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两会媒体聚焦(2012.04-3)

2013-07-17 14:26:43 来源:中国卫生

  让医务人员有尊严地活着

  文/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  王 岳

  在今年全国“两会”的分组讨论会上,有政协委员提出,医务人员的工资本来就应该比别人高,应该高5~10倍,这样医生才能有尊严地活着,医改才能成功。此言一出,顿时让现场议论炸开了锅。

  我国医务人员的薪水是不是太低呢?笔者个人认为,我国医务人员的基本工资确实存在普遍偏低的问题。但实际上,我国一直以来知识分子(包括医生在内)的劳动价值都没有在工资收入上得以体现。原本以为涨薪的观点应该在教科文卫从业者居多的政协委员中得到共鸣,因为这涨薪可是关系到诸多政协委员的切身利益呀。但似乎媒体披露众委员讨论的结果却共识于医务人员应该参照公务员标准发放工资,显然与该委员的涨薪主张大相径庭。可见,连我们的政协委员们都对5-10倍的涨工资不存任何幻想,而更重要的恐怕是政协委员们压根儿对打破现行这种严重桎梏社会发展的人事薪酬制度不存任何幻想,可悲呀!

  我们不能脱离中国国情去谈论医务人员的收入。参照当地公务员标准可能是我们目前在医改阶段,比较现实的目标。我们应该呼吁:一方面尽快兑现各级医院特别是基层医院和基层医务人员薪金标准参照公务员薪金标准,不要再把经济创收指标作为医务人员绩效的权重指标;另一方面,尽快将医务人员退休养老保障与公务员待遇统一,让广大医务人员都能后顾无忧;最重要的是必须彻底杜绝医院中普遍存在的非法收入,这些非法收入是腐蚀我们白衣天使机体的毒瘤,必须彻底铲除,绝不能姑息纵容。

  医生缺乏尊严,收入低是一方面,但更多的原因恐怕还是现在很多管理制度缺乏对医务人员的基本尊重。曾经看过这样一件轶事:纽约有一名叫玛丽的护士,一天给病人发药时,她张冠李戴发错了药,幸好被及时发现,没有酿成事故。事后医院的管理部门对此事进行了严厉的“问责”。他们首先问责护理部,因为他们发现“玛丽负责区域病人增加了30%,而护士人手并没有增加”。调查部门据此问责护理部,为什么没有适时增加人手,造成玛丽工作量过大,难以保证质量;然后他们问责人力资源部门,得知玛丽的孩子刚两岁,上幼儿园不适应,整夜哭闹,影响玛丽晚上休息。调查人员为此向社区申请了10小时义工帮助。最后调查组把玛丽发错的药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发现几种常用药的外观、颜色相似,容易混淆。他们向药厂发函:建议改变常用药片外包装,或改变药的形状,尽可能减少护士对药物的误识。要让中国的医务人员真正有尊严地生活,还是应该改变我们今天简单粗暴型管理入手。我们的一些医院管理者对医务人员出现的问题往往只是“对症下药”,一罚了事。甚至于为了眼前减少纠纷,甚至扭曲“医道”。所以尽管这些年很多医疗机构可以说从未忽视对医患关系的关注,大会小会几乎必讲医疗纠纷、风险防范、病历问题等等。但是我们的医患关系是否有所好转呢?前不久,我在一家三级医院发现,《手术同意书》已经被改名为《手术志愿书》。再仔细看看患者签字栏,几乎到以“要求”二字开头,“要求切除双侧卵巢”、“要求输血小板”……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有位医学专家义愤填膺的说我们今天的医生已经不会给患者看病了,因为他们的脑子里面为了减少纠纷只记得两句话:“可查可不查的一定要查,可救可不救的一定别救”。滥开检查,推诿急危患者的现象自然屡禁不止。但是,你会发现《志愿书》和“要求”并不能减轻一丝医务人员对患者应尽的法律责任,确实的医患关系变得对立、疏远、甚至冷漠。此种指导思想下的所谓管理如何能够让医务人员感受到做医生的尊严呢?

  我曾经告诫医生朋友们,医疗纠纷永远没有赢家。可是,我却痛心地看到行业里时不时的发生医务人员被砍伤的事件。试问为什么医患关系会成为今天社会中最不和谐的社会关系?长久以来,医生以“视病如亲”的心态悬壶济世,而患者也常以“华陀再世”、“仁心仁术”的感恩心情回报,医患关系极为融洽。然而今天的医患关系已经日趋淡薄,更有甚者,医患双方反目成仇、对蒲公堂,更有恶性伤人事件屡屡见诸报端。试问我们的职业道德底线是否突破了?我们的职业价值观是否动摇了?医生在职业生涯中必须知道他的敌人不是疾病和死亡,因为如果你把他们看做敌人,你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而最终你一定失败。因为你的患者如果一直找你看病,他很可能最终会死在你的手里。什么是医院,医院就是给民众危难之际以帮助的场合,也是民众人生的最后必经的一站。而我们绝大多数医生今天仍然把疾病和死亡视为工作的最重要敌人。欧美人60年代反思提出,医生的两大天敌——“职业冷漠”和“商业利益”。而今天的中国社会发展阶段,可以说医患共同参与下的医疗模式是大势所趋,也是社会的要求。但是我们却没有成为患者博学且值得信赖的“朋友”,反而“职业冷漠”令我们纠纷频发。更为可怕的是,政府财政补偿不到位的情况下,我们非但不是行业整体呼吁改变投入不足的现状,却遵循了一种“强盗逻辑”——“你对不起我,就别怪我对不起他”。我们将各种困难和问题转移给患者。我们的楼越来越高,设备越来越好,可是我们和患者的关系却越来越差,我们与患者之间维系关系的“信任”收到了严重的伤害。在这种逻辑下,“商业利益”倒成了医疗行业的“朋友”。更有甚者滥用药物,已经突破了人不得“图财害命”的道德底线,更不要说医生的道德底线了。我想这可能才是今天医生越发感觉职业幸福感下降,缺少基本尊严感的关键吧。 编辑 王朝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