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每周聚焦

直面中医的内忧与外患

2016-11-23 19:57:37 来源:健康报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 肖相如
 

近年来,中医药事业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国家亦出台多项政策扶持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北京中医药大学肖相如教授则认为,中医药发展过程中不但有“鲜花”,也有荆棘相伴。

 

内 忧

1.理论不规范,导致学习困难

《内经》说“风为百病之长”,但同时又说“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究竟哪个更重要?

《难经·五十八难》:“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病,有温病。”伤寒,把温病都算进去了。

《伤寒论》第1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但第6条又说:“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

叶天士在《温热论》中说:“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在说治法的时候说“在卫汗之可也”。温病初期就是热邪犯肺,热邪犯肺的治法是“汗法”吗?

在中医的经典中,这样的矛盾比比皆是。这就造成了严重的理论混乱,也给中医学习与传承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也是临床误治的重要原因。如此大的漏洞亟须规范,可是却没有人重视。

2.与文化界限不清,导致偏离正轨

很多人总是以中医的博大精深为骄傲,将中医和传统文化混淆不清,中医有意无意地被当成了文化,以致很多人分不清中医和传统文化的界限,把一些传统文化的内容当成中医来学习,中医的核心内容反而被忽略了。比如有的人一辈子在学习研究《周易》,《周易》不一定学明白了,对中医却没真正下过功夫。

这就在无形之中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将有限的精力耗费在漫无边际的传统文化之中,说起来云山雾绕,不着边际,看病的时候不知道如何下手,甚至一动手便出错。

3.摆脱不了神秘化,与骗子界限模糊

中医总是没能摆脱神秘化的纠缠。《史记》中记载,扁鹊因为遇到了神仙长桑君,用上池之水饮用了长桑君授予的神药后,成了能“视见垣一方人”的神医,看病的时候能够“尽见五藏癥结”,而以诊脉为名行医。

因为《史记》是正史,可信度高,被很多想神化自己的人拿来作为理论根据,所以在中医界中自编自导的神医故事层出不穷,而这些都主要集中在诊断层面,因为治疗要看到实效,很容易被病人识破。

宫廷剧中悬丝诊脉之类被有的人移植到自己身上,什么隔空诊脉,诊脉能诊断出体内哪里有肿瘤,肿瘤有多大,什么面相看肿瘤……将自己神秘化以招揽病人,吸引眼球。而中医的神秘化正是江湖骗子所高兴的事,他们就可以将自己装扮成“神医”来欺骗病人,借此敛财。

“神医”终究要被揭穿,但“神医”所惹的是非却被认为是中医所为,出一次神医,中医就会受到一次质疑,这就是因为中医界有很多人就自诩为神医,模糊了中医和江湖骗子的界限。

4.功利化泛滥,导致疗效下降

现在的中医界,在整个社会浮躁,一切向钱看的大环境中,使很多中医人不能独善其身。张仲景所怒斥的“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孜孜汲汲,唯名利是务”的极端功利化倾向严重泛滥。很多人学医的目的不清楚,将医学作为一种挣钱的手段,不肯在医术上下功夫。

绝大多数人连《伤寒论》都不愿意背,四大经典基本上不会,整天想的不是如何提高疗效,解除病人疾苦,而是追逐名利,这就违背了医学的初衷。

外 患

1.被科学主义攻击

晚清以来,许多仁人志士为了救亡图存,多方探求,发现西方强国的文化科技是促进经济发展,军事强大的主要原因,所以开始检讨中国文化存在的问题,于是就有了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就是批判中国传统文化,引进西方科学文化。

现在中国的主流文化就是引进的西方的科学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基本被消磨殆尽。各学科的评价体系是清一色的西方科学体系,当然也包括对中医的评价。自从西学东渐以来,对中医的否定和围剿就没有停止过。在现在的中国,中医除了要受官方新文化体系的评价、约束、规范外,还时不时受到一些以科学斗士自居的人攻击。

2.被庸俗化

文革时期,全国农村都有赤脚医生,说赤脚医生就是一根针、一把草治百病,这是阶级斗争和群众运动对中医的庸俗化。

那时候的赤脚医生就是去公社卫生院或者县医院培训几个月,然后就回乡为贫下中农治病,主要用的就是扎针和草药。虽然为老百姓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中医却不得已地被庸俗化了,给人的感觉就是中医特别随便,好像是个人都能用好似的。

其实对中医庸俗化的传统一直没变,为了证明发展中医有成绩,建设了多少中医院。有很多中医院原来就是卫生院,并没有真正的中医大夫,把牌子一挂,就成中医院了。现在的足浴店、洗头店、澡堂、美容院、健身房等,也到处打着中医的招牌。

3.被江湖骗子利用

中医是江湖骗子行骗的常用工具。所有的“神医”“大师”都喜欢把自己说成是中医,是中医中的“神医”,以此来欺骗大众,同时也祸害了中医。

如“神医”胡万林,一个原本的杀人犯、诈骗犯被吹成了对中医学有重要贡献,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神医。他得以成名的书叫《发现黄帝内经》,仅仅看这书名,绝对是正宗的中医。对于所有的病人,“胡神医”大概都要看两秒钟,而且是必须站在离其两米处的黄线上。病人先要恭恭敬敬地给“神医”鞠躬,叫一声“大师”,然后“胡神医”看一眼,还一边写着所谓的处方。看病结束了,所有人的药都是3瓶混浊的白色液体,其实就是芒硝水。

4.被非中医人玩弄

中医现在正在被一些非中医人玩弄,他们利用网络传播技术和大众对中医、养生的热情,将中医简单化、娱乐化、庸俗化以后大肆传播,玩弄大众。

为了迎合大众追求简单易行、自己就能当医生的心理,有人承诺说可以1个月让你学会中医。于是就有人公开教大家艾灸、拔罐、刮痧、吃附子、吃生姜等。可是短短1个月,如何能让大家真正明白呢?这些看起来、做起来都很简单的中医方法,其实都是有适应证和禁忌证的。比如艾灸,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艾灸,什么病都可以艾灸的。

另外,《黄帝内经》、《伤寒论》、《神农本草经》、《中药学》等在1个月能学会吗?这些都是中医大夫必须学习的内容,何时变成在1个月内就可以速成了呢?这么做,除了玩弄中医的人获利,给中医带来的是什么?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