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我的医改“中国梦”(2013.04-2)

2013-08-21 10:47:14 来源:中国卫生

  聚焦 我的医改情结

  圈外人士郭立场

  我的医改“中国梦”

  人吃五谷杂粮,总避免不了会生病,生了病也避免不了去医院。然而回忆起历次去医院看病的经历,总是让我心有余悸。肚子痛,我急匆匆去医院挂急诊,却不得不耐心地去排队挂号,好不容易挂了号,却又在候诊室里等了半个小时,急诊最后成了“慢诊”。这还不算最糟糕的,在我看病的时候,医院急救车突然送进来一个危重的孕妇,医生只好把我扔在一边,并劝我找点事做,分散一下注意力。牙疼,我去医院补牙。补牙时,主治医师让我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又是钻,又是敲,一边为我补牙,一边为围在旁边的一群实习生指指点点。当时,我嘴里还塞了很多的棉花球阻止唾液分泌,恶心难受,主治医师丝毫没有感受,将我当作了教学的观摩对象。还有一次,感冒后发烧,去医院看病。因为持续的高烧,面容极其憔悴,大夫还没检查,第一句就让人不知所措,竟然狐疑地说“不吸毒吧”,让我无地自容。这都是我的亲身经历,都是日常小病,却被折腾的身心俱疲,产生了看病的恐惧心理,一般情况下都不敢去找医生瞧病,可谓是能拖就拖,不到万不得已不去医院。

  所以,我们关注社会就一定会关注医改。医改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普通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这不是“崇高理想”,而应作为现实的工作目标。一直以来,百姓对医改的诉求从未变过,但医疗改革已进行多年,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依旧没有改变。

  医改目标与老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首先是看病费用能不能降下来。近两年,为了降低医药费用,“军令十二道,道道有药名”,多批次的降价行动之后,“药价虚高”变成了“药价虚低”,许多降价药品就此绝迹,既无人生产,更无人销售,药品降价这项“民心工程”在错综复杂的医药购销“潜规则”面前难有作为。在现行医疗体制下,患者并没有平等的话语权,只能是被动地消费,恐惧被用贵了药、用错了药、开错了刀,甚至连投诉的渠道都没有,唯一能做的恐怕只能是少得病、少看病、少折腾。有感于这样的怪现象,我在媒体发表了《关注医改,走不出古老的寓言》、《医改风波背后的政府缺位》等多篇评论,阐述了我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老百姓最关心的还有医疗服务质量。我与朋友交流,问的最多的是,“如果你面前有两个医生,一个医术高超但待人冷漠,一个医术平庸但待人和善,你会选哪个?”如果只能选一个,我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后者,医生首先要有人情味,才能让人心安。这段话同样适用于现代医学。医学,原本是一门需要以人为本的科学,现在却越来越显示出专业主义的冷酷秉性,让人敬而远之。 医学的发展也许是要以丧失温情为代价的,所以今日医生的情感日趋冷淡。被誉为“现代科学之父”的乔治?萨顿,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断言:“科学的进步,已经使大多数的科学家越来越远地偏离了他们的天堂,而去研究更专门和更带有技术性的问题,研究的深度的日益增加而其范围却日益缩小。从广泛的意义来说,相当多的科学家已经不再是科学家了,而成了技术专家和工程师,或者成了行政官员、操作工,以及精明能干、善于赚钱的人。”现代医学似乎进入了一个没有转角可言的尴尬境地,而接近平民的温情,可能恰恰是医治人们对医学冷漠偏见的良药。

  据说在洋医院里,基本上看不到国内医院里随处可见的高柜台及狭小的窗口,而是全方位面对面的交流,医护人员总是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病人,每一步都征求病人本人及家属的意见,医疗方案、医疗费用等都与病人进行交流探讨。病人一进门就会有一位护士引导享受全程服务,不用排队或站队。病重住院不用病人亲属轮番护理,一切由医院包起,使病人有“病”至如归的感觉。即便是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也可以不惜时间同病人反复交流,把病因、病情、病情发展趋势、医疗方案及注意事项等说得清清楚楚。他们从不随便开“大处方”,虽然也要通过治病来赚钱,但始终把治病放在突出位置,让病人觉得受到尊重和关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当下的中国,在考虑等值原则的同时,也应格外注重以人为本,以较低廉的价格、提供较优质的基本医疗服务。

  基本医疗保障是保障人民健康权的制度安排,所以关注医改就一定还要关注医保。健康权本应人人平等,但是农民就被划入“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在享受财政投入上总与城市居民保持差距;在城市,医保又要有意无意地与“单位”挂钩,职介存档人员不能享受门诊就医的报销待遇,医保公正得不到保障。在医保方面,我国应加快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包括巩固扩大基本医保覆盖面和保障水平,推动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提高医保经办水平,提高大病保障水平。最理想的模式是,打破当前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组成的基本医保的“碎片化”管理模式,实现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一体化,最终实现参保人员缴纳一样的费用,获得一样的保障待遇。在《医改就是要保障人民的健康权》等文章中,我阐述了我对此的观点。

  每个人都无可避免地要面对生老病死,都需要获得基本的医疗保障,无论改革路径如何设计,“病有所医”都应当作为一项社会福利,实现机会均等为主,同时兼顾结果均等。也就是说,即国家有义务保护社会弱者,并不断谋求社会公正。作为普通百姓,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医改的走向,真心期待以后看病的时候,能够医生多一些温情,医院多一些人本,医保多一些保障。

  从党的十八大到全国两会,中国共产党人描绘的美丽“中国梦”感染了无数人。“中国梦”里有“强国”也有“富民”,有民族的复兴也有个人的梦想。在社会转型期,在浮躁的时代,我期待国人能够摒心静气,静下心来读点书,自觉提高政治修养、理论涵养和过硬的业务素质,冷静地面对这个浮躁的社会。古今中外,爱书、惜书、读书都为世人所推崇,人们也正是通过阅读来获取知识、增长本领、进而推动社会走向更高的文明的。在知识经济时代,改革和建设比以往更倚重于知识的力量,离不开全民文化素质的提高,更依靠于阅读的日积月累。作为一名公民,我们有责任和义务用自己的努力去推动改革,哪怕这力量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郭立场:1982年生,讲师。主要从事“三农”问题研究,先后获得厅级以上科研奖励10项。

  (编辑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