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韦氏眼科 针药相助显效快

2019-03-09 18:26:45 来源:健康报

  日前,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第八次中医眼科年会新加坡国际会议开幕式上,新加坡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和韦氏眼科第五代传人、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眼科韦企平教授亲自给新加坡中华医院授予牌匾,这是燕京韦氏眼科流派在海外设立的第一个工作站。至此,韦氏眼科正式走出了国门。

  历经四代传承百年余

  燕京韦氏眼科学术流派起源于浙江东阳,受到江南地域文化和钱塘医派、医论、医理的影响,尤其是明清时期诸多中医眼科著作的兴盛为韦氏眼科学术思想的形成奠定了基础。韦氏眼科传承百余年,历代均具有广泛而深远的学术影响。

  先辈韦尚林曾任职清朝苏州太医局,侍医于清宫贵胄,中华民国前后在杭州自开“文明眼科医院”。其治疗多种眼病的独特学术专长和高超的“金针拨障术”,曾使众多濒临失明的眼病患者重见光明,声誉名扬江南。第三代传人韦文贵为弘扬中医眼科,新中国成立后无偿贡献出数十个韦氏眼科验方,并公开“金针拨障术”,积极配合医学人才培养。1955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心下,韦文贵、韦玉英父女受原卫生部邀请,毅然放弃收入颇丰的私立医院,到北京中医研究院外科研究所(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任职,专事中医眼科临床研究。

  韦企平教授是已故全国名老中医韦玉英的首批学术继承人,早年受家传学术的熏陶,接受了系统的院校教育,在临证实践基础上形成了“中西互参、病证结合、针药相助”的学术思想和诊疗特长,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韦氏眼科的学术体系。

  治疗眼病有三大特色

  韦企平在继承前辈宝贵经验的基础上,根据现代流行性眼病特点,从眼表到眼底,总结提炼出多种眼病的新诊疗理念和学术思想。

  1.外障眼病治法有三原则。

  ①祛邪为重,风药贯彻始终。如干眼、睑板腺功能障碍、睑腺炎、过敏性结膜炎等,根据目窍至高,易遭风邪,外感六淫,风邪为先,“上焦如羽,非轻不举”“轻可去其实”等理论,在辨证制方用药中,以轻灵见长,如常用荆芥、防风、细辛、蝉衣、薄荷、荆芥、白芷、辛夷、菊花、桑叶等。

  ②内外兼治,熏洗按敷优选。如前述眼表病,除内服中药外,可依据不同病情、病程和具体条件选择或熏或洗或按摩及敷贴,通常疗效更好。

  ③陈旧痼疾,祛邪勿忘固本。如病毒性角膜炎、反复发作的巩膜炎等眼病患者中的大部分人已用过或仍在应用抗炎、抗感染的西药点眼,若不顾病情再滥用大队祛风清热、泻火解毒中药,实则“助纣为虐”“雪上加霜”,邪毒未净,正气又不足,难以“伐寇固城”,导致病情缠绵难愈。

  2.黄斑水肿,重在祛痰化瘀。

  《素问》病机十九条有“诸湿肿满,皆属于脾”之言,临床上大多医家治疗黄斑水肿从健脾利湿着手。“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脾气虚或脾阳不足,则水谷不化,不能升清降浊,聚湿生痰成饮。肺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若“肺气虚,则不能水精四布,而浊瘀凝聚”。肾主水液,作为水火之宅,肾的阴阳协调,开阖适度,能确保水液的正常代谢和平衡,反之则会出现水液输布、排泄紊乱,出现痰饮、水肿。

  朱震亨在《丹溪心法·痰》中首次提出“痰夹瘀血,遂成窠囊”,其治病多以气、血、痰为重。因气滞可致痰瘀,气虚亦可造成血瘀和水停,故该书中指出:“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津液亦随之而顺矣”。气能行津,鉴于气、血、津液间相互生成和转化关系,自古有“气行水亦行”“气行乃血流”之言。故韦企平提出,临证用药应酌情加用调理气机和补益中气的药物,有助于病情恢复。

  3.针对视神经视网膜疾病,提出三联九针。

  韦企平继承了韦玉英先师擅长用近眼三针为主治疗视神经疾病的经验,又发展为三联九针疗法。一联近眼三针,选睛明(多取上睛明)、上明及承泣(可取球后交替针刺);二联眼周透三针,一针透两穴,实际为三针六穴(如阳白透攒竹、四白透下睛明、丝竹空透鱼腰);三联参考全身辨证循经选穴,证候选穴为辅,以头和躯干的风池、头光明、合谷及足三里等为常用。方法是局部近眼取穴深刺、近端取穴透针及远端辨证用穴。

  韦企平强调,所谓的三联九针,临床上不必拘泥于各联均衡取三针,要根据病程长短、病情轻重及全身证候,灵活变通调整每联的选穴。若眼部病情严重顽固,则重点取近眼和眼周腧穴;全身证候明显者,应适当加强全身选穴,近眼和眼周减少取穴。三联九针疗法虽然仍重在治疗视神经视网膜疾病,但对眼表疾病如干眼或眼睑、眼肌病变(如眼睑痉挛、眼肌麻痹等)同样适宜,只是各联选穴数有所侧重,进针、行针手法有些变化。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