国家相关部门提供参考意见、为其他单位提供借鉴外,更主要的是要用研究成果指导自己的工作。2008年,我退居二线后,局党委任命我为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副会长。我一边虚心向老同志学习,一边积极参加防治工作,一边总结心得体会。在一年时间里,先后撰写了“艾防工作的重点是阻断传染源”、“应把男男作为艾防工作的重点”、“同伴教育要避免副作用”、“再谈同伴教育要避免副作用”、“健康检测卡是阻断艾滋病传染的好措施”等文章。其中,“应把男男作为艾防工作的重点”一文,还获得了吉林省艾滋病防治宣传征文二等奖。

  2011年12月退休后,我仍然十分关心卫生事业的发展,痴心不改地撰写调研文章,继续为医改“鼓与呼”。因为我觉得,虽然退休了,工作的责任轻了,但作为一名党员,肩上的“义务”却重了。

  2012年,我与局计财科的同志一起,承担了吉林省卫生经济学会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经济现状调研》的课题研究工作,先后走访了通化、白山、辽源、四平等四个地区的三十几家乡镇卫生院和十几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不仅圆满地完成了课题研究,而且根据调研掌握的情况,撰写了十来篇医改方面的文章。

  2013年,是我国医改乘胜前进的关键一年。公立医院改革将成为医改的重头戏。在新的一年里,我将继续关心、支持、参与医改,多实践,勤动脑;多研究,勤总结;多撰文,勤呼吁。编辑王朝君

  林德馨,原任吉林省通化市卫生局党委副书记。2011年12月退休。作为基层卫生管理者,多年来沉下身子深入基层调研,先后发表关于医改方面的调研文章四十余篇。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