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先秦两汉 中医传承重在依经受学

2019-03-31 22:54:49 来源:健康报

  当下,时常听到一些学者把中医称为经验医学。那么,什么是经验?当我们说一位医生很有经验时,这个经验意指个人直接性的证据体验,同时也蕴含其对个别病人有着连串的切身经历。因为医生治疗的对象不仅是人,而且是个别的人。临床的判断无法靠共相的知识专擅,因为医生必须不断面对新的状况,做出新的判断。先秦两汉之际,如何通过医史文献的传承,做到典籍、师资与经验的合而为一呢?

  先秦师承多是传授书本

  中国医学的起源包含着很多传说,并透过仪式的形式流传。就先秦医学知识的传承而言,老师与弟子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言传身教,而是传授书本。长桑君考察判断扁鹊有无习医禀赋之后,才决定倾囊相授。书籍在知识传授过程中处于核心角色,扁鹊在接受长桑君的授书之后,强调诊断在整个医疗过程中的重要性,这种“决死生”的诊断本事与医案则被《史记》所收录。

  授书仪式程序中凸显了师资的重要性,扁鹊被授医书的内容虽不明晰,但稍后时期的淳于意则已经可以读到“扁鹊脉书”,《汉书·艺文志》有《扁鹊内经》九卷、《扁鹊外经》十二卷。这些禁方书后世散佚,在当时则是习医的规范。司马迁曾言:“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循序,弗能易也。”这里的“守数”则包括作为原则性的医典在内。师徒关系通过传授书本而加以稳固,而书本典籍的持有人员一并也兼有诠释文本、传承经验的角色。换言之,典籍、师资、经验是合而为一的。

  两汉围绕典籍学习医术

  西汉时期的淳于意与公孙光、公孙阳庆皆为师徒。公孙光手持经典医学的抄本,淳于意经由授书仪式取得秘书与心得体验。公孙光授书也并非一次尽传其技,师徒经常切磋讨论历代医书的精义所在,公孙阳庆则在其后与淳于意皆为师徒。淳于意的六位弟子中,高期、王禹、唐安三人是由官方派来习医的。这些与淳于意习医的学生及其后继者手中保留的医籍经过两三代的转抄,必有掺伪或传讹。由马王堆医书、张家山医书与绵阳经脉木人模型等与淳于意师徒同时代出土的医学文献来看,当时的贵族、官僚也占有部分医疗资源。这些口授的医理进一步写成文字,则医学典籍的分化与流传则会日益纷杂。

  淳于意论及医学传授的程序是“授读解验”,也就是授书、诵读、理解及验证四个步骤。基本上,学习医术是围绕典籍而依序展开。《灵枢·禁服》一篇可与前面扁鹊、淳于意的故事相呼应,其中的“禁”即同于“禁方”的“禁”,“服”则意心悦诚服师之言,即医术之书不仅来自师之密授,也有赖于师之诠解。由上可见,在传授过程中有多次授书的可能。老师或先给予入门之书,或有些文本需要进一步解读。随着不同学习阶段有进阶的授书,其后不断进行医技演练。先秦医学知识主要保存于官府,具有世袭隐秘的色彩,秦汉医学则有了民间私学。其中扁鹊师徒是以儒医风骨的形态出现在中国医学史的舞台,淳于意也是声望千里的儒医,但其并不愿接受贵族的聘请。

  师傅通过授书来传承医学典籍与经验,可称为循经受业,张介宾形容这个时代的医学教育即“依经受学”。这里的“经”,具有经典概念下的规范或标准的意义。作为背诵考试、临床应用甚至师徒论辩的医文,有的阐述医理,并由口述而文本化。《素问·解精微论篇》曾言:“臣授业,传之行,教以《经论》《从容》《形法》《阴阳》”,通篇对答在“经”上辨证螺旋,如“在经有也”“且子独不诵念夫《经》言乎”等。这种医学的文化多样性,无疑是我们探索传统医学的核心所在。研究新时代医史文献的创造性传化理应先返本开新,深入探解中国传统医学范例性文献的形成史。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