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每个人都是医改的因子(2013.04-1)

2013-08-21 10:46:36 来源:中国卫生
  聚焦开篇

  中国启动了近4年的新医改,以其勃勃生机,改变着中国最基层的医疗状况,也改变着普通中国百姓的命运。不知不觉中,医改已经融入了无数中国人的生活。

  医改“让人民群众从改革中得到实惠”的目标如何落地,不仅牵动着改革设计者、改革执行者们的心,也牵动着无数普普通通“小人物”们的心。“位卑未敢忘忧国”,每一位“小人物”都是医改的一个“因子”,都在为医改鼓与呼。本刊记者连线了几位普通的“小人物”,看看他们有着怎样的医改“情结”。

  我的医改情结——

  青年医生吴帅: 尽管我们也可能判断失误,说错话,但不能够因为怕说错话,就闭口不说,那可能是另一个更大的错误

  每个人都是医改的因子

  作为一名基层医生,从2006年开始,我在业余时间坚持从事卫生改革评论写作。越写越多,截止至今,已有数十万文字作品发表在国内各大报刊上。当某一天,包括《人民日报》、《新京报》等媒体编辑给我打电话约稿时,我才意识到,或许自己已经成为小有名气的作者,给媒体们盯上了。而写了多年,现在我也有必要总结一些多年的写作心得,与各位分享我的医改情结。

  1.说写作

  在从医的道路上,我曾碰到很多让我困惑的事情。

  在同一家医院,一位曾经让我很尊重的师兄,我发现他变得我不认识了。他在校期间,品学兼优,曾经多次拿到一等奖学金,担任班长职务,为人正直。但现在,他却成为了另一种医生——疯狂创收的医生,乱开药物乱开检查,病人被视作赚钱的机会。后来,当我发现身边越来越多这样的医生,这让我感到痛苦。我也要成为这样的医生吗?这是我时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

  前两年,在北京,媒体报道了一起耸人听闻的袭医案。因为认为疗效不满意,一位男性患者将一位知名的医疗专家连砍18刀,最后虽然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她左臂肌腱被砍断,被认为可能永远也无法再上手术台。看到这条新闻的第一时间,我问身在北京的另一位医生,你看了那个事件吗?他的回答是,看到了。这都很正常。习惯就好,制度都烂透了。没有什么办法,我们不可能会那么倒霉的。我的问题是,我们真的无计可施,无所作为,只能祈求好运气?

  当然,我还目睹过很多这样类似的事情。

  一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负责人对医生们说,10个病人至少要开3个输液,否则医院就没有钱给你们发工资了,你们得为医院考虑。

  一位民营医院负责招聘的负责人对求职的我说,一周上7天班,在我们这里是没有休息的。不,在医院呆着就算休息了。

  一位病人说,几乎所有的医生都是信不过的。

  一个真正有理性判断力的人,应该很清楚,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不会因为错误的行为很流行,很多人在效仿,我们就会放弃那些正确的事情。但最重要的不是批评和嘲笑,而是改变。

  应该怎么改变社会,一已之力,你真的能改变社会?在很多医生讨论这个问题时,我得到的回答是“不可能,你怎么能改变顽固不化的人?你怎么能改变社会上那铁一样的客观存在?

  他们显然遗忘了一件事情。社会是由千千万万人组成,每个人都是组成因子,改变自己及身边人后,哪怕只是寥寥可数的几个人,其实社会已经在悄悄为之改变。我很喜欢这样一句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是什么国家就是什么。

  写作的动力已经出来了,围观可以祛除冷漠,参与公共事务就是在围观;讨论和辩论,让理性的认识得到传播,是正能量。如果人人成哑巴聋子瞎子,社会不会有希望;如果我们知道得更多,就有责任为社会说得更多。知道最多的人不说话,对社会而言,是一种损失和倒退。写是说的一种方式。

  2.说医改

  针对山东实施的“先诊疗后付费”改革,我撰文发表文章《医改要多一些双赢的思维》。医改如果能调动各方积极性,让医患各方都享有应得利益,这样的改革,才会落地生根,受到社会欢迎,得到更大推广。当下我们很多的医改措施,恐怕也都需要多一些“双赢”思维,不断破冰前行。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曾披露,医改已经投放3900亿元,但有的医院没有感觉,甚至不知道医改已经开展。我对之的分析是,它传达出一个信号,有些医疗机构对医改政策认识不深,或者说怀有一种抵触的心理,政策到了这样的医院就往往难以得到真正的执行。医疗机构不积极配合医改部门的改革,导致的结果自然就表现为管理难、协调难,执行难。原因可能在于,某些医改政策在现阶段,不具备可行性的客观条件。一位医院院长说:“新医改方案和以前的指导意见一样,问题不详,参与制定的部门太多,财政、社保、卫生等职能部门都参与其中,各有各的观点,新医改方案就像是拼凑出来的,只有宏观的政策,但是如何落实,还应该有相关的经济政策支持。”所以我提醒,源头很可能在于医改政策的制定缺乏来自于医疗机构及医生们的参与,很多医方对医疗改革并不感兴趣。第二,尽管已经确立了对公立医疗机构政策性亏损的补偿方式,但补充往往不及时、不到位,让一些医疗机构亏损怕了,自然就难以去积极地执行医改政策了。

  我还认为,若要客观评判新医改的成败,除了卫生投入与卫生发展速度,还应该看公平性与效率。在近20年时间里,尽管我们的医药力量发展速度一直很快,诊治水平与世界医疗水平也正在逐步接近。但卫生资源的分配与投入却一直是个问题,医疗体制的公益性与均等性也还远远不够,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政府的卫生补贴和社会保障的主要受益人是高收入群体。对多数普通民众而言,看病负担沉重导致看病难依然是一种普遍现象。正如有人所说,印度的公共投入只占卫生总费用的17.9%,但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评估排位,其公平性在全球居第43位(中国名列倒数第四)。原因是由于印度政府将有限的政府投入公平地补给最需要医疗服务的需方。

  在一篇《有多少医改钱是投给了生大病的穷人?》的评论中,我提醒,政府不仅应该加大在医疗和保健上的总投入,更要公平分配这些投入:应该加大对农村卫生系统的投入,特别是加大对农村贫困人口以及城市贫民的免费医疗救助。必须有足够的相应的卫生投入在背后默默支撑,并建立提供此类性质服务的医疗机构,出台一系列针对这类患者为救助对象的医疗政策法规。为无钱医治的穷人提供最后的生命屏障与绿色通道,让他们能够有尊严的生活下去。

  3,说未来

  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公立医院,在四川一个中美合作开发的天然气项目担任项目医生。

  在边远的山区,工作环境更艰苦恶劣,每天还要和不同国籍肤色的人打交道,负责提供全科和急诊服务。但任何时间地点,我都会牢记自己是一位医生,我会坚持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医疗服务水平,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到病人。

  在业余时间,我依然打算继续笔耕下去,把我们知道的与更多的人分享。尽管我们也可能判断失误,说错话,但不能够因为怕说错话,就闭口不说,那可能是另一个更大的错误。

  吴帅,男,有多年的医院工作经历。从事医改时评写作9年,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新华每日电讯》,《健康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等主流报刊发表数十万字作品。

  (编辑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