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食盐加碘“一刀切”的终止(2013.03-5)

2013-07-26 09:51:33 来源:中国卫生

  食盐加碘“一刀切”的终止

  冯世良

  我是连续三届的老委员,正因如此,感慨颇深。1998年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我是药监局的第一届顾问,一直延续至今。1998年之前,我国药品监管混乱,各个省都可以批药号,药品质量及有效性等非常不统一、不规范,鱼目混珠,偷梁换柱的事情时有发生,一些疫苗也出现了问题。一些治疗药反而导致患者感染或中毒。过去东北有个药叫“延生护宝液”,就是将雄蚕蛾放进一个大黑铁锅,再放点儿其他的东西,然后倒上酒、水,最后就用大水舀子灌瓶,盖上瓶盖就卖。那时这个药都卖疯了。药监局成立是个里程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药监局成立后,把各个省的一些药品审批权收回,进行集中管控,这样就严格把住了药品关。此后,它的职能更加完善,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在医药管理、建立制度、执法上一步一个台阶了走过来。我们也在其中尽心尽力。

  我国上世纪80年代末正处于改革开放的阵痛期,下岗、失业人员较多,解决这些人的医疗问题事关重大。我国提出了医疗保障“低水平,广覆盖”的口号。1998年,我国财政对卫生事业拨款仅100多亿元,实在是杯水车薪,人均治疗费连一次感冒都不够。此时,我参加《全民医疗保障体系讨论稿》的制定,并持续献计献策。此后,我国政府开始重视医疗卫生事业,每天都在逐步增加投入。近五年,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是前十年的几倍。目前,我国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已经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2%~3%。

  我是“卫生部糖尿病专家委员会”8个成员之一,这个委员会是我国出台糖尿病政策和指导方向的谋略团、智囊团。目前,我国确诊的糖尿病和易发糖尿病已经占到总人口的9.7%,城市比例大于农村。糖尿病是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需要终身用药治疗,投入巨大。糖尿病对于个人来说,危害健康,弥费钱财。所以近5年来,我在“糖尿病防治规划”里提出“糖尿病治不如防”。比如60岁发生,那么我们通过预防,让他70岁以后发生。这就推迟了至少十年,患者离我国的平均寿命也就很近了。我每年要到全国各地调研4次,每次都要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更多是去农村。农村居民有些人得了糖尿病,甚至了丧失劳动力,全身没劲、消瘦,他却不知道是得了糖尿病。有的家庭,孩子得了糖尿病,却不知道父母也是糖尿病。对这些情况,我们要进行大量的普查调研,总结情况,整理后上报卫生部,同时提出科学的建议。每年我们都要总结这一年的普查调研情况,提出议案,联合全国政协委员通过全国政协上报至国务院。糖尿病防治是我的主业,我在这个方面提出的议案实在是太多了,另外,我还在患者就诊、城市建设、儿童入学、人口老龄化等方面提出多项议案。我没有政协常委的称号,但是我发挥了常委的职能。

  我再说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提案,这个提案轰动了全中国,并且美国等发达国家也关注了这个提案,向我来电来邮件等询问。这个提案就是关于食盐加碘的。我国从1993年立法,所有的食盐要专卖,不允许各自为政,从此食盐加碘变为强制性。我国确实有些地方人群缺碘,出现地方性甲状腺肿,通过食盐加碘,有7000多万人获益,这是好事。但是以北京为例,统计资料显示,甲状腺癌这几年增加了2.7倍,这是否与食盐加碘相关?于是我提交议案,建议我国在食用盐加碘管理上不要实行“一刀切”的政策,各省可以根据当地人群实际碘营养水平,向食用盐中加入适量碘。此提案最终被采纳,并于2012年开始施行。

  我当委员这几年,有很多感想。政协的组成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都是专业性很强的人才。这些人才通过提案议案,来给国家出谋献策,是我们党治理和管理国家的智囊团。我深深感到,这些人才都是好钢,只有党和国家能够好好使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就能得以发挥。

  但是目前政协委员的结构老化。我希望党和政府在政协委员层面能够改变年龄和专业结构。政协不仅要知识化,还要年轻化,尤其是一些有才干有报国之心的高知,还有那些海外回来报国的高知,都是政协不可或缺的人才。

  胡鸿宇  采写  作者为辽宁省糖尿病治疗中心院长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