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大师是怎样炼成的3

孙光荣:认准中医路,不轻言放弃

2016-06-22 10:22:24 来源:健康报
北京中医药大学 孟文杰 白琦瑶
 

受访专家:国医大师孙光荣

孙光荣 北京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研究员、教授,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化研究院院长,第二届国医大师,中医药文献学家和中医临床家,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创始人之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八五”至“十二五”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规划/计划等的起草小组成员或主要执笔人、专题论证专家。

 

我也曾“凿壁偷光”

笔者:您出生于中医世家,很小就跟随父亲学习中医,这一路走来,您对做个好中医有哪些认知?

孙光荣:我一直认为,人生在世,总要学一点知识,做一点事情,为国、为民奉献一点心力。因为上八代都做中医,我10岁开始学中医。中医药学博大精深,能够真正为人民健康服务,所以我一直热爱它、学习它、实践它。但我这近60年的岐黄之路坚持走过来,说句实在话:挺艰辛的!比如,我家那时没有电灯,连点灯的煤油都要省着用。我求知的诚心感动了村民们,征得邻居同意,我“凿壁偷光”,积年累月读完了中医四大经典和某军医学院的全套教材。

我在学习中医、执业中医历程中,一共拜了三个师父,累计跟师临床21年。承续家学、热爱中医、敬畏生命、保有良心、担当使命,这五点是我不变的信念,始终支持我不遗余力地在学习和实践“大医精诚”之路上克难前行。

为师承中医争取学历

笔者:您是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的创始人之一,同时还创建了北中医远程教育学院,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投入到发展中医药远程教育工作中呢?

孙光荣:开创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几乎是一部艰难的创业史,这是无数领导、专家、技术人员经过日日夜夜、同心协力地奋斗才成功的。1998年年底,出于切身感受引发的思考,我考虑到当时全国师承出身的临床执业中医人员在整个中医药队伍中比例很大,这些人有丰富的中医临床经验,但是没有高等学历,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晋升极其困难,我就想能否创造一个全新的教学模式给这些人一次系统学习的机会,并让其获得学历。

刚好,那时我已自主学习、掌握了计算机与网络的原理与优势,这引发了我的思考:能否在中医药领域也开展网络教育?我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领导提出了开创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的建议,局领导三思后给予了肯定和鼓励。也是机缘巧合,当时国讯医药集团负责人找我设计开展中医药信息网络服务,我们一拍即合,于是成立了现在的“世中联(北京)远程教育科技发展中心”。经过1年多的努力,注册学员迅速增加到近10万人。

但是,要获得高等学历必须联合具有优质资源的高等学府才能办到,当时北中医校长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中医药教育改革的一次全新的创举”,于是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在北中医应运而生了。2000年年初,北中医远程教育学院正式启动了第一届春季招生。16年来,累计毕业生3万多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现在都成为当地中医临床骨干力量或医疗机构的负责人、中医药企业家。

化解网络教育生存危机

笔者:在发展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的过程中,您经历了哪些困难?

孙光荣:困难的是“白手起家”,不变的是忠心无悔。最艰难的有两点。一是没有现成的模式,一切都要靠我们的团队去摸索,所以当时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研究、设计教学课件,以及课件的制作标准和检测流程。二是鉴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原卫生部和教育部拟将函授、自考、远程教育等关闭,这就使网院面临着生存危机。

当时正赶上我摔断了锁骨,正在疗养之中。我只得坐着轮椅找到了原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各方面的领导和专家。我说了三点:1.这些接受北中医远程教育的人员都有临床实践基础,只是缺少系统的理论学习。2.依靠当地的三甲中医院,我们在各省市分批次开展集中面授和临床带教,提高他们的临床能力,可确保教学质量。3.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可以充分发挥北中医的优势教学资源,这是与时俱进的教学模式。我们的诉求得到了领导和专家的认可,通过专门调研和论证,最终原卫生部与教育部联合发文,使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得以保存下来,北中医也成为唯一开办中医药远程高等教育试点的院校。

相对于中医,西医研究的病症是看得见、摸得着、有数据的,而中医讲究的病症是较为模糊的。确切的东西容易被接受,传播性也更强。中医学习、研究过程漫长,年轻中医师不受重视也促使不少年轻人选择西医。但我想通过我的经历告诉奔走在中医路上的年轻人,千万不要因为道路布满荆棘就轻言放弃,有时候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