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有些方义 需用一生去理解

2018-09-24 18:55:36 来源:健康报

  不学中医,你永远不知道背诵一首方歌有多难。“麻黄汤中用桂枝,杏仁甘草四般施,发热恶寒头项痛,喘而无汗服之宜。”这是一首在中医界广为流传的“诗歌”,除了押韵,人物、情感、意境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大学的时候,上完方剂课,我的一个常态就是:在教室外的走廊来回踱步,背着最深奥难懂的“诗歌”,但内心却怀揣着对李白、杜甫、白居易的深深歉意,咬着牙,从麻黄汤的方歌,背呀背呀,最后再背回到麻黄汤。次日晨起,下铺同学问我昨天晚上的战果如何,我搔搔头,憨憨一笑:“哥,世界上最真挚的爱就是昨天我见过那么多方歌,今天却仍然只记得麻黄汤。”背方歌,此为学方剂第一难。学方剂,第二难的是方义。我最初采用的方法是,反复看练习册,总结君臣佐使的结构图。但这除了帮助我顺利完成期末考试的填空题,后来几乎没有在临床中起过多大的作用。

  大三时,我开始跟师侍诊,方歌虽然能背出来,但总觉得自己没有找到方剂和临床之间的那座桥。于是,我把方歌抄了一遍,并在方歌下面预留的空格处写满书上的方解。抄着,抄着,我就发现一个秘密——所有的方解都是《中药学》的文学升华版。这个方法,不能说无用,但于学方临诊,并无大用。

  后来,读了一些书,临过一些证,才明白每一个能印在书上、让万千人去学习的方剂,都是经过历史考验、创方人用智慧和汗水提炼出的瑰宝。有些方义,需要用一生去理解。如麻黄汤到底要不要先煮麻黄?桂枝汤是单纯的解表剂吗?小柴胡汤所解的半表半里在哪里?承气类方的区别真的就是力量的强弱吗……越学习,问题就会越多,内心也会越惶恐,一个方子真的就可以编成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中药学的各种细至纤毫的知识,诊断学临证的每一个切入点,内经、伤寒的种种辨证思考,都会始于一方,凝结于一方。所以,在每一个方剂面前,我都时刻保持谦卑,哪怕它只是一味药,也足够我用一生去学习。

  工作后,每有疑惑,我都会去翻一翻《方剂学》,想一想临床上的得与失,看看古方中那些以前未曾发现的细节。现在去读、去背那些方歌,居然有了人物、情感和意境。我常想,假如我能遇见那些方剂的创造者,每天与他们中的一位促膝长谈,一年后我再去看《方剂学》,又该是怎样的心情与感觉呢?而如今,唯一能使自己遇见他们的方式,就是学好他们的方剂,用好他们的方剂,了解他们将人生酸甜苦辣凝结在其中的方义。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